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在线手游棋牌 棋牌热点 如何看待北京老胡同一大爷因住27平方米小房子走红网络,并被网友戏称为最得劲的凡尔赛

如何看待北京老胡同一大爷因住27平方米小房子走红网络,并被网友戏称为最得劲的凡尔赛

别看这27平方的平房小,但也不是普通打工人能买得起的。

大家都知道北京房贵,但看似老破小的胡同房更是贵上加贵,而且面积越小价格越贵,当然和区位也有很大关系,有些位置好的可能每平三十多万,哪怕十几平米的房子都要三四百万,所以想在北京买个胡同房住,起码得准备个三百万以上。

当然,别说胡同房了,北京房价整体就令人高攀不起,2020年北京平均房价都接近了58000元/m²,而2020年北京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73849元。在房价收入比上北京也是稳居前五。

只能北京居不易,841万北漂为了生活、梦想、阶级上升在北京打拼,但最终能有多少人能留下来安居呢?

如何看待北京老胡同一大爷因住27平方米小房子走红网络,并被网友戏称为最得劲的凡尔赛插图

补上大爷1300平豪宅的后续视频,更地道

北京这个地方的勋贵密度之高,属于世界罕有,毕竟中国是一个十多亿人的超大型社会,又是一个单一制国家,最顶级的官僚阶层全部密植在北京这16000多平方公里的面积内,这种富集程度,恐怕难在世界上找出第二个。

用那句老话说,叫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小。

所谓北京城里莫谈官,是各官就很大,没有最大只有更大,就像在深圳莫谈钱,没有最有钱,只有更有钱。

中国毕竟是一个公权力在资源分配问题上占主导地位和国家,这种高度富集的行政资源自然也带来了社会资源和财富资源的富集,你在北京城里随便看见的一个大爷,指不定就是什么权宦豪门或者万贯之家,用视频里这个大爷的话说,想坐路虎坐路虎,想坐大奔坐大奔。

花1300多万装修房子,中国有6亿人每个月的可支配收入也就1000块左右,这意味着全中国的大多数人别说1300万,可能一辈子都没见过130万乃至13万,见1万3都很难。

但是北京的空间容量受限于客观条件限制又有限,这导致高度富集的社会资源和财富资源没有足够的空间用来展示自己,所以只能用低调奢华有内涵和藏而半露的形式展示自身,广度上无法下手,那就在深度和维度上做文章。

什么叫深度和维度上做文章呢?

著名编剧刘和平的名作大明王朝1566里就有这么两位,一个是嘉靖皇帝朱道长,一个是严嵩严阁老。

朱道长为了展示自己节俭,经常挂在嘴边一句话,叫“朕四季常服不过八套,换干洗湿,推衣衣之藩王使臣官吏将士,节用用之禄饷军国之需,无视不念国步之艰吗,民生之难”

这话还有另一个版本

“食不求五味,服不渝八套,紫禁城广厦千间避而不居,但求一修身之所”

节俭吧?

但实际情况是嘉靖喜欢闻松木的香味,所以每次洗脚都要用一只松木桶,这松木桶得用老松树的木板刨制而成,每当洗脚的时候,热水冲进木桶里,香气扑面而来,嘉靖喜欢的就是这个味道,但是木桶本身被热水冲过一次之后,气味就淡了,所以为了保持香味,嘉靖每次洗脚的木桶都只用一次便不再用,下次洗脚就用新的。

把松木桶用成日抛。

嘉靖平日里谯斋打座的大殿,栋梁所用木料,便要从贵州云南的深山运出,运到北京城,一棵木头便要耗费白银5万两之巨,紫禁城广厦千间避而不居是因为万千奢豪汇于一处,无需四处摊大饼,真要把奢华四处散开,太过招摇反倒显得俗气,伤了朱道长的道行。

就算是这样,他还不满足,还要花几百万两银子修仁寿宫,万寿宫。

不仅要修,他搬过去的时候还要群臣上贺表,要喜气洋洋,万众归心的环境下起驾乔迁,群臣若是稍不恭顺,就闹情绪,拿天下苍生的大帽子来压人。

这就叫从深度上着手。

严嵩则是从维度上着手。

严阁老平日里生活其实看上去也不奢华,喜欢收藏整理图书,平日里没事就把家里的书搬来搬去,连他儿子严世藩对他哪本书放在哪都了如指掌了。

饮食也很简单,就喜欢吃点六必居的咸菜,平日里家里吃饭也不见八碟八碗,也就是普通的富裕人家饭食。

官居首辅,好像也不算过分。

但是呢,罗龙文,鄢懋卿从江浙巡盐回来,带回来了一个昆曲班子进献给严嵩,这昆曲班子唱的是由昆山的戏曲大家魏良辅,闭门十年,调用水磨,改进打磨出来的新昆腔,江南人称之为水磨腔,而且这是当时唯一一个能唱这种水磨腔的戏班子,由魏良辅亲手调教出来,价值二十万两白银。

这就是维度层面的炫耀。

高水平炫富的特点就是一眼看不出来,俗人看不出来,必须让懂行的人从细微处着手,然后让人眼前一亮,拍案叫绝。

小环境摆出大排场来是一门学问,因为这实际上是考验一个人对空间的极限使用,还不能搞成简单堆砌,必须有一定的审美素养和艺术品位,绝不像看上去那么简单。

这个西瓜视频中的大爷就有点这个意思,27平米的螺丝壳里楞做出个红木道场来,实际上屋里的那些陈设换成钱,拿到别的城市去,恐怕能直接买一套正经居室了,不过看得出来,这位大爷想必平日里知音不多,知己者寡,肯踏入那27平米的小小方寸之间一探大千世界之人少之又少,于是看到路边有一拍视频的小哥,便迫不及待地,甚至是半强迫式的想要邀请这位小哥入内一观,就算对方不肯入内,他也推着别人把别人拉进去,也算是为自己苦心经营的万象天地找来了一个小小的观众。

如何看待北京老胡同一大爷因住27平方米小房子走红网络,并被网友戏称为最得劲的凡尔赛插图1

他之所以如此迫切,原因也很简单,锦衣夜行,最是难熬。

至于之后的“想坐路虎坐路虎,想坐大奔坐大奔”反而落了下乘,倒是之前看到拍视频的小哥被内部的华丽装潢震的目瞪口呆后,说的那句“我们哪天这支上,咱们烤肉”倒是颇有格调。

炫富的重点就是要在展示财力的同时刻意强调一些和财力本身无关的事情,这种反差,更能衬托出层次感来。

对于这些富人来说,在螺蛳壳里做道场不代表他不能开全套水陆法会,真要开起水陆法会来,一般人是难以想象的,后来他也干脆露富了,虽然格调全失,但着实惊人,1300平米的大宅,每层有每层的风格,每间房是每间房的风格,有中式有美式有欧式有法式,家具和屋子的风格保持一致。

https://www.ixigua.com/6981203373991297566

开着豪车四处玩,甚至年轻时下乡,当过环卫工和掏粪工的经历,反而成了可供他吹嘘自身的资本。

真富人到哪儿都不会卷,哪怕是在北京。

这才是正儿八经的通天纹。

不过有一说一,这个西瓜视频的创作者冬子话北京,也就是这个被27平米的红木螺丝壳和1300万装修的全套水路法场镇的一愣一愣的小哥还是比较朋克的,专门采访的都是一些老北京大爷,老大爷们怼天怼地,啥也不管,说很多明星虽然有了外国国籍,但还是等回国,为什么呀,还不是在国外混不下去。这个在今天看来好像是暗示热榜的某金针菇宽面。

如何看待北京老胡同一大爷因住27平方米小房子走红网络,并被网友戏称为最得劲的凡尔赛插图2

他一开始还和那个有钱大爷客气,不好意思进人家的小屋,进去之后被震撼了,一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最后只能说你这是我采访这么多胡同遇到的头一份。

后来他去大爷1300多万的豪宅探访的时候,越到后面话越少,到最后几乎就不说话了。

在这种差距面前,确实也没什么好说的。

https://www.ixigua.com/6970142028977930785

谢邀。

贫穷都是相似的,而富贵各有各的不同。

我高考时,最大的愿望是待在上海,其次是回广东。但我老爸无论如何不肯,必须要我去北京,“开开眼”。

这么多年下来,确实挺开眼的。

广东的富,有种“土味”,这点如果你去过顺德南海,一定有所体会:Polo衫大裤衩人字拖,加起来不知道够不够一百块。叼根烟双手一背,晃到一辆大奔前,进去了。

这种老板我最熟悉,酒桌上只要“阿叔阿叔”喊得甜,给你点条老鼠斑。

深圳的富略有不同,五湖四海。潮汕的厂佬,富在夜总会里开酒;福建的高级走鬼,富在自己家里。最近有位董秘辞职的带佬,我在他办公室里看过八大山人,而他的办公室就在福州西湖。(敏感的胖友可能会意识到这个位置多么地牛掰)

当然深圳最出名的已不是厂佬和港商,而是收租的old money和套现的young money。前者也是人字拖每月上班一次,可能自己还住在握手楼里;后者深圳一个大平层,香港一个“千呎豪宅”,菲佣加子女港高美高,也算一种标配了。

和他们比,上海的富是最符合群众刻板印象的:衣着颇得体,牌子很懂,出行轨迹全球化。尤其是古北的old money,确实拉高了上海的餐饮水平。

但北京和以上都不一样。

北京的富很多真看不出来。不是衣着那么简单,是他们的“商业模式”,不好懂。

不是厂子租子,也不是金融市场里的票子,而经常是各种牌子:审批、许可、牌照、专卖、资质,看着头晕。

在复杂的“商业模式”背后,是更复杂的“身份认定”。很多地方的富,彼此之间主要讨论数字;北京的富,往往还要讨论职级,要认真看新闻联播,要精准分辨各部委局办的职能划分。

“盘道”的时候,有的要聊战友情,有的要聊手上的字画出自哪位会长,当然,肯定要聊父辈。

我感觉,“私人环境”是北京的一大特色。别的地方也有,但没北京这么强烈。从吃饭的到喝茶看文玩的,太出名的地方反而不受欢迎。

就算吃饭,餐饮水平也是其次,有瓶带泥封的铁盖茅台就够了,在各路机关的直属馆所则更佳。

北京餐饮整体很拉垮,但到各地上洛时,内厨的手艺真能吊打全国。

反正这些年,算站在边上远远地见了一圈。

富与穷,从来就不是数字那么简单。在北京,尤其不是数字说了算。

老大爷中学毕业去黑龙江。大爷瞅着年轻,六十不到吧,葫芦一点往回推差不多就是八九十年代。

大概也是当年边境贸易的一把好手。

假定老大爷当年也是倒爷,那启动资金(或者货,那时候老毛子也认货)怎么来,怎么从江那边把货弄进来,进来之后谁来消化,都不是普通人能整明白的。

不问,也不关心,那不是我的生活。

但估计这能说明,老大爷那欧不甚欧美不甚美的审美是从哪来的了。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事:

北京海淀区一职工宿舍楼拆迁,如果原地还房,那就还是原来的建面:60平方(但是多层变高层,公摊会变多,使用面积只会更小),如果5环外还房,那就是150平方(多层,公摊还小)。

这时候媳妇就和婆婆起矛盾了:

媳妇想要大房子,住的舒服,毕竟以后还会有孩子,不然小2室怎么住3代?

婆婆想要原来的地段,那是她半辈子的人际关系和乡愁。

所以,你们觉得呢?

后来,儿子还是把媳妇劝住了,原地小面积。他是这样劝的:

  1. 原房子本来就是婆婆的职工分房,确实要尊崇婆婆的决定。
  2. 这可是海淀区啊,北京最好的学区。你可以不住这里,但是孩子户口一定要放这里。
  3. 小两口新家庭可以去5环租大房子都没事,顺便还可以和婆婆分开住,难道不好吗?
  4. 而且又不是一辈子要租房,等孩子上初中了,婆婆必须要住养老院或者由小夫妻照顾的时候,婆婆也会自动搬离海淀区,那时候就可以把海淀的小房子卖了,去买5环的大房子。
  5. 而且回迁房属于婚前财产,没有媳妇名字的,但是把回迁房卖了再买新的,那就妥妥的婚内财产,房本就有媳妇名字了。

所以啊,不要小瞧北京胡同里的小房子,能量大着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网络在线手游棋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ip.qidake.com/18387/

作者: qipai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