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在线手游棋牌 棋牌热点 媒体发文称「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警惕网络游戏危害,及早合理规范。此文释放了什么信号

媒体发文称「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警惕网络游戏危害,及早合理规范。此文释放了什么信号

光辉岁月回来了?

一篇2000年的旧文,常读常新。其中最著名的一段莫过于「为了与孩子交朋友记者花了一个晚上学会了目前正流行的《星际争霸》和《英雄无敌》,然后来到一个正在聚精会神地“打着”的孩子身后说:“你不行,我做给你看。”我的“高招”果然吸引了他。很快我就成了他的师傅。我们有了共同的话题,这个只有11岁的孩子就对我无话不谈了。」中国星际的未来竟在媒体界,高手在民间了。

电脑游戏 瞄准孩子的“电子海洛因”
──由一位母亲控诉引出的暗访

2000-05-09 来源:光明日报 本报记者 夏斐
近日,武汉的一位母亲奔走于新闻单位,悲痛欲绝地向记者控诉害人不浅的电脑游戏机室。根据报社编辑部的指示,记者决定暗访武汉的电子游戏厅和电脑游戏室,看看“电子海洛因”是怎样毒害孩子的,是如何泛滥成灾的。
第一次暗访
这位深明大义的母亲一定要陪我暗访,她说:“你自己很难找到电脑游戏室。”我说:“我知道有些地方有很大的电子游戏厅。”她说:“那种老式的电子游戏机,对孩子有危害,但只是鸦片;电脑游戏才是真正可怕的‘电子海洛因’。”这位母亲说,电脑游戏厅在周围一平方公里内有20家。
在武珞路附近一幢普通居民楼前,这位母亲用手一指:二楼就是。我以找孩子为由独自进去,只见二楼中间一间大房里放满了电脑,大约有30台,坐满了孩子,最大的不过十几岁,正聚精会神地在机子上拚杀。
街头发廊旁,没立任何牌子,也未写“电脑游戏”字样,但是,只要推开其中任何一扇铁皮门,里面玩电脑游戏的80%都是孩子。
令人不解的是,这时正是上午11时左右,都是学校上课时间。知情人士说:游戏机室最火爆的时候是12:00-14:00、18:00-23:00。有的游戏机室提供一条龙服务,包吃包住,甚至包代替家长签字。
在武昌民主路旁安家湾的一幢居民楼里,记者推门而入,只见一楼摆满了电脑,而二楼则摆满了高低床。我问老板:“摆这么多床,给孩子们睡呀?”老板说:“对,有时实在太晚了,怕他们回去不安全。”“那么你这里就安全了?”“当然安全,我这里除了电脑就什么也没有了。”
这些开在偏街上的,没有牌子的电脑游戏厅几乎都是非法经营的,而那些公开开设的电子游戏机室又怎么样呢?记者一行来到了××大学门口的学院路。在相距不到100米远的地方,有两个大型的电子游戏室。一个里面至少有50台游戏机,几乎都是孩子在机上拚杀,而且有10个女孩子,有的孩子还熟练地拿着烟,里间的小房子里有5台苹果机,是可以赌博的那种。另一家规模更大,称为××娱乐中心,有电子机、电视游戏机、电脑游戏机,约有120多台,简直是一个大工作平台。只是坐在上面的都是花季少年。我走到柜台前买了10元钱的硬币,然后问:“你们这两家相隔这么近,不抢生意?”卖硬币的老头说:“不用抢,这周围一平方公里内有4所中小学,有的是孩子来玩。”记者3天之内还遍访了汉口口宗关街、汉阳钟家村、武昌胭脂路、武昌珞珈山路、广八路等地,无论是在电子游戏厅还是电脑游戏室,几乎都是孩子们的天下。
据武汉方面知情人透露:在武汉公开挂牌的电子游戏厅有500多家,没有合法手续的电子、电脑游戏机室有3000多家。游戏室设有包房,包玩、包吃、包睡,有的学生玩游戏竟然5天5夜不回家。武汉市至少有30%的学生迷恋游戏机。

第二次暗访
这些秘密的电脑游戏室都在一些居民区内,孩子们是怎么知道的呢?为了与孩子交朋友,记者花了一个晚上学会了目前正流行的《星际争霸》和《英雄无敌》,然后来到一个正在聚精会神地“打着”的孩子身后说:“你不行,我做给你看。”我的“高招”果然吸引了他。很快我就成了他的师傅。我们有了共同的话题,这个只有11岁的孩子就对我无话不谈了。
晚上11点,我说:“我带你出去吃点东西吧?”他说:“那好吧。”走出了电脑游戏室,我对他说:“这么晚了,你跟我走,你不怕我把你卖了。”他说:“你卖我?把我卖了才好呢,只要能打游戏,到哪儿都无所谓。”
在一个排档前我们停下了,因为孩子不肯走远,想速战速决地赶快吃完好回去接着打。我只好稳住他:“吃饱了才好战斗到天亮啊?过会儿我们俩联机打,决一胜负。”这时他才安下心来。
我慢慢地与他交谈起来。“这些电脑游戏室都藏得这么紧,有的干脆就在居民家里,你是怎么知道的。”他说:“别的同学带来的。”“他们怎么知道的呢?”“可能是老板去校门口发了纸条吧,也有的是跟着高年级的同学来的。”“你是怎么被带来的?”“班上有很多同学经常聚在一起谈怎么打怎么打,大家交流谁打得好,那时我从未玩过,那年我8岁,我觉得好像很丢人,就跟他们一起来了。”“那你又用什么办法带别的孩子来?”“很简单,我们打赌,谁赢就由谁做作业。我曾带我隔壁的小弟弟来过,他可聪明了,只有6岁,就能过很多关了。”“家长不给钱,你拿什么打?”“老板可以欠账,只要你天天去就行。也可以带别的同学去打,带三个以上,可以免打一次。”“你欠老板多少钱了,我替你还?”“快两个星期了,我已带了不少同学来打,但老板说,仍然欠了100元。”“怎么欠这么多?”“我差不多每天晚上都打到半夜或者天亮。”“你晚上不回家,父母就不知道吗?”“开始我骗他们,我晚上先睡觉,然后等他们都睡了,就溜出来,打个通宵。早上6点多,装作跑步跑得满头大汗,证明我是起早床。后来父母发现了,我也就不再骗来骗去了。”“爸爸妈妈不打你?”“打,经常打,我不怕打,我的皮很厚,有时他们打得急了,我就在脑里过关,反而不怎么痛了。”“那你还来?”“他们现在打少了,怕我出走,反正游戏室里包吃包住,我到哪儿都能过。”……
我实在不忍心再问下去了,我甚至害怕问出他怎样弄钱或骗其他孩子的事。他的眼睛由于长期面对电脑,已有些近视了,但仍然有孩子般的纯真,我给了他100元钱还债,然后默默地离开了。他向电脑游戏室的方向跑去。
不久前,武汉一家媒体报道:家住武汉满春街的一个只有16岁的少男,与两名同伙今年3月初在游戏机室里以交朋友为名,把两名14岁的少女骗入圈套,卖给了自己的表哥,获利4000元和一支枪。少男为什么拐卖少女?少男又何以能拐卖少女?这件触目惊心的案子与风靡江城的“电子海洛因”有什么样的联系呢?

第三次暗访
为了了解那些开游戏厅的老板们,记者决定再访电脑游戏室。
老板们大多是中年人,看样子没有多少文化,有的长得也挺凶的。我到了几家私家电脑游戏室,都没有套出什么,他们挺老练的,口风紧,都异口同声地说“没赚到什么钱。”但看到他们手上拿着那么一大叠找零钱的票子,你相信吗?
4月26日夜晚,机会来了,我在胭脂路一带的小巷子里瞎转,我知道就这么一条小巷子,也不下5家。可我推开了好几家的门,都没有人打,有的说机子坏了,有的说有人暗访不开机。由于我一身大学生的装扮,加上对电脑游戏又张口就是行话,总算没有引起老板的怀疑。我对一个年轻老板说:“今天虽然是4月26日,但是我本身是电脑专家,如果开机之后引起故障,我可以排除,不能修复的话,我甘愿一赔十,怎么样,让我玩一会,我实在手痒心痒。”然后我主动交了100元押金,老板相信了。我熟练地打了一会儿,老板就不再起疑心,就与一个黄头发的青年人聊。
黄头发说:“××地方游戏室比较少,可有市场,周围有好几所学校,我想在那里开一个。”
老板说:“那个地方的文化站长搞不定,再说房租可能贵。”黄头发说:“街道、工商、派出所还熟,重点是文化站长和房租。”
我见机会来了,就说:“房子我可以想办法,我住那里,我家有多余房,是又偏又不偏的那种,一楼有三室一厅。我们合伙怎么样?我负责房子,你们负责关系。”
就这样,我们聊开了。我说:“那里的孩子家长都是干部,家庭环境好,家长又看得严,你们怎么开拓市场?”
老板说:“这方面的办法我多得很,我本人就是初中迷上了游戏机,没考上高中,只好想办法开一家了。我的经验是,只要迷上几个坚定分子,不愁拉不到一个班,拉到了一个班就可以拉来半个学校的孩子。”
“怎么样拉?”
黄头发说:“那是孩子们自己的事,他们有的把别人骑的自行车汽门芯扒掉,中午没办法回家,又没办法睡觉,只好到我们这里转悠,看多了,就想上去,一上去就下不来了。”
怪不得在你们这条巷子里有几个修自行车的。
我故意装傻地问:“孩子们玩上瘾了,下不来了,怎么办?”
老板说:“就睡在我这里。我包吃包住还代替家长签字。”
“那孩子没有钱了,怎么办?”“我这里很便宜,一个小时2元钱,打一通宵只收10元,一般的孩子这点钱不在话下。”“要是一个孩子喜欢打,又实在搞不到钱呢?”“两个办法,一个是哄别的孩子来,一个是去参加‘擂肥’。”“什么叫擂肥?”
老板不耐烦说:“就是在路上抢别的更小的孩子的钱。”
我更傻地问:“你这不是引诱孩子变坏吗?”我为迷惑他,仍没有停止游戏。
黄头发说:“你的电脑游戏玩得这么好,怎么就不知道呢?这电脑游戏就是毒品,就是海洛因4号,不是我引诱他,孩子一迷上了,自己就会变坏。”
老板补充说:“整天在游戏室里的孩子,只有一个结果,男孩子最后变成抢劫犯,小偷,女孩子最后变成三陪小姐。”我害怕他们起疑心,就赶紧接上说:“要是这样,我们没办法合作了,因为我家有小孩子啊。”
遍布偏街小巷的电脑游戏室,难道真的不为有关部门所知吗?我们不是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吗?我希望那些黑心的游戏机室的老板们,那些应该管而没有管或者暗中支持这些地下游戏机室的人想一想:也许明天沦落迷失的是你的孩子!

沉迷游戏确实是需要控制的,不仅如此,沉迷于任何事物都是需要警惕的,这其中更需要的是家长的引导、教育和管理。

而不是出了问题戴个帽子了事,这可太容易了,我现在就随口编排一番。

游戏——电子海洛因

小说——纸张海洛因

电视——显像海洛因

音乐——听觉海洛因

手机——赛博海洛因

……

岁岁年年锅不同。

什么东西都要适量,这是对的。

吃饭吃多了也是如此,不但不利于自己的健康,还不利于社会影响,毕竟会让很多人吃饱饭了没事干来着。

未成年人过度娱乐的事,真的不要再把教育问题归结到其他部分了…

应该大概是2003年吧,以前我小学小区楼下烟纸店老板成天自己叼着香烟打着麻将,让儿子去把课文抄个十遍,这教育有个卵用。等到孩子预备班开始长大泡游戏房里里打街机,开始全怪游戏教坏他孩子。

这两年我还碰到过几个家长,自己管不好熊孩子了,就一个手机或者ipad扔过去就了事了…孩子开始在那划拉,自己也在那短视频划拉,然后大人小孩一起低头划拉。

反正有些家长是不会觉得自己有错的。

这是一篇来自四川泸州当地的报道,我不觉得对游戏行业有太多影响。倒是反映了在现今的自媒体冲击下,我国部分媒体哪怕是官媒的部分记者编辑,他们的知识水平和政治思考水平,确实有点没跟上。

第一知识选题水平没跟上

电子海洛因这个词真的是好久没有听到了,我们回顾一下2000年当时的第1篇报道:《电脑游戏,瞄准孩子的「电子海洛因」》。

一个黄头发的青年告诉暗访记者:「这电脑游戏就是毒品,就是海洛因 4 号,不是我引诱他,孩子一迷上了,自己就会变坏。」游戏室老板也说:「整天在游戏室里的孩子,只有一个结果,男孩子最后变成抢劫犯、小偷,女孩子最后变成三陪小姐。

「未成年犯罪是将来新的犯罪增长点。电子游戏机室实际上,说得严重点是在培养犯罪的后备军。」该教授建议运用法律手段,「把那些黑心老板重罚、重判一批,甚至要开『杀戒』」。

这篇《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行业》的水平,其实和20年前的文章并没有什么差别,都是通过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来达到恐吓家长的目的,通过所谓对第一线学生的采访来与媒体自身观点相互呼应。

在过去,大众对新的事物不了解,这种方式确实是有效的。但现在距离2000年已经过了21年了,过去那些玩游戏的人自己也成了父母,玩游戏的我也没有发现自己成了「抢劫犯,小偷,三陪女」。

这种刻舟求剑的报道方式还有效吗?

再者,所有报道都是来自于四川泸州当地的报道,采访的也都是泸州的中小学生。 所有的采访信息缺乏对游戏产业的了解,也缺乏对监管的了解。

实际上腾讯来自未成年的收入<5%。虽然这是一款经济类报纸,但是记者似乎并没有看过腾讯的财报,也没有找行业内人去核实。就直接下了一个电子海洛因已经成为2,000亿的行业的定义。

第二政治敏感度的没跟上

如果记者但凡还有一点政治敏感度的话,就不会做出是这样的文章。因为所有政治信号都都没有转向。

①中宣部出版局的局长前两天刚刚在chinajoy讲过话,认可游戏「第九艺术」的说法。

媒体发文称「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警惕网络游戏危害,及早合理规范。此文释放了什么信号插图

②文化部把「原神」「明日方舟」两款游戏列为国家文化出口重点项目。以前一直说我们没有文化输出,结果现在一来电子鸦片就是中国的文化输出吗…?http://fms.mofcom.gov.cn/article/jingjidongtai/202107/20210703180727.shtml

媒体发文称「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警惕网络游戏危害,及早合理规范。此文释放了什么信号插图1

③国家刚刚搞好「国家级防沉迷认证平台」,完成了基础性的目标。媒体就跳出来大呼「电子鸦片」这是打谁脸呢?

国家层面的防沉迷实名认证平台已建成,接入企业5000多家、游戏超万款,初步达成了防沉迷工作的基础性目标。下一步,我们将始终把防沉迷作为重中之重,常抓不懈、一抓到底,推动防沉迷工作取得积极成效,给全社会一份满意的答卷。
via中宣部出版局

就这点政治敏感度,现在也删除了,新一代的记者还是太鲁莽了…

直接上数据吧。

网民人均APP使用时长:

媒体发文称「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警惕网络游戏危害,及早合理规范。此文释放了什么信号插图2

手机游戏占比6.0%,排第四。

趋势还在下降,从去年同期8.5%下降到6.0%,已经低于用手机看新闻的时长。

媒体发文称「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警惕网络游戏危害,及早合理规范。此文释放了什么信号插图3

另外人均APP使用时长也是下降的,从去年同期的6小时下降到5.1小时。

纵向对比,手机用户现在每天玩游戏18分钟,而一年前这个数字是31分钟。

横向对比,看短视频时长占比达29.8%。手机用户每天看一个半小时短视频,是玩游戏时间的五倍

另外短视频时长增速也是一骑绝尘,游戏简直没法比。

媒体发文称「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警惕网络游戏危害,及早合理规范。此文释放了什么信号插图4

再对比一下用户规模。

媒体发文称「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警惕网络游戏危害,及早合理规范。此文释放了什么信号插图5媒体发文称「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警惕网络游戏危害,及早合理规范。此文释放了什么信号插图6

手游规模是5.1亿人,视频规模是9.3亿人

手游使用率52.4%,而视频使用率高达93.7%

两个指标都接近倍数级差距。

如果考虑年龄段问题,只看未成年人为主的00后,APP使用度排名数据是这样的

媒体发文称「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警惕网络游戏危害,及早合理规范。此文释放了什么信号插图7

00后APP使用度,王者荣耀排名15,低于抖音(排名11)也低于B站(排名10)。

数值上,王者荣耀的使用度(6.37)仅相当于抖音(10.65)的六成。

只考虑未成年人群,短视频依旧吊打游戏。

综上,官媒还是非常严谨的(可能吧)。游戏如今确实只能是“精神鸦片”,“电子海洛因”的名头早已拱手让位。

短视频,早该XX了!


节选自文章:真正的幕后黑手(有删节)。公众号:摸鱼摸石头

对,是我,还是JonathanBlow的传声筒。

这次的事件充分展示出电子游戏无可争议性的有自己的产业所在今天扮演的重要与特殊角色。对于这种刺激性的「精神鸦片」式的提法,一直试图在游戏与人文做点工作的我反而是以「闹剧」的方式看这样的发声的,毕竟无论从「传统文化再创造」,还是「文化输出」与「消费」各个角度出发,电子游戏其自身的合法性在今天有更高位的社会共识,这种过时的批评自然会收获不满。

但是这件事依旧值得思考,不如趁机推荐两个视频给大家。

《阻止文明倒塌Preventing the Collapsing of Civilization》

在Jonathan Blow 在莫斯科 DevGAMM 上的演讲中提到了某种人类文明的「脆弱性」,而或许也是这种担忧,使得他开始开发自己认为真正好的游戏编程语言。

就像是这次的文章引起了众多资本的波动,我会意识到,虚拟世界的构造 —— 这样的几百个人花费数年世界,消耗大量的资金,技术资源,算力与带宽等去创造一个世界,这是多么奢侈与脆弱的事情。想要维持这件事情的运转并且推进,不仅是这个团队本身,其后的资本,面临的市场,文化政策环境,人,技术,显卡,等等皆是重要的要素。

当它越发地以「纯虚」的形态出现,它便可能有着更大的一块不可见的「实」的一部分。这部分实际的要素往往被一些对虚拟世界的宏大想象所遮蔽,我们相信只要有足够的钱和人,一切伟大的虚拟世界都可以被创造出来,并且维持,但在后端的云,维护的人,政策,钱等等这些存在其实并没有消失,其中越发有人在抽象的层面工作,那么那些隐秘的逻辑之间的缝隙或许有可能都成为未来崩塌的马蹄铁。

阻止文明倒塌:Jonathan Blow 在莫斯科 DevGAMM 上的演讲

《游戏与人文(Video Games and the Human Condition)》

除此之外,即便是「鼓吹」电子游戏的我,不得不需要想这样一件事,就像某位朋友说的:不能一棍子把电子游戏打死那是当然的,但与之一起「生气」与「批判」的人之中,有多少人依旧在用着各类成瘾机制,天天想着怎么怎么洗用户搞钱,以各种低劣的手段在做生意,真的在「贩毒」,还美其名曰谈游戏研究和游戏的神圣化并且自认为高雅

2013年独立游戏开发者Jonathan Blow谈论游戏与人文的时候,也似乎有些无力地谈到当他与其他很多手游开发者谈论到游戏伦理,游戏对人生活的影响的责任感的时候,他知道自己一直是少数人,他总是会面临那些他认为是糟糕的,「恶」的,某种「操控着玩家」的游戏设计师的自我辩护

媒体发文称「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警惕网络游戏危害,及早合理规范。此文释放了什么信号插图8媒体发文称「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警惕网络游戏危害,及早合理规范。此文释放了什么信号插图9

当然他自己也会觉得困惑,如果游戏得依赖这种「操控式的游戏设计」才能维持下去,才能生存,那我们应该怎么去处理这两端?既尊重玩家的时间,又能够做到有合适的收入?

如果在独立游戏设计文化生态更好的那里有如此的纠结和反思,我不相信我们疯狂的中国游戏行业在这点上做得更好。

JonathanBlow说:

我们现在做的都是很糟糕的艺术,要想知道游戏的潜力,你必须真的玩过很多游戏,并且深入了解其中几个,我认为世界上大多数人还没有能看到游戏的潜力。因为我们还没有展示给它,因为我们的作品确实不够好。

当我和身边的满怀希望的独立游戏创作者和还在学习,对游戏满怀憧憬的同学们聊天的时候,我会意识到我们所面临的的是一个艰难的、不得不在某种理想与现实中寻找合适的存在方式的境地,独立游戏开发与商业游戏开发还近乎是两门完全不同的生意。 (叶梓涛:E19 失落的理想主义:新时代独立游戏生存谈 | 落日间Live#2

就我自己看来,现在中国的市场,诚然电子游戏当然不只是「精神鸦片」,但是也远远没到所谓「神圣艺术」的狂欢时刻。

我觉得我们决不能止于此,拿游戏作为纯粹资本机器的事情不仅在巨头上,而是在整个行业的生态隐秘中运转。巨头甚至为之吸引了过多的火力而其他人在偷笑呢。

我们诚然夺得了电子游戏发展和生存的舆论空间,但距离可能真正能使得电子游戏成为「伟大的作品」,依旧任重道远吧。

经济参考报这篇文章特意点名了王者荣耀,耐人寻味。事实上,这不是王者荣耀第一次被点名,我记得2017年闷热夏天一个平平无奇的下午,手机“叮”的一声推送了一条消息:人民日报再次发文怒批王者荣耀。赶紧查了一下,这不是王者荣耀第一次被点名。早在17年3月份,人民日报就曾发文批评王者荣耀歪曲历史。

四年过去了,腾讯再次站在了风口浪尖,我们发现,腾讯还是那个腾讯,王者荣耀还是存在各种问题,从设计上就是为了让玩家沉迷,氪金。甚至腾讯还在游戏行业形成了垄断地位,近几年其试图通过起诉游戏账号交易平台,直播平台,投资其他游戏公司等来达到控制整个产业链的目的。

当然,我们不指望通过游戏学习历史,但作为一款日活量上亿的游戏,自身的影响力非常之大,歪曲历史也的确不应该。

媒体发文称「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警惕网络游戏危害,及早合理规范。此文释放了什么信号插图10

而人民日报第二次批评王者荣耀,则是因为其让很多未成年人沉迷。很多人说,即使没有游戏,孩子就会学习吗?成绩就会提高吗?是不一定。但是如果孩子沉迷游戏,是一定会影响学习的。

我本身是王者荣耀的资深玩家,这款游戏的段位设置,英雄战力排名,强行把胜率拉向50%,以及收集各种道具兑换皮肤等各种机制都是游戏策划精心设计的,对玩家的心里把控非常到位,就是为了黏住用户。我作为一个成年人,都有沉迷的倾向,更何况是自制力比较差的孩子?

不可否认,市场上也有小部分优质的网游及单机游戏,这类游戏不仅沉迷概率低,氪金少,并且能给孩子带来更多的乐趣以及更好的体验。但像吃鸡和农药等游戏显然不符合优质游戏的标准。

媒体发文称「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警惕网络游戏危害,及早合理规范。此文释放了什么信号插图11

这篇文章也指出腾讯在游戏行业举足轻重的地位,近期,腾讯即起诉多家游戏交易平台,不仅游戏平台不买账,玩家更是愤怒。自己投入了巨大时间和金钱的账号,结果不属于自己,这种霸王条款本身就不合理。这次经济参考报或许暗示腾讯在国内游戏市场的地位其实是垄断。

或许过去几年腾讯战领了舆论高地,但凡是不能太过。近期国家对教育,互联网的整治力度不断加大,滴滴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2020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786.87亿元,占据行业半壁江山的腾讯游戏实现营业收入1561亿元

国内的游戏市场生态并不完善,并且像腾讯这种基本在制定规则,导致现在国内的游戏环境非常差。一家新兴的游戏公司想要发展起来非常难,甚至会影响到几十万的从业者,这对国内的游戏环境是有着很严重的负面影响的。

在游戏里相对中下游的企业生态,包括直播,短视频等也受腾讯的控制。在18-19年,腾讯就曾起诉字节跳动旗下的多家媒介平台,包括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火山等,并且最终胜诉,这一判决使得其他游戏产业相关的公司处于不利地位,腾讯的垄断态势更加明显。

作为国内知名的企业,更应该多一分社会责任感。而非唯利是图。鸿星尔克可以说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例子,在自己业绩不佳的情况下,依然为受灾的河南捐5000万的现金和物资。时刻惦记人民的企业,人民也不会抛弃你。

而反观像腾讯这样的企业,却站在了所有人的对立面。在资本方面,腾讯也在加紧的收购游戏公司,投资潜力股,其意欲打造游戏帝国之心昭然若揭。与此同时,也对多家游戏账号平台进行打击,把玩家的账号牢牢的控制在自己手中。摆明了的意思是:钱只能我赚,其他人休想。俗话说,客户是上帝,但在这里,玩家只不过是赚钱的工具。从这个层面开看,游戏也不过是资本的手段而已,玩家的声音已经毫不重要,只能在游戏中越陷越深……

媒体发文称「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警惕网络游戏危害,及早合理规范。此文释放了什么信号插图12

经济参考报也算是官方媒体,在发布几小时后即被删稿,足以见得腾讯的资本力量。随即腾讯即发起公关,发布“双减双打”新措施,双减即减时长,减充值,双打即打击身份冒用,打击成年人账号交易。看似保护未成年的政策,实际执行起来却非常难,不仅起不到保护未成年人的作用,反而成为了腾讯想赢得舆论战的手段。

一家公司想要走得长远,必须拥有社会责任感。青少年是国家的未来,教育培训行业已经被重创,而此次发文,或许暗示网络游戏会是国家整治的下一个目标。

奉劝一句,与其费尽心思垄断市场,倒不如好好打磨游戏品质,共同创造国内良好的游戏环境来得重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网络在线手游棋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ip.qidake.com/18717/

作者: qipai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