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在线手游棋牌 棋牌热点 网赌到底有多么恐怖

网赌到底有多么恐怖

昨天我妈从老家回来。

她跟我说隔壁村李**媳妇上吊自杀了,昨天刚发丧。

我问为啥?

我妈说,李**玩手机花了12万。​

12万对一个农村家庭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我们老家耕地少,很多村里人都到城里打工,早出晚归,披星戴月,干的活无非是打扫卫生,干建筑,绑钢筋,工资也不高,一个月2000多​(很多人说这个数字不真实不可能,这是我妈当时去工地的工资,可能工种不一样,拿到手的的确就是这么多)。村里有人买了面包车,早上会拉着一群人去干活的地方,晚上再回来。前几年,我妈在来城里给我看孩子之前,也是这样跟着别人的车打工,有一天她觉得身体不舒服,包工头对她态度也不好,就不打算干了,请了第二天的假,结果第二天那辆面包车出了事故,迎面装上了一辆公交车,死了两个人,其他的也是断胳膊断腿​。这是后来我妈跟我说的​,已经过了很长时间,当时跟我说的时候很平静,我却一阵阵后怕​。

我说,12万没了可以再赚啊,何必上吊呢​?

我妈接着说,李**去年就玩手机花了40多万,自己还把手指头剁了,后来又去的隔壁市中心医院接起来的,去年他媳妇看他这样,也没敢说啥,没想到去年的钱还没还上,今年又花了这么多钱,他媳妇不上吊也得疯。​可怜了他那还没上学的孩子,唉

沉思片刻,我妈接着说,玩手机咋就花这些钱哩,你以后可少玩吧​。

我若有所思,我说那不是玩手机,那是赌博,现在在手机上就能赌博​。

我妈说,怪不得​。

网赌到底有多么恐怖插图


2020.07.29更新

很多人留言为什么是赌徒的媳妇上吊而不是赌徒,原因很简单

赌徒都怕死,赌徒的家人怕的是没有希望,怕的是绝望

农村人本来思想就比较保守,突然这么多天文数字的债务,换成你,你不绝望吗?

后来我跟媳妇说了这件事,她有点怀疑李**的媳妇可能当时患有产后抑郁,一直延续了好几年,加上去年突然多了40万外债,今年有加了10几万,本来不善言辞的她崩溃了

很难想象她当时走这一步的心理状况,她还有个没上学的孩子啊,不知道孩子长大以后怎么看自己的爹妈

现在几乎没有个年轻人都有一部智能机,给网络赌博提供了迅速繁殖的土壤。

你看微博上的那些广告,你看那些APP上的各种兼职,都是一些赌博的陷阱。

很多人怀疑我上面说的是故事,是我自己编的,你说的都对,我不想打开知乎就是各种杠精,你说啥就是啥。

我下面再“编”一个故事,也是跟网络赌博有关的。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搜一下标题

海盐一家螺丝厂老板儿子玩百家乐输掉了600多万,老板和老板娘上吊自杀。

提示!请勿放大图片!

网赌到底有多么恐怖插图1

(图片可能引起不适, R.I.P)

请所有的赌徒永远记住:

一个孩子遇到的不幸,在他父母那里痛苦都是加倍的


2020年11月6日更新

戒赌681天

很多人留言说我讲的这个事不真实,是我编的,本人无力吐槽。

网络赌博的恐怖绝不仅限于此,还有更多。。。。

网赌到底有多么恐怖插图2网赌到底有多么恐怖插图3

这是网上随便一搜。

哪一个案件不是惊心动魄,哪一个案件的背后不是一个个本该美好的家庭。

我在这里劝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赌徒,放下屠刀,好好陪陪你们的家人。

我也大声疾呼,那些狗代理,狗庄家,希望你们能良心发现,给自己多积点德吧。


2020年11月9日更新

希望所有戒赌的人,都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说下我现在的近况:32岁!一个人!出租屋!负债60万!卡里只有21块钱。

失败吧?我想应该在众多的知乎大表哥里面算底层loser了。但我曾经也是有房,有车,有存款,有稳定工作,副业经营3家超市的人。我的微信朋友圈曾经被朋友当成正能量来阅读。每个赌狗在没赌之前,可能人生都还是挺辉煌的。

2017年3月,我在贵阳出差一天输了16万;

2017年9月,我把父母给首付买的房子卖了,下钱的当天我就输了12万;

2019年10月,输了10万。

身边的朋友都被我几千几万的借过,父母就更不用多说了,老本被我掏光,还帮我借了很多钱。

赌狗圈里流行着两句话,

你不赌永远不知道你的筹款能力有多强

每个赌狗身边都有个好父母和好妻子

赌博的根源是懒惰,不想赚辛苦钱。损失钱是次要,最重要是从根上摧毁你的心志和价值观。你会变得不想工作,觉得这么点工资也就一把的事,并且除了赌你做什么都没力气。

我来给你说说,几个常见的网络赌博有多假?百家乐,这个是最常见的。我曾经为了验证百家乐到底是真真假,专门潜入菠菜的电报群,找了很多开站一条龙的技术公司,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后台是可以改变开奖结果的,哪怕是先发牌,而且你根本看不出来。电子游戏这些就更不用说了,后台设置一个返奖率,你永远赢不了。现在的什么时时彩,根本国家就不开奖了,都是通过统一的奖源平台来拿结果的。

综上,如果你想离家破人亡更近一步,请继续赌博吧!

我在国企工作,最近想找一些副业来做。才发现,赌博这么多年,我除了骗朋友,骗父母的技能出神入化之外,我什么也不会了!

我会再赌么?绝大多数已经不可能了,我看着父母的泪水我简直想捶死自己。

共勉之!

2020.8.19补

没想到会有这么多评论。我看评论有很多人说,有了钱继续赌。但我很久没赌了,也没想过回本了。人这辈子活着,总不能为了这么得失,选择一直执迷吧,毕竟路还长。

我太多次赢了钱,都没揣热,然后又输回去,又疯狂的借钱,越输越多。有一天,我一天赢了50多万,第二天赢了20多万,算已经上岸了吧?但没到一周就全回去了。然后就是进入狂输模式,太累了!赌徒,太容易患得患失了。

我身边很多朋友,只要我开口,都会借我,但是我真的不想骗他们了。我的父母,一次又一次原谅我,帮助我,我也不想让他们老了都无依无靠。

如果你不赌,你会发现天空会更蓝,生活会更加有希望。

2020.8.24补

这是我专门写的一篇文章,大家有时间可以去看一下。

/p/195738362

8月29日补,

这两天很多网友在私信我,问我网络赌博有没有假,我写了一个文章,给大家揭秘一下网络赌博作弊。

/p/205648711

9月2日补,

最近私信我的老哥,我才发现很多老哥,是被骗下水,接触网赌的。先是被什么网上兼职日赚几百吸引进去,加群然后给你个私彩平台喊你充值,跟着群里发计划下注就行了。你输了后,让你网贷借高利贷继续下注回本。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钱是原罪,为了钱,某些人可以多么没有底线得去害人,哪怕把别人害得家破人亡,跳楼自杀,也在所不惜。

网赌到底有多么恐怖插图4

我看着“导师”一词我都觉得犯恶心。

你难道真的看不出来群里大部分都是托?

你难道真的以为你玩那些私彩都是全国开奖,公平公正公开?

还是你故意装睡

9月13日补

债务的临近,几次都想充值博一博!但都忍住了。我估计很多老哥也是因为债务复赌的,一定要直面债务,不要去用赌博来解决问题。个人认为,债务尽自己最大努力解决,不能解决你天天想着,逼死你也解决不了,还不如把精力放在怎么赚钱上。怕贷催收?怕亲戚朋友知道?等你彻底看透,彻底把赌戒掉了,这些真不算什么事情

11月18日补

好久没上知乎了,都1k多赞了。最近很痛苦,债务压的人喘不过气来,每个月的工资根本不够覆盖利息。好难!睡不着,不想看到第二天的太阳,因为要面对太多。工作的时候你要强颜欢笑,各中的苦只有自己知道。前段时间,有个知乎的朋友加我,也是输了很多钱,都站上天台了,准备了结,最后还是选择活下去。其实,死很简单,几把安眠药也就该干嘛干嘛了,但是留下一群爱你的人痛苦的活在人世间,我们已经折磨得家人够呛了,余生让他们更痛苦,我不敢!我刷抖X看到一个孩子跳河自杀,几天后他母亲也在同样的地方自杀。很多人问我还在赌没有?没有了,因为赢的结局还是输,这个痛苦的轮回只要你在局中就逃不掉。

11.19日补

赌徒啊!真的是一群自认为自己很机智,其实傻得可以的货。你写回答稍微认为点就说是代理,你推荐两本书就说你是带货的。你这么机智,明知道网赌是骗,你还充?

  我们村的一个女性朋友,在朋友面前从来都是人缘和口碑非常不错的女士,知名大学会计专业,毕业在一家大型国企担任财务工作,15年和谈了8年的男朋友顺利步入婚姻,老公国家事业单位,收入虽不高,但是稳定。夫妻恩爱,女儿可爱,在中国十八线城市的县城,这样的家庭算得上是中产阶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生活平淡而美好。

  然后我这位女同学在怀二胎的时候就直接不上班了,于是大把的时间开始接触网赌,据说是那种网络扎金花、牛牛类似的杀猪盘,刚开始据说几个小时赢了8万多,这一下颠覆了整个价值观,(所以这里奉劝大家赌博最为严重的不是输多少钱,而是让你对劳动的价值产生了严重的怀疑)觉得自己可能几年也存不了这么多钱,居然几个小时就赚来了。

  随后的结果和大部分网赌的结果一样,刚开始赢得八万全部输了以后,然后是各自找朋友借,因为之前我这个女性朋友在周围认识的人中人缘不错,性格也好,属于比较讲信用的,所以很多朋友都愿意借钱,前前后后大概借了有20万,全部输了,最后各自信用卡和网贷平台30万,毫无疑问全部清空,后来他老公知道了,大吵了一架,准备离婚。

  后来想想为了大宝和还没有出生的二宝也就忍住了,他老公拿自己的公积金贷款40多万,把她所有的外债都还了,(其中有不正规网贷十几万本金,最终加利息20多万,刚开始各自催债、威胁,但是过一段时间就没有消息了,据说这些不正规的借贷平台因为严打倒闭了,所以本金也不用还了,哈哈,我现在还后悔当时不怎么不去撸一些不正规的平台网贷,相当于白给,也不上信用平台)。

  本来债务他老公也还了,是一个很好的上岸的机会,以后的生活如果好好过,也不至于太差,毕竟40多万的公积金贷款,利率也不高,就当还房贷了,声明一下朋友在十八线县城有房子2套,车子全款,所以没有房贷。

  就和大部分赌博的人一样,脑子里的那种快感是很难忘却的,由于先前他老公还了信用卡,所以额度又释放出来了,全部掏空,8万多全部输光,老公知道后已经生无可恋,又是大吵,我这位女性朋友脾气也厉害(从来没有想到以前那么随和的人会因为赌博变成这样)即使在吵架的时候也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错的,她的观点就是我赌博也是为了家庭更好的收入,最后在一次大吵后,离家出走,你能想象当时怀孕8个多月孕妇在38度的高温天离家出走是怎么样的场景。

  最后没办法,为了肚中的二宝,老公再次选择忍让,其实他老公也是属于那种脾气很暴的人,但是总体上还是想好好过日子的,最终从自己的蚂蚁借呗套八万,还了第二笔赌博欠债,随后二宝出生,也是个女孩,二个女儿,好好培养,日子好好过,老了不愁烟酒。

  目前我女同学的生活状态,不知道还有没有在网赌,但是他老公在外地上班,为了她可以照顾好女儿,在县城开了一个食杂店,白天朋友看店,晚上可以早点回去照顾两个女儿,但是朋友在店面里面放了两个麻将桌,增加点店面额外收入,至此自己两个小孩也不管不问,天天在店里面白天黑夜的打麻将,美其名曰人家来店打麻将,没有人陪,我当然要凑数。

  他老公刚开始也非常生气,看不惯,家庭总是天天吵架,一吵架就甩东西、互殴,两个女儿就在旁边大哭,也不管不问,非常的可怜,试想一下,她的女儿本来可以在家境殷实的家庭中如同公主般的成长,如今天天面对爸爸妈妈的吵架,该留下多大的心理阴影。。。这一切都是赌博造成的!

  前几天根据另外的朋友聊天得知,目前我这位女性朋友依旧天天麻将,他老公似乎也死心了,一心只想把两个女儿好好培养。用他老公经常说的一句话:天天吵架有啥用,她也改不过来,还影响孩子的成长,离婚也不可能的,我已经欠了这么多债,婚又离了,孩子怎么办,希望她年纪大一点,变好了,大家还可以一起好好过日子的。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因为她老公也是非常好的朋友,这一切都是她老公跟我说的。

  所以说赌博不仅仅输钱,使人变得不理性,甚至祸害下一代,真的是毒瘤中的毒瘤,所以为了下一代,请远离赌博。。。。。。

——10月21号,更新——–

没有想到这个回答能得到这么多人关注和点赞,目前我这位朋友的情况依旧还是老样子,他爸爸从农村专门到城市来带两个孙女,妈妈依然天天麻将,经营的店面也没有啥起色。按照朋友的话说打麻将最起码输不了那么多!主要不接触网赌就可以了,这也是无奈之举。

更:我是女生。

现在是2020年10月16日晚1点。18个小时前得知自己的母亲网赌半个小时输了60万。一月工资才两千多三千块钱,没想到在短短的两个多月里网赌输掉了100万。而仅昨天中午十点五十到十点五十八分,八分钟,就是40万的投注。

坐标八线小城市,我大学毕业两年,现在在一家国企实习,刚稳定下来,实习期结束,工资一月到手不到2000。父亲身体不好,一月工资到手5000。现租房住,家中有老宅,但无人购买,出租每年三四万房租,有辆七年的手动挡汽车。此为背景。

母亲是个连衣服都不舍得买的人,却不知道如何鬼迷心窍,在网络平台上20,30万的充值。从一开始的五百,一千,到后面的五万,八万,再到最后的二十万、三十万。

她自己扣扣搜搜好几年的十多万被眼睛都不眨的往里丢。还在网贷平台上借款30万元,信用卡透支5万元,私人借贷60万元……这些数字是我奋斗一辈子可能都无法达到的目标。

我和父亲因工作原因,一周回去一次,一次呆两天,并无发现任何异常。直到15日下午,母亲给父亲打电话,要将老宅作抵押贷款,在父亲的追问下,母亲说出来了实情,已经网赌投入近100万,输红眼了,要再想办法打回来。

得知消息的我和父亲,晴天霹雳,瞬间感觉天塌了。

16日一早六点,全家一起商量对策,以为母亲会有悔改、后悔的态度,并没有。云淡风轻,神态自如,似乎网赌投注的这些钱,只是一个数字。白天打印银行流水,报警,做笔录……

16日,晚十一点,三个人又坐在一起。父亲表示咬紧牙关,再苦几年十几年也能还清,只要母亲不再犯。母亲情绪平静,说知道了,不会赌了。我只觉得一阵一阵后怕。

看了投注记录,从十月一日到十五日,上线四天,中间没有上线的时间都是在想办法借钱。上线了就是拿几十万投注,一分钟五万、十五万的投注,全亏。现在纸包不住火,没有可借钱的地方了,她想起了我们的主宅……

我一直担心她会不会后期瞒着我和父亲,在网贷接着投注,想要翻盘。翻看了在平台她和所谓导师的聊天记录,心里咯噔一下。问她从何时开始接触手机赌博,想看下她是否已经死心,接受现实,是否和我们说实话。结果,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依旧没说实话。聊天记录显示她从另一个网赌平台,转移到这个网赌平台,时间至少好几个月前。但是,问她两次,要她说实话,她却一口咬定是七月底开始。问她考虑过后果没,投注的时候,那十几万下注的时候心慌不,她十分淡定,仿佛那只是一串数字,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父亲不想要这个家散了,决定替她还账。我在持续的痛苦之中,自私的考虑了未来。我还未成家,父亲身体不好,这些钱可以还,只要肯吃苦,没有过不去的坎。

但是,如果她背着我们又在网上借贷平台借款,想翻盘,完全不考虑后果自己是否可以承受,那我们怎么办?去死吗?她能管住自己吗?我从母亲的身上没有看到一丝后悔,没有看到一丝害怕。一百万,那是她和父亲奋斗一辈子,都到达不了的目标。而现在,每月20日的还款金额3万多元,就像一座大山,压在我和父亲的身上,喘不过气。

我自私的想让父亲与她离婚,不是不给她还债,而是害怕她再接着借贷、投注,妄想翻盘。离婚不分家,解决办法已经制定了,那就接受现实,慢慢还账。现在的后果已经无法承受,我已然觉得天塌下来了,实在无法在幻想以后的日子我要如何度过。但凡父亲为自己着想一点,就应该想到离婚,做财产划分,先止损,想对应办法。她后期再借贷,那我们可以彻底对她死心。

对了,为什么我可以如此冷静地写下这些,是因为她对我和父亲的态度,几十年如一日,永远冷淡,平静,没有关心过我们,没有给我们买过一件东西,哪怕是一双袜子,一条内裤。我异地求学,没有主动给我打过一次电话,我打给她,永远是我在忙,挂了。我夏天走,冬天回,我的床上还是走的时候盖的夏凉被,还有就是她的一堆乱七八糟的衣服。我没有感受过母爱,导致我现在不敢结婚,对生孩子产生恐惧,尤其在现在这个负债累累的情况下,我真的对生活充满了绝望。

「浑蛋们,使劲赌,你们老娘也会像这家一样,吊死在自己家门口!」

老太太在自家的饭店门口上吊了,大儿子一家远走他乡,小儿子也锒铛入狱。好好的一家人,如今家破人亡。

2015 年 9 月的一天,清晨 5 点,110 指挥中心转警称「一名老年女性吊死在王成饭店的大门口」。

我迷迷糊糊地被同事塞进了警车,一路上还在不停地向指挥中心核实:「你说啥?吊死的?你没听错吧?」

「这得多大的仇,才能大清早吊死在人家大门口。这让人家的饭店以后怎么开。」我心想。

到达现场之后,眼前的一幕却惊得我目瞪口呆——吊死在王成饭店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王成的母亲,刘老太。

1

我和刘老太打过很多次交道。

那是 2014 年 11 月底,一进刘老太家门,迎面就看到刘老太的儿子王波和三个陌生男人。王波坐在一旁一言不发,刘老太可怜兮兮地看着我。

王波绰号「麻将王」,在派出所「名声正盛」。几个月来,我们为了他,已出了十几次警,其中抓赌七次、扫黄三次、打架一次,剩下的几次都是去「解救」他——因为赌博他四处赊账,每当码钱(赌博时用以代现金的筹码)到期,他能躲就躲,躲不了就报警求助。

三个月前,王波在赌场上输红了眼,回家偷拿房本去贷款公司抵押了 35 万元。他本想杀回赌场翻本,结果又输了个一干二净。约定的还款期限已过,他无力还债,贷款公司的人拿着抵押合同找到了家里,他们要求刘老太「要么帮王波还钱,要么腾房准备过户」。

屋里坐着的三个陌生男人是职业追债的,看到警察自然见怪不怪,其中一个男人还说:「警官,我们这是债务纠纷,好像不归你们管吧。」

的确,警察不能介入债务纠纷,我只能无奈地劝道:「你们就事论事,不要有过火的行为。」

经过一番谈判,贷款公司又给了刘老太三天的时间筹款。送走追债的人,刘老太就哭了:「我还以为我能死在这个房子里。」

三天后,我在备勤室午休,突然听到报案大厅里吵吵嚷嚷,出去一看,是刘老太母子,还有一个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走到近前,把一个鼓鼓囊囊的提包撂在桌子上,愤然地说:「派出所里有监控,为了妈,今天我替你把钱还了,以后再敢赌,我打死你!」

说罢,他气呼呼地离开了,我诧异地看着刘老太母子,赶紧上前问发生了什么事。刘老太说他们想在派出所里还钱,「这里比较安全」。

我劝不走她,无奈只能默许,我问起刘老太筹款的过程,刘老太不愿多讲,只说是王波的大哥王成拿出 35 万元,替弟弟把钱还了。

说话间,刘老太频频回头骂王波没良心,差点儿害得自己无家可归,王波则面无表情,一言不发,仿佛早就习惯了的样子。

收账的人来了,刘老太把钱交给他们,要求他们在警察面前做书面保证,以后绝不再骚扰王波。收账的人呛道:「王波不欠钱,我们才懒得理他。」

我作势吓唬了一下收账的人,转头告诉刘老太,其实那种保证并没什么意义。

送刘老太出门的时候,同事把她拉到一边仔细嘱咐:「回去仔细问问儿子,在外面还有没有欠债,另外,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可看好了。」

刘老太不说话。

2

刚半个月,刘老太又跑来派出所报警了。称家中被盗,自己压箱底的金银首饰和 5000 块钱不知所踪。同事做完现场勘察后悄悄跟我说:「看情况像是熟人作案。」

派出所里,做着笔录的刘老太正哭天抢地。「首饰是我的嫁妆,这辈子多苦都没舍得卖,没想到被挨千刀的小偷搞走了……警察同志啊,你们一定要帮我追回来。」

我问刘老太谁有家里钥匙,刘老太说房子就她和王波住。我让刘老太把他叫来了解情况,刘老太说王波已经失踪个把星期了。

我上警综平台查询,发现王波三天前又因涉赌被兄弟单位拘留,正关在拘留所里。我叫同事去拘留所提王波问话,出门前刘老太问我找她小儿子干什么,我直截了当地说:「王波作案的可能性最大。」

刘老太很吃惊。「如果真是他干的,会不会被判刑?」

「案值已经超过了立案标准,该判刑就得判刑。」

刘老太沉默了一会儿说:「不会的,我儿子从来不会偷东西,一定是外人干的。」

然而,到了拘留所,王波却干脆利索地就承认了。「前几天赌瘾上来了,四处弄不到钱,就把我妈的首饰和钱拿走了。首饰当给了寄卖行,钱已经输光了。」

我打算在拘留所直接给王波办手续转刑拘,但同事说:「告知一下刘老太比较好,毕竟是亲属盗窃,稳妥一点。」果然,刘老太一听到消息,马上要求撤案。

几天后,王波拘留期满,重获自由,依旧四处滥赌。刘老太家中值钱的物件也开始不断地「丢失」。

每一次刘老太都偏执地认为「这回真是小偷干的」,她多次报警求助,然而每次都坐实了的确还是王波,然后刘老太就又会跑到派出所要求撤案。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

有几次我直接告诉刘老太:「你这是在纵容王波的不法行为。」但刘老太总是默默地掉眼泪道:「我不舍得亲手把他送进监狱。我死了,这些东西也都是他的,他愿意卖就卖吧。」

3

2015 年 2 月底,桥头酒店有人打架。我和同事赶到现场时双方已被拉开,动手的人是王波的嫂子和刘老太。

桥头酒店是王波的大哥王成开的,几天前王波来店里找他借六万块钱,说是要和朋友去湖南合伙开汽修厂。一想到王波既不会修车也没开过店,王成立刻认定,这次他又打着幌子借钱去赌场翻本。

王成当场拒绝了,王波一看从哥哥手里借不到钱,便回去找刘老太「做工作」。刘老太被王波一忽悠,便到店里替王波借钱。虽然不信弟弟真的会去开汽修厂,但王成怕惹母亲生气,最终还是从店里拿出三万块钱,让母亲代为转交给弟弟。

没拿到预期的数额,刘老太本就不太高兴,但好歹也算是给了。谁知刘老太准备离开时,正好遇到王成的妻子,儿媳坚决不让刘老太把钱拿走,婆媳二人先是理论,再是争吵,最后直接动起手来。

「你去把事情搞清楚啊,也许你弟这次真是有正经用处呢。」我劝王成。

「可别给我提『正经用处』了,他次次来拿钱都是正经用处,赌场就是他的正经用处!」王成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因为三万块钱让老婆和妈撕破脸,不值得。」我劝他。

「这次只是个由头,上次替弟弟还债拿走的 35 万才是我老婆发火的主要原因。」王成说。

经过一番调解,最终,刘老太还是拿走了那三万块钱,王成的老婆哭着离开了派出所。

4

3 月中旬,我去王成店里做例行消防检查,他的饭店一直是「三合一」场所(指生产、经营、自住一体,这是《消防条例》明令禁止的),一家人就住在饭店二楼的一间屋里。

公安局消防部门多次下过消防隐患通知,可是王成一直没整改。检查结束后,我和王成说起了这件事,要求他赶紧和家人搬出去住。

「没钱咋搬啊?」王成愁眉不展。

「饭店生意这么好,你也赚了不少吧?房子差不多就行了,你还打算买别墅住啊?」我打趣道。

「哪个不想买房子?哪个愿意一家子窝在店里住啊?上次替王波还债的钱就是我攒着准备买房子的,楼盘都确定了,这下可好,钱没了,我还买个鬼啊!」

「你为啥要给你弟填这种窟窿?」

「一个妈生的,你说咋办呢?」

「亲兄弟不假,但毕竟都成年了,没人规定你得给他还赌债啊。」

「唉,我们家情况不一样。」王成摇摇头,「我妈逼我给我弟还债啊。」

王成的父亲去世早,母亲刘老太带着两个「拖油瓶」,靠摆小吃摊艰难维生。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

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

🔗App 内查看

「浑蛋们,使劲赌,你们老娘也会像这家一样,吊死在自己家门口!」

老太太在自家的饭店门口上吊了,大儿子一家远走他乡,小儿子也锒铛入狱。好好的一家人,如今家破人亡。

2015 年 9 月的一天,清晨 5 点,110 指挥中心转警称「一名老年女性吊死在王成饭店的大门口」。

我迷迷糊糊地被同事塞进了警车,一路上还在不停地向指挥中心核实:「你说啥?吊死的?你没听错吧?」

「这得多大的仇,才能大清早吊死在人家大门口。这让人家的饭店以后怎么开。」我心想。

到达现场之后,眼前的一幕却惊得我目瞪口呆——吊死在王成饭店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王成的母亲,刘老太。

1

我和刘老太打过很多次交道。

那是 2014 年 11 月底,一进刘老太家门,迎面就看到刘老太的儿子王波和三个陌生男人。王波坐在一旁一言不发,刘老太可怜兮兮地看着我。

王波绰号「麻将王」,在派出所「名声正盛」。几个月来,我们为了他,已出了十几次警,其中抓赌七次、扫黄三次、打架一次,剩下的几次都是去「解救」他——因为赌博他四处赊账,每当码钱(赌博时用以代现金的筹码)到期,他能躲就躲,躲不了就报警求助。

三个月前,王波在赌场上输红了眼,回家偷拿房本去贷款公司抵押了 35 万元。他本想杀回赌场翻本,结果又输了个一干二净。约定的还款期限已过,他无力还债,贷款公司的人拿着抵押合同找到了家里,他们要求刘老太「要么帮王波还钱,要么腾房准备过户」。

屋里坐着的三个陌生男人是职业追债的,看到警察自然见怪不怪,其中一个男人还说:「警官,我们这是债务纠纷,好像不归你们管吧。」

的确,警察不能介入债务纠纷,我只能无奈地劝道:「你们就事论事,不要有过火的行为。」

经过一番谈判,贷款公司又给了刘老太三天的时间筹款。送走追债的人,刘老太就哭了:「我还以为我能死在这个房子里。」

三天后,我在备勤室午休,突然听到报案大厅里吵吵嚷嚷,出去一看,是刘老太母子,还有一个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走到近前,把一个鼓鼓囊囊的提包撂在桌子上,愤然地说:「派出所里有监控,为了妈,今天我替你把钱还了,以后再敢赌,我打死你!」

说罢,他气呼呼地离开了,我诧异地看着刘老太母子,赶紧上前问发生了什么事。刘老太说他们想在派出所里还钱,「这里比较安全」。

我劝不走她,无奈只能默许,我问起刘老太筹款的过程,刘老太不愿多讲,只说是王波的大哥王成拿出 35 万元,替弟弟把钱还了。

说话间,刘老太频频回头骂王波没良心,差点儿害得自己无家可归,王波则面无表情,一言不发,仿佛早就习惯了的样子。

收账的人来了,刘老太把钱交给他们,要求他们在警察面前做书面保证,以后绝不再骚扰王波。收账的人呛道:「王波不欠钱,我们才懒得理他。」

我作势吓唬了一下收账的人,转头告诉刘老太,其实那种保证并没什么意义。

送刘老太出门的时候,同事把她拉到一边仔细嘱咐:「回去仔细问问儿子,在外面还有没有欠债,另外,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可看好了。」

刘老太不说话。

2

刚半个月,刘老太又跑来派出所报警了。称家中被盗,自己压箱底的金银首饰和 5000 块钱不知所踪。同事做完现场勘察后悄悄跟我说:「看情况像是熟人作案。」

派出所里,做着笔录的刘老太正哭天抢地。「首饰是我的嫁妆,这辈子多苦都没舍得卖,没想到被挨千刀的小偷搞走了……警察同志啊,你们一定要帮我追回来。」

我问刘老太谁有家里钥匙,刘老太说房子就她和王波住。我让刘老太把他叫来了解情况,刘老太说王波已经失踪个把星期了。

我上警综平台查询,发现王波三天前又因涉赌被兄弟单位拘留,正关在拘留所里。我叫同事去拘留所提王波问话,出门前刘老太问我找她小儿子干什么,我直截了当地说:「王波作案的可能性最大。」

刘老太很吃惊。「如果真是他干的,会不会被判刑?」

「案值已经超过了立案标准,该判刑就得判刑。」

刘老太沉默了一会儿说:「不会的,我儿子从来不会偷东西,一定是外人干的。」

然而,到了拘留所,王波却干脆利索地就承认了。「前几天赌瘾上来了,四处弄不到钱,就把我妈的首饰和钱拿走了。首饰当给了寄卖行,钱已经输光了。」

我打算在拘留所直接给王波办手续转刑拘,但同事说:「告知一下刘老太比较好,毕竟是亲属盗窃,稳妥一点。」果然,刘老太一听到消息,马上要求撤案。

几天后,王波拘留期满,重获自由,依旧四处滥赌。刘老太家中值钱的物件也开始不断地「丢失」。

每一次刘老太都偏执地认为「这回真是小偷干的」,她多次报警求助,然而每次都坐实了的确还是王波,然后刘老太就又会跑到派出所要求撤案。

如此反复了好几次。

有几次我直接告诉刘老太:「你这是在纵容王波的不法行为。」但刘老太总是默默地掉眼泪道:「我不舍得亲手把他送进监狱。我死了,这些东西也都是他的,他愿意卖就卖吧。」

3

2015 年 2 月底,桥头酒店有人打架。我和同事赶到现场时双方已被拉开,动手的人是王波的嫂子和刘老太。

桥头酒店是王波的大哥王成开的,几天前王波来店里找他借六万块钱,说是要和朋友去湖南合伙开汽修厂。一想到王波既不会修车也没开过店,王成立刻认定,这次他又打着幌子借钱去赌场翻本。

王成当场拒绝了,王波一看从哥哥手里借不到钱,便回去找刘老太「做工作」。刘老太被王波一忽悠,便到店里替王波借钱。虽然不信弟弟真的会去开汽修厂,但王成怕惹母亲生气,最终还是从店里拿出三万块钱,让母亲代为转交给弟弟。

没拿到预期的数额,刘老太本就不太高兴,但好歹也算是给了。谁知刘老太准备离开时,正好遇到王成的妻子,儿媳坚决不让刘老太把钱拿走,婆媳二人先是理论,再是争吵,最后直接动起手来。

「你去把事情搞清楚啊,也许你弟这次真是有正经用处呢。」我劝王成。

「可别给我提『正经用处』了,他次次来拿钱都是正经用处,赌场就是他的正经用处!」王成脑袋摇得像拨浪鼓。

「因为三万块钱让老婆和妈撕破脸,不值得。」我劝他。

「这次只是个由头,上次替弟弟还债拿走的 35 万才是我老婆发火的主要原因。」王成说。

经过一番调解,最终,刘老太还是拿走了那三万块钱,王成的老婆哭着离开了派出所。

4

3 月中旬,我去王成店里做例行消防检查,他的饭店一直是「三合一」场所(指生产、经营、自住一体,这是《消防条例》明令禁止的),一家人就住在饭店二楼的一间屋里。

公安局消防部门多次下过消防隐患通知,可是王成一直没整改。检查结束后,我和王成说起了这件事,要求他赶紧和家人搬出去住。

「没钱咋搬啊?」王成愁眉不展。

「饭店生意这么好,你也赚了不少吧?房子差不多就行了,你还打算买别墅住啊?」我打趣道。

「哪个不想买房子?哪个愿意一家子窝在店里住啊?上次替王波还债的钱就是我攒着准备买房子的,楼盘都确定了,这下可好,钱没了,我还买个鬼啊!」

「你为啥要给你弟填这种窟窿?」

「一个妈生的,你说咋办呢?」

「亲兄弟不假,但毕竟都成年了,没人规定你得给他还赌债啊。」

「唉,我们家情况不一样。」王成摇摇头,「我妈逼我给我弟还债啊。」

王成的父亲去世早,母亲刘老太带着两个「拖油瓶」,靠摆小吃摊艰难维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网络在线手游棋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ip.qidake.com/865/

作者: qipai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