网络在线手游棋牌 棋牌热点 似是而非的中国式“赌博”游戏

似是而非的中国式“赌博”游戏

作者 触乐网 实习记者 大黄

前不久的4月2日,国外数据调查机构Distimo发布了一项名为《社交博彩游戏调查报告》(Social Casino Gaming Report)的研究报告,对全球各主要国家移动平台上博彩游戏市场进行了调查研究。报告指出:2013年中国iOS赌博游戏市场增幅为115%,位居全球第六。该消息被国内部分科技及游戏媒体翻译广泛转载。似是而非的中国式“赌博”游戏插图

但仔细研读Distimo的这份报告,可以发现国内媒体在编译过程中存在纰漏之处。

首先是针对赌博游戏的界定,Distimo报告中的用语是“Casino Gaming”(博彩游戏),此词被部分媒体直接翻译为“赌博游戏”。在国外,赌博游戏通常指的是带有博弈与随机性质的游戏,包括棋牌、骰子、转轮等类型的游戏。但在中国,官方定义的“赌博游戏”并非一种游戏分类,而是特指以赌博为目的的棋牌游戏。

■ 不可触碰的红线

一款游戏是否可以被定义为 “赌博游戏”,大致可以从三个因素判断:

1,该游戏代币是否可以反向兑换,在大部分游戏中,玩家都可以用人民币购买游戏代币,但如果某款游戏运营商公开允许玩家反向将游戏代币兑换为人民币,即会被判定为赌博游戏。

2,运营者是否以固定比例从牌局池底中抽水,即无论玩家输赢,作为庄家的游戏运营商是否能固定的从牌局池底获得一定比例的代币。

3,在每局游戏中,下注总额和下注次数是否有封顶。

这是国家监管下三条明确的红线,一旦触碰,即会招来法律的制裁。

似是而非的中国式“赌博”游戏插图1

图为Distimo在自己网站的“赌博游戏”分类中列出的中国区游戏排名列表(2014年4月20日统计),从列表中可以看到,大量的棋牌、麻将游戏被列入“赌博”分类中。这是中外对“赌博游戏”定义不同导致的结果

国内大部分 “棋牌游戏” 在表面上并没有越过这三条红线,因此在国内语境下,他们更应该被归类为棋牌游戏而非赌博游戏。Distimo在论证其结论的数据中,对中国“赌博游戏”发展起到中流砥柱作用的游戏,除去棋牌游戏外还有捕鱼达人等概率游戏,显然“Casino Gaming”概念更为广义。

此外,这份报告也存在统计数据上的偏差。由于Google Play并没有在中国大陆正式开展业务,所以在报告中,中国“赌博游戏”市场的统计数据来源仅为iOS平台,但在与世界诸国比较时却是直接利用单平台数据与他国iOS和Android双平台数据进行的比较,所以在结果上也无法保确保真实反映实际情况。遑论2013年正是App store正式发力中国市场,保持极高增长率的一年。

但Distimo的报告让我们有机会关注棋牌手游这块神秘的领域。Distimo报告中显示,在全部的iPhone游戏中,“赌博游戏”的数量占了7%。有趣的是,无论整个中国游戏市场的盘子有多大,在近三年关于国内游戏产业的调查报告中,棋牌游戏的占比始终稳定在5-10%的区间。那些占比更高的游戏类型已经出尽了风头,我们不妨把目光聚焦在这相对稳定却又神秘的领域,看看这里的故事。

■ 二八原则

从单机时代开始,棋牌游戏就没有缺席过国内游戏的市场。随着网络的逐渐完善,联众、腾讯、JJ、博雅等开发商就先后研发了各自的棋牌游戏平台,并将种类繁多的棋牌游戏安放于自家平台之上,充分满足玩家的需要。

除了购买代币之外,移动领域内棋牌游戏的利润来源相对比较单一,实用类道具(如喇叭、计分牌)和炫耀类道具(VIP资格、皮肤、人物形象等)占据了主要地位。大部分棋牌游戏平台的着眼点仍然是积累用户。腾讯《天天德州》制作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腾讯没有给《天天德州》设置任何盈利目标。“目前我们依然着眼于培育用户,扩大用户数量。我们相信如果德州扑克在中国能够更加全面的普及,《天天德州》良好的营收也会是水到渠成的结果。”

大部分棋牌游戏平台由两类游戏构成,正如我们熟知的二八原则一样,棋牌游戏平台中主要的利润来源是那些明星产品——牌类游戏中公认ARPU较高的是近几年兴起的德州扑克。这项游戏在运气之外还需要挑战人们的智慧与勇气。自2008年在国内兴起之后,从中国的精英圈自上而下地传播到社会的中层和底层,逐渐成为一项全民运动。

至于平台内的大部分游戏——尤其是斗地主、麻将等游戏,其实并不是运营方获得利润的主要途径,这类耗时较长的游戏一般作为提升平台活跃度的游戏存在的。但由于此类游戏用户基数极大,即便付费用户不多,付费总量也是收入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比如一款名叫《呱呱斗地主》的无名游戏,曾创造过月流水两千万的惊人业绩。在这两千万的收入中,有绝大部分单笔充值金额小于10元——开发商通过与电信运营商合作,使用短信代扣的渠道完成了巨量小额而零碎付费的充值行为。

回到德州扑克这边,资深棋牌游戏从业者、胡莱游戏副总裁张宇对于德州扑克的前景非常看好:“德州扑克虽然还处于教化的阶段,但市场前景非常广阔”。而另一家厂商,博雅互动更是用实践告诉了我们德州扑克的吸金能力,仅德州扑克一项收入就分别占博雅互动2010年、2011年、2012年及2013年公司总收益的90.5%、88.2%、91.3%和87.2%,值得一提的是,2013年底时博雅公司还同时还运维着其他12款游戏。

似是而非的中国式“赌博”游戏插图2胡莱游戏副总裁张宇十分看好德州扑克未来的前景

■ 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为什么这么赚钱?这要从它特殊的用户分层说起。如同德州扑克一种游戏就占据一家游戏公司90%的收入一样,在德州扑克游戏中最顶层的那一桌玩家游戏所产生的收入也接近于整个游戏营收总量的90%。

我们假设顶级牌桌是9人10000代币买入,那么这9个人就分别来自于其他9张1000代币买入的9人桌,而这9张桌子中的81位玩家又来自于81张100代币买入的9人桌……以此类推,将形成一张非常巨大的树形拓扑图。与此相对应,游戏的收入与用户数也有着同一般棋牌游戏所迥然不同的倍数关系。一个原本活跃度为1万DAU的德州游戏如果做到了2万,那么它的收入绝不是从1到2这么平庸,而一般会是1和10之间的关系。而如果DAU又从2万增长到4万,那收入可能就是10与100的关系,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一定涌现了不止一桌的顶级牌桌。而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玩家们的一局牌,桌上代币价值往往能够达到数万人民币之巨。所以运营商要做的事情就十分明晰了:尽可能地保持并提升自己游戏的活跃人数,以期产生更多的顶级牌桌。

但德州扑克的运营又不同于一般的游戏。在App Store里,德州扑克游戏上百款,可真正能成为收入榜常客的只有腾讯的《天天德州》。但即便无法上榜,各个大流量的平台却都有自己的德州游戏。这背后的逻辑是,作为棋牌游戏而言,即便是最赚钱的德州扑克回报周期依然太长。不比现金快进快出的类型游戏,棋牌游戏不可能在一两个月内就能做出报表上好看的数字,但拜其超长的生命周期和稳健的增长率所赐,棋牌游戏有着非常靠谱的长尾效应并最终能够实现更大获益。JJ游戏正是处在发展期的一个例子,坐拥千万注册用户、几十万DAU的《JJ德州扑克》并不急于盈利。“JJ将继续坚持低ARPU值、培养更多的付费用户,靠规模和绿色、长期、健康消费,着眼长远、和用户共同发展的思路,经营棋牌。” JJ游戏副总裁赵华如是说。与JJ类似的还有360,而它们未来的路会走成什么样子,值得我们的期待。

似是而非的中国式“赌博”游戏插图3与众多淘金的棋牌游戏不同,JJ游戏副总裁赵华表示,JJ未来将继续坚持低ARPU值

■ 名正言顺的灰色地带

众所周知,在赌场中的德州扑克牌局是需要玩家利用筹码下注才能进行的,为了规避政策风险,在德州扑克游戏中使用各种各样的“代币”代替“筹码”这种敏感的说法。同时,基于本文开篇的 “红线” 因素,在所有公开运营的棋牌游戏平台中,用户只能使用人民币购买代币、无法反向将代币兑换为人民币。这种制度看起来可以杜绝将德州扑克游戏变成赌博工具的可能性。但是,经触乐网记者调查,这种美好的设想也许只存在于游戏的设计文案中。

接触过棋牌游戏的人们一定对这样的语句不会陌生:“低价卖元宝100元=120万,高价收游戏币140万=100元,要的密。”这些消息的发布者被称为“银商”。

银商也被称作“财神”、“币商”,他们靠低买高卖代币从中获利,并使游戏币可以在玩家群体中进行流通,令游戏币兑换为人民币成为可能,在官方渠道之外建立了起了一套独立的货币流通体系。如果没有银商的存在,代币也就只能是代币,但代币一旦开始在游戏中流通起来,便如同其他真实的货币一样有了价值。

一般会有三类人出现在德州扑克的顶级牌桌中:大R(付费额度极高的人民币玩家)、以赚钱为目的的职业玩家、以及银商。银商在顶级牌桌中充当陪玩的角色,通过聊天和交易优惠等措施不断寻找和拉拢大R成为自己的“客户”。成功的银商一般手中都握有几百位大客户的信息,并且带着这些大客户游走于各家游戏平台之间。

银商在棋牌游戏界的存在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而棋牌游戏运营者和银商的关系也远比一般人想象得要紧密。银商手中掌握着有付费能力的客户。对于游戏公司而言,银商可以为游戏带来一批固定的客户群体,此外直接向银商销售代币可以绕开平台的SDK、获得更高的利润。大部分银商会以低于公开兑换率的价格向游戏公司购买第一笔代币,之后,银商带领旗下的客户入驻游戏平台,收购旗下客户的代币、并向客户售卖游戏代币。人民币—代币—人民币通过银商开始顺畅流通,棋牌找回了它最令人激动的特性。

■ 合作与对抗

在部分人看来,银商的行为丝毫不违反法律。在某个网络咨询平台上,某位银商写下了这样的回答:“我们只是用低价收购道具,然后把道具卖给其他人,如果这都算违法的话,那么所有的网游道具交易平台都是违法的!”

在这种思路的指导下,棋牌游戏开发商和银商之间形成了更亲密的共生关系,棋牌游戏开发商并未越过红线,而银商的所作所为也似乎游走在法律边缘。通过银商在前台运作、棋牌游戏开发商提供平台,两者分摊了法律风险,但联合起来又完美实现了人民币和代币之间的流通,看起来一切都这么美妙。

也正是因为这样,“银商”和棋牌游戏平台的共生关系几乎不加掩饰地展现在我们的面前。在百度“银商吧”里,棋牌游戏运营者和银商相互寻找合作伙伴,而一篇名为《棋牌游戏银商代理管理条例》的文档中甚至明确标明了银商在游戏中的形象,银商的权利与义务,并详细地给出了银商从游戏开发商处批发游戏代币的价格以及建议的销售价格和从玩家手中回收游戏币的价格。文档中指出:在一轮售卖——回收——再售卖的交易链中,银商的利润比例是50%。

银商和棋牌游戏平台的关系并非永远是一团和气,手握重要客户的银商可以对棋牌游戏平台施加影响,“带着自己的客户离开平台”和“低价抛售代币”是银商在面对冲突时的重要武器,但开发商也并非只能被动应对。

“如果有银商妄图和我们(开发商)对抗,那么我就可以随时在服务器上做一次优惠幅度较大的充值活动,比如原来充100块钱买100币,现在充100可以买200币。通过大量发行新的代币来使银商手中的代币一文不值。”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开发商向记者这样解释开发商与银商博弈的手段,掌握着货币杠杆的开发商认为自己在与银商的博弈中始终处于强势地位。

自古以来,凡是有人类踪迹的地方,就会有赌博行为。无论是在冰河时代的洞穴里,还是在古埃及皇帝的坟墓里,都有描述赌博的图形或工具被人们发现。社会历史学家的观点认为,赌博是人类的一种本性。在世界历史范围内的数次经济衰退的过程中,只有博彩业每次都一枝独秀,逆势增长。人们喜欢赌博的天性是无法被更改的,因此赌博游戏的出现似乎水到渠成。但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应用数量不断刷新记录的当下,在可以随时随地进行游戏的现在,未来棋牌游戏、银商会以怎样的面目出现在我们眼前,这似乎值得我们关注。

转载请保留作者名、注明源自触乐网(触乐带给您最优秀的移动游戏资讯)及附带原文链接:似是而非的中国式“赌博”游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网络在线手游棋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ip.qidake.com/888/

作者: qipai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