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在线手游棋牌 棋牌热点 高三那年,我租了一间诡异的房子(一)

高三那年,我租了一间诡异的房子(一)

住进这间出租房的第一天,我就感觉不太对劲。

(一)

高三,对很多人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一年,也许对他们来说会彻底改变他们的人生轨迹。

但于我而言,无非是再混一年,混到高考,能上专科最好,那就再混三年,混个毕业证找份专业对口工作继续混吃等死;上不了专科也没事,我就去跟我社会上认的那几个哥哥要份工作。我那几个大哥专门替人讨债,每天骑着机车,耀武扬威,威风得紧,这几个镇子没有不怕他们的。

我是挺废物的,什么事情也做不成,还好我爸生意做得还行,我想以后养个我应该没问题,所以我就更加肆无忌惮不学无术。

我高中是在县里一所还不错的学校读的,当时我爸为了让我进这学校可没少费心思,托关系请吃饭,可惜我不懂事,不爱学习,每天就想着玩儿,特招我同学和老师讨厌。

学校是全封闭的寄宿学校,原则上强制要求住校,但是到了高三,很多人都出去租房子住,无非是为了晚上能有个安静的学习环境,多学一会儿,学校也默许这种行为,因此我们学校高三生基本都不住校。但是住外面对我来说完全没有必要,首先住宿舍非常自在,晚上睡不着还能跟那几个体育生室友扯淡,其次,如果住外面就意味着我爸要来陪我,那就不太自由了。所以我爸问我要不要租个房子来陪我读高三的时候我丝毫没有犹豫,立马就拒绝了,毕竟我还想每天晚上翻墙出去上网。

可是古人说得好啊,善骑者坠,善水者溺,我没想到我半夜翻墙上了三年网,结果到最后快毕业了给校长抓了。

这事儿说来也确实是我背,那天晚上本来我都已经洗完澡准备要睡觉了,二胖非他吗在床上吹自己跳狙多准多厉害,我嗤之以鼻,随口说上次有次solo打他跟打亲儿子似的,二胖可能觉得没面子,还就跟我怼上了,非要和我马上翻墙出去和他去网吧来一把,去就去,谁怕谁啊。我们随便套了件衣服,就从阳台翻出去,我们住二楼,踩着空调室外机轻松就能出去,我们轻车熟路,一路小跑到了“萤火虫”网吧,开机上游戏。

二胖这小子实力还行,但是老爱吹牛,我早看他不爽了,正好趁这次整治整治,看看谁才是真正的狙神。

今天手感特别好,他被我打了个12:3,死了的那三次还是因为我低头点烟,他趁我不备,后面他放弃抵抗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给我狙,我又杀了他两次,觉得没劲,回头羞辱他:“怎么样,现在认输还来得及啊。”结果我发现胖子根本没坐在位置上,反而校长和教导主任叉着腰站在我后面,冷峻的目光从眼镜后面射出,一路直达我幼小脆弱的心灵,吓得我冷汗直冒。我假装不认识他们,装模作样地继续回头玩自己的,教导主任笑了,伸手扯我衣服:“怎么,还假装不认识我们呐?”

林北的胖子肯定早早看到他们,居然管自己开溜
了。

我一把拍开他的手:“塞林木,你谁啊,干嘛啊,认错人了吧。”

“认错人了?”教导主任指指我的裤子,“那你怎么穿着我们学校的校裤啊?”

我低头一看,脸就红了,完了,捕了一辈子鹰,到头来给鹰啄了眼,我想跑,可是给他们俩堵了个严实,只好束手就擒。

第二天我爸就被喊到学校来了,在校长办公室当众脱鞋抽我,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有时候挺恨我爸的,平时对我不理不睬,每次被学校喊去批评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装模作样!

校长执意要开除我,我爸又是递烟又是说好话,才压了校长的火气,还要我写保证书,保证以后再也不出去上网了,这才松口饶了我,改了个记过的处分。校长抽着我爸递的烟说“早知道当初我就不收你儿子了!害群之马!我们‘二央高中’怎么教出这么个不要脸的东西!”,我爸爸一直在旁边赔笑,我在旁边看得憋屈死了,真想一脚踹倒狗屁校长,直接辍学一走了之。

出了校长办公室门,我爸说你这样不行
,不能住在学校了,你那几个体育生室友把你带坏了,我去外面给你找个出租房,以后得紧盯着你看书。

我心说就半年不到考试了,现在看书顶个鸟用,但是嘴巴上唯命是从。

(二)

我学校坐落在市郊,但是周围建了一大堆质量良莠不齐的商品房,大家伙可别觉得这些开放商傻,机灵着呢,就指望着租给这些求知若渴嗷嗷待哺的高三生,价格不菲,和市中心的租价差不多,但是大家依旧趋之若鹜。

我认为那些房主根本就是趁火打劫,建议所有高三家长齐声抵制,抑制租房泡沫,打压不法房地产商。虽然我嘴巴上这么说着,但是还是
得乖乖跟我爸去看房,而且很快我们就发现,虽然价高,但是傻家长确实不少,这个时候房子基本都租完了,问了好几家,都没有空房,要么是几个学生合租,我爸觉得这样和住宿舍没区别,就没同意。后来我爸看到一根破电线杆子上贴着张租房启示,我说你看这纸都破成这样了,一副沧桑模样,肯定经历了不少风雨,估计着早就被租走了,哪轮得到我们,我爸瞪了我一眼:“你就是不想住外面,我跟你说,这事情由不得你了。”然后他就打电话给房主,也是倒霉催的,房主说正好有间房子空着,离学校也就三四百米的路程,我爸当下就说好,房子都没看呢,去银行取钱准备去签合同了。

过了半小时,房主来了,是个皮肤黝黑不爱说话的中年大叔,长得跟我们学校保安似的,签了字,带我们看了房,交了钱,这事情算板上钉钉了。

我爸开车帮我把宿舍的东西收拾了,一股脑带出租房里去了,我爸在车上说:“这几天我手头有点活,等我忙完了,把事情安排妥当,就过来陪你学习,你这几天乖一点。”

我一听就心花怒放了,合着还是我一个人住啊,这下我半夜想上网,墙都不用翻了,我忍不住在心里大喊freedom,但是脸上还是面无表情,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我们把车停在楼下,我一看,就是那种很普通的低层单元式住房,一间六、七层的样子,一层两户人家。我感觉实在太破了,一楼连个防盗门也没有,楼道感应灯也是坏的。

上楼的时候,一个老婆婆正好下来,我和我爸提着行李避让,她抬头看了看我们,她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还有点斜视,跟你说话的时候好像在看别处,很是诡异。

她问我们:“新来的租户啊?”

我说:“是啊是啊。”

她莫名其妙说了一句:“晚上早点睡觉啊。”

我听了就笑了,故意膈应我爸:“我爸给我租外头就是想我披星戴月悬梁刺股废寝忘食学习,怎么可能舍得让我早睡觉啊。”

我爸回头看了我们一眼,继续上楼。

老太太又自顾自说:“晚上早点睡觉啊。”

我愣了愣,干嘛老说这句?装神弄鬼,我猜她估计是怕我晚上太吵,影响她休息?

算了,不管了,我吸了口气,一鼓作气把行李箱提到了我的住处。

(三)

我租的房子三室一厅,目测一百二十平米,一个卧室锁着,主人说堆放一些杂物,反复强调让我们不要进去。

厨房热水器空调洗衣机一应俱全,倒也还对得起这个价格,我感觉还挺满意的。

帮我放好了东西,铺好了床,我爸说他要回家去了,我们今天是请了一天假出来的,我现在赶回去还能赶上最后一堂课,我爸催促我赶紧去学校,说完就开车走了。

我目送我爸开远了,又折去了网吧,开机的时候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一看,这不他吗二胖么,我上去就揪着他耳朵质问他怎么这么不讲义气,看到老师来查也不通知我一声,管自己开溜。

二胖这小子假装不知道,还反问我在说什么,他根本听不懂之类的云云,演技一流啊!我又加大了点力气,他连忙求饶,我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他一命。开机陪他玩了几盘cs,又开了几盘dota,不知道为什么,平时我游戏玩的并不好,但是今天我如有神助,各种超神五杀,好几个人都在我后头看我玩,啧啧称奇,我听了赞美更是得意,飘逸的白牛出了绿杖大杀四方。

美好的时光总是如此短暂,我打完最后一把再看时间,居然已经晚上十点钟了!学校晚自习都结束了,想起来自己饭都没吃,突然感觉有点饿。

跟胖子道了别,我去沙县小吃吃了碗炒粉,拍着肚皮回出租屋去了。

一路上连灯都没有,到了单元房楼下,楼道感应灯不是很灵敏,我连跺好几下脚,灯才随之亮起。我隐约听到楼上传来几声老人的咳嗽声,想起来下午看到的那个老太太,有点莫名害怕。我住在四楼,爬了好一会儿才到,我这层感应灯似乎彻底坏了,我怎么拍手跺脚都不亮,只好借着手机荧光掏钥匙开门,进了房间,关上外面一扇铁栅栏门,感应灯突然亮了。

我暗骂一句:“早他吗干嘛去了啊。”

进了房间收拾收拾,我一头倒在床上。

我向窗外看去,发现窗外有光,我拉开窗帘,发现我这个房间正好可以看到我们楼楼梯上的情况。

我家门口的感应灯亮着。

“恩?亮这么久吗?一点也不节能啊。”我正想着,门口感应灯灭了。

我刚要拉起窗帘,感应灯又亮了。

我顿生疑惑,如果有人下楼,应该是五楼四楼三楼这样按顺序亮灯;如果有人上楼,也应该是一楼二楼三楼四楼这样亮灯,但是奇怪的是,三楼五楼的灯都没亮,唯独我门口的亮着。

是我对门那户人家出来了吗?

我探出头看了看,好像楼梯上没人。

灯又灭了。

过了一会儿,又自动亮了起来。

大概坏了吧,我这样想着,拉上了窗帘,一头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过去。

(四)

可能是换了环境不太习惯,第一天晚上睡觉我做了好几个梦,其中一个是我闭着眼睛,动弹不得,周围的情形我都看不见,但是听到救护车的声音,还有几个人在那喊,什么拿镊子来,什么绷带,什么大出血,我努力想睁开眼睛,但是怎么也睁不开,后来我一用力,就醒了。

真是个奇怪的梦啊。

我看了看时间,快开始早自习了,今天是我班主任值日,被他抓到免不了一顿训,我连忙穿上校服,随便洗了把脸,牙都没刷就往楼下跑。

这房子离学校确实挺近的,我跑了两分钟就到门口了,铃声正好响起,班主任都懒得教训我,挥挥手让我赶紧滚进去。

坐到了位置上,同桌胖子正在那吃早饭,胖子吃相一直很丑,我拍了他脑袋一下,骂他“呷饭配狗塞,特别香哦”,然后抢过他袋子里的鸡蛋开始剥。

胖子跟我互呛了几句,问我:“阿华,你咋搬出去住了,也不和我们说一声。”

我听到这个就来气:“哈,还不是因为你小子,不讲义气。”

胖子一脸疑惑,却也不再说话了。

我说:“不过我爸妈还没来和我一起住,现在我一个人住,你晚上喊上兄弟们来我那喝酒打牌啊。”

胖子说:“好啊,你住哪里?”

我把地址给他一报,但是我住的是401还是402我忘了,我让胖子他们到了以后打我电话,我去接他们得了。

今天早上两节数学课两节政治课,我本来最讨厌数学课,上课的时候闲着无聊,我就随手做了几题习题本的例题,发现都还挺简单的,老师看我在他讲题的时候管自己做题,觉得我没认真听,让我起来回答问题,我一开始觉得自己答不出来,后来想想反正都站着了,就静下来认真看黑板上的题,发现也挺好解的,说了自己的思路,解出了正确答案,老师挺吃惊,夸我最近学习认真,就让我坐下了。

我听了喜滋滋的,一时信心大增,又看了会儿教材,居然觉得还挺有意思的,胖子在旁边偷偷玩psp,看我一脸认真地看教材,吓了一跳,还手搭在我额头上看我是不是发烧了。

我一下拍开他手,“你™有病吧,”我白了他一眼,“没事摸我干嘛。”

“我怎么感觉你不太对劲啊,是我认识的李华么。”胖子又捏捏自己的胖脸,好像在检验自己睡没睡醒。

“我看会儿书就不是你认识的华哥了?我告诉你,我就是不想读书,我要是想学,这些,呵呵!”我一下合上书,靠在椅子上得意洋洋翘着脚。

上了一天课,感觉怪累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感觉自己没什么力气,四肢无力,比如昨天晚上爬个四楼我就气喘吁吁,真不像我自己。

晚自习结束的时候胖子他们几个说去超市买点花生啤酒还有扑克牌,我说好,我憋不住了,先回去上个大号,你们到楼下了打个电话给我我下去接你们。

我回到出租房,开门前我想起来今天胖子问我住哪个室,我也不知道自己是401还是402,我就下意识抬头看门牌号,结果门牌号是404。我当时就愣住了,好端端的,怎么会有404室?

我回头看后面那个房间,上面门牌号是402。

这一层就两间房啊,为什么会有404啊。

我感觉有点怪怪的,本来我也不信这些的,404就404呗,就是444我也住,但是这也太奇怪了吧。

感应灯灭了,我跺,感应灯亮。

我仔细看了看门牌号,发现后面那个4不太对,再认真一看才发现,是401,有人恶作剧用记号笔添了一笔,变成404了。

我正认真看着呢,突然旁边有人用力拍了我一下!吓得我马上瘫倒在了地上,差点屁股尿流。

我回头一看,是住楼上的那个老太太,老太太左边的小眼睛用力瞪着我看,右边的大眼来回转动,太吓人了。

我缓过神来:“你干嘛啊,吓死我了啊。”

老太太说:“晚上,早点睡。”

我说:“你有病吧!”

老太太说:“醒了,就不好啦。”

说完这句话,她突然嘿嘿笑了起来,笑容在橘黄色的楼道感应灯照耀下看起来特别歹毒,她那只吱溜溜转的眼睛也怪恶心的,她不再言语,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步履蹒跚往楼上去了。

高三那年,我租了一间诡异的房子(一)插图

全文已完结,后文传送门,各位老爷请点:

第二部分:/p/22101719

第三部分:/p/22101736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网络在线手游棋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ip.qidake.com/18941/

作者: qipai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