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在线手游棋牌 棋牌热点 宾馆的工作人员是怎么看待开房的一对男女的

宾馆的工作人员是怎么看待开房的一对男女的

以前有一次我在前台值夜班,有两个四十多岁的油腻中年男子夜里两三点来酒店开房,其中一个还抱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凉。几个人都喝多了。
那个姑凉从路边就一直说要回家不住店,硬是给其中一个男人抱进来了。要开两间房,结果就给了两个男人的身份证,我说那个女孩的身份证也要登记,结果。。。。。。。。。。,。。。。。。妈的,指着我的鼻子骂我,特别难听。那个姑凉趁这个时候跑了。男的回头一看人不见了。要冲进前台里面打我。我本来就给骂的一肚子火。上去放倒,对着人脸就是两拳,然后就给另一个男人和保安拉开了。后来两个人报警了,这事报警了也没用。也就是打打圆场就算了。
第二天领导开会,说了这事。也不能给我处罚,还说这种事做的对。万一出事就坏了。还给了奖金

我不是要大家学我打客人,这样不好,我有奖励只是因为酒店是我家开的 。领导们也很无奈。。。。。。。。。我在前台上班是因为那段时间前台人手不够,临时去帮忙几天

妈呀,刚发现这么多点赞。想想都激动。我可能需要解释一下。领导不处罚我和身份什么没什么大关系。因为他们也想到要是女孩醒了过来无论是和两个男的商量好了先报警再讹酒店还是直接报警两个男的强奸,酒店还是逃脱不了责任。而且!!!酒店最人性化的一点就是“老子家的员工最宝贵”不知道别家酒店是不是这样

大哥大姐!!!我真不是王思聪,我也不觉得我是富二代。。。。

转载只需注明转载自知乎即可。

宾馆的工作人员是怎么看待开房的一对男女的插图

匿名写个回答还给老姐看到了。。。。。。。。

打我老姐主意的就快醒醒吧,天气这么好还是出去玩吧做什么梦啊

附个我和老姐相爱相杀的链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6926193/answer/311509021

想要头像的自取,差不多样式的都发出来了

宾馆的工作人员是怎么看待开房的一对男女的插图1宾馆的工作人员是怎么看待开房的一对男女的插图2宾馆的工作人员是怎么看待开房的一对男女的插图3

算了,我已经对抄袭这种事绝望了,去百度举报根本没用,只有在知乎的那次举报起作用了

传送门:mbd.baidu.com/knowpage/data/reply?qid=0d25a104b02eb2ef94b736bb019ff8d660acde2&rid=7e5017d88a158e8240c7fafc1f3d841e28c6b41&isBdboxShare=1

是这样的我朋友家是开酒店的,他去年大学出来没事干在家里帮忙,而我考上了警察工作已经一年,有次周末我去找他玩,说好的一起去野外烧烤,但那天他家酒店好像是有什么接待会议人特别多,他忙不过来就喊我先帮帮忙,我披上一件工装外套就站前台了,哎其实也习惯了每次大学假期回来找他玩他家忙的时候都喊我帮忙,我负责在前台接待讲解,顺便把要办理入住的人的身份证递给旁边的工作人员,问宾馆工作的人员如何看待开房一对男女,感觉当然是麻木了,最常见的是情侣约会的,出门旅行的,还有性交易的,偶尔能看到男同女同,倒也无所谓,毕竟顾客就是上帝我只求赶快忙完这个高峰段然后出去野炊。【重点来了】这时候突然进来了一个中年人领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8岁左右的样子,表情呆滞一言不发,中年男人神色稍有慌张,职业本能让我觉得有点不对劲,然后我上前接待,男的告诉我他们是父女过来旅游的要一个标间,我说提供一下身份证,拿到身份证确实是外省的但证上的人看着跟中年男人一点都不像,我就问小女孩这个人是你爸爸吗?小女孩拿手比划着不说话,中年男人赶忙说她女儿是聋哑人他们就是过来旅游的赶快给他们办入住,好嘛,我是给朋友家帮忙的来这嫖的卖的我不管太多了管不起,但这个不管我心里过不去,对不起我头顶上的国徽,我一边脱下工装外套一边对中年男人说不好意思没有办法帮你办理入住而且你还要跟我走一趟我是某某区的刑警接着亮出了我的证件。中年男人看的情形不对拉起小女孩转身就跑,可我在警校四年工作一年的实战经验怎么会让他跑掉,一个跨身跳过前台三下就制服了这个男人,顺便喊来了同事,一番盘查果然不出所料,他就是想对拐卖来的儿童实施性侵,之后顺藤摸瓜打掉了一个拐卖儿童犯罪集团。
(第一次知乎回答问题文采不好谅解)

当我坐在前台的时候,我就是这里的上帝。

我家在珞珈山下经营着一家小酒店。为什么叫“小”呢,因为不是加盟,规格不大,三层的小楼,三十来间房。而装修也还算精致,比招待所,旅社的逼格高一些。所以还是用酒店称呼比较妥。

小楼是父亲早年经商时用比较划算的价格买来的,这里现在也算是比较繁华的地段。

我一到放假空闲的时候也会经常去帮忙,坐在前台收银。

酒店的房间基本每天都是满的,来开房的大部分是情侣。同性入住一般都是出差办事的人,而公事出差的人却很少订我们这种规模的酒店。

有一个光头男是我们这里的常客,每次都会带不一样的女孩来。我每次看到身份证上女孩的年龄都会感叹,那可是199开头的,而光头男确是197开头的。光头男的着装看起来也不像特别有钱的人。好几次,阿姨收拾房间的时候都会在床单上发现血渍。我一直认为他有特别的撩妹技巧。我甚至决定找个好的机会给他搭讪,希望得到一点真传。

外号“老嫂子”的大妈每次来开房,我们前台的几个小妹都会一阵激动。因为她们知道几分钟后就会有一个帅小伙子进来。大妈五十来岁了,身体臃肿的厉害。小伙子高高帅帅的,具体年龄不清楚,因为我没看过他身份证,估摸可能就20出头。他们不但分开进来,每次也会分开出去。为什么我知道他们是一起的?因为前台有监控啊…每一层楼我都看的清清楚楚。我说过,在这里我就是上帝。

珞珈山旁,有一所著名的高校。这所学校的情侣也是我们酒店的常客。有带着不同女孩来的渣男同学,也有和不同男孩来的渣女同学。

总之,这种事情太多了。

有一个和我同龄的女孩子,清水芙蓉,满脸秀气。每周都会和她的高富帅男朋友来。而那个高富帅我一个星期可以看到很多次。

有一次她们来前台退房,我歌单里的一首《牡丹亭外》在大厅响了起来。对讲机里传来阿姨检查完房间的消息,我退了押金。女孩却迟迟不肯离开,依偎着男孩说,听完再走。

有时,我觉得我已经爱上这个女孩,我想找个机会偷偷告诉她残酷的事实…

最难缠的人是那种来抓奸的,他们有男有女。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站在我面前,逼迫我说出房间号。我的原则是打死不说。如果你看过方方的《万箭穿心》,你一定会懂我的心情。我不希望,有类似的悲剧。

酒店旁边有一条酒吧街,晚上12点后,捡尸才是最有趣的。总有神色极其猥琐的男人会背着性感靓丽的夜店女来开房,女的已经不省人事,我看着那些猥琐男心急如焚的在女孩挎包里寻找身份证的时候。我想笑却又笑不出来,我暗暗的祈祷女孩没有带身份证出门。当猥琐男掏出女孩身份证的时候我的心会一沉。

我看见过各种差异的gay,也发现过躲在房间溜麻古的客人,留下一套sm工具在房间的客人,帮警察叔叔抓过逃犯。给没钱的小情侣打过折。

有一个朋友要结婚了,问我要不要查一下未婚妻的开房记录。

我一直在想小平头是怎么骗到的处女?小伙子为什么对老嫂子情有独钟?夜店女醒来后知道那一夜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吗?还有那些大学生们真正了解自己的另一半吗?

我告诉他,如果你真的爱她,就不要试图去了解对方的过去。

他们的故事还在上演,而我只是静静的看着。我什么都知道,但我却什么都不会说。

因为在这里我就是上帝,在这里,我俯视众生。

只不过,每次她来了。我还是放那首她爱听的歌。

你们说,这个世界是不是太奇妙了?

我在一家位于大学城附近的某不知名酒店做了两年前台,这两年工资没涨见识倒是增加了不少。我们家酒店名字起得很豪华,其实只是租下当地原住民的自建房装修改造的,也只提供相对廉价的住宿而已。

你知道的,大学城旁边总是不缺这些KTV、小酒吧、火锅城以及名头各异的廉价宾馆。事实上回想那两年,对于开房的一对对小男女印象倒不是最深刻的,大学生的现代开房生活真不是我想的那么单调。

先说说正式上岗第一天的事情吧,四个身高一米八以上的男生齐刷刷地出现在我面前,说要开一间钟点房。年轻真好,他们看上去很阳光有活力,而且浑身都充满了年轻的荷尔蒙气息……对不起,是美色蒙蔽了我的嗅觉,那是一股浓郁的汗臭味。

根据规定是不允许四个人开一间房,而且很难想象四个男生同处一室的美妙场景,我只能礼貌地建议他们开两间标间,委婉说道床有点小可能睡不下四个人……

他们听完后一脸懵逼地望着对方,然后哈哈大笑纷纷把手中的袋子打开给我看,里面装的是衣服还有卡通内裤,最上面那条花花绿绿的我记得很清楚,印的图案是迪士尼跳跳虎。

“姐,我们只是来洗澡的。”经理正好在场,他说没事,给他们开吧。那家学校供暖设备不好,新修的校区好像宿舍楼里还没有淋浴设备,公共澡堂十分破旧,所以每隔几天就会遇到好几个学生开一间钟点房洗澡,对于这种情况我也渐渐习以为常。

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我已经习惯了同性来开房,无论是哪种关系都与我没有半点关系。直到有两个男生来开完房之后,气到我差点想报警,让警察叔叔抓他们。

去年夏天有些晚的时候进来了两个男生,我提醒说只剩下一间正价豪华大床房,问他们介不介意。

高个子的男生听后之后没有立刻回答,他看了一眼身后男生,身后的男生点点头,这才同意要了那间。一楼拐角处到二楼的灯光不好,高个子男生走在前面很自然地牵过身后男生的手,轻声提醒道,“小心。”

我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不过对于我来说他们也只是普通客人,我的工作是前台,不是私生活的检察官。但第二天到了退房时间,他们一直没有下来。延时退房需要多收费,按照规定我需要提醒他们按时退房。

可是没有想到他们两个居然早就溜了,把房间弄成那个鬼样子连押金都不敢要就走了。房间就像是车祸现场,酒瓶随便丢在地上,房间四处散落着情趣用品包装盒,被子床单上沾着血迹,墙上厕所甚至连落地窗上都出现了不明黏液……他们交的那点押金根本不够用,当时我也才刚去工作,以为经理会找我麻烦扣我工资,白白紧张了半天。

原本以为这件事情会不了了之,我们能做的也只是把他俩身份信息拉进酒店黑名单。只是没有想到第二天一早高个子男生回来了,还从口袋中摸出小两百块。酒店规定,弄脏被子赔偿一百元,损坏床单赔偿一百元,拆开的洗漱用具三十元,还有喝的啤酒矿泉水价格blabla…用押金抵了正好差这么多,看来他们昨晚上仔细研究过赔偿价格。

他态度也很诚恳,道歉说学生生活费有限,昨天没有带够现金,也没有带手机,实在对不起。看在他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也没有和他多计较。说起来他还是我当前台工作两年,第一次遇到跑了还回来赔偿的客人。

我还遇到过许多有趣的事情——有次军训周末的晚上,一大堆男生来酒店看球赛。附近的学校到点断电断网,之前世界杯的时候接待过不少吵闹的学生,退房的时候还发现地毯上全是薯片渣和瓜子壳,还有不知道洒了多少的啤酒,整个屋子全是酒精的味道,明显今晚没法让客人入住了,后来经理说遇到这种必须得加十块打扫费。

看着他们自己提着的大包零食,打扫费的事情我提前跟他们说了。没想到为了节省这十块钱,他们硬生生地连一个瓜子壳都没有掉在地毯上,垃圾全部被打包装进了自己带过来的塑料袋里(其实我们规定没有这么严格啊,只要不出现太过分的情况)。

不由得感慨军训的力量还真是强大啊,他们一看就是训练有素,值得颁发军训优秀奖。

还有一个女生每次都能够抢到每周六推出的98元特价房,房间特别小,还无窗,每次她还是和不同的男生来。原本还以为她是贪图便宜,后来发现隔壁的宾馆价格更低,房间还有窗。直到有次偶然听到女生和同伴聊天,我才知道原来这姑娘是喜欢我们家粉红色的壁纸,还有那个会投影出心型的台灯。

还有次一对男女开房,男生办理入住时还悄悄问我,酒店房间是不是摆了套套,万一不够用怎么办?然而很明显他这个担心有些多余,没有过十分钟他们就下来退房,女生还一脸不高兴地和他闹起了别扭。

当然了,在酒店工作经常会遇到各种各样奇葩的事情,但总也会有那么一两件事情比较温暖。

去年二月份天气还有些冷,不是周末,街上没什么学生,过了晚上十一点半商店基本上都关了。街上一点都不热闹,昏暗的灯光将气氛烘托得更加寂寞。这种情况下一般没有什么客人,天气也实在是有些冷,于是我便关上玻璃门,挂上“正在营业”的牌子。

没过一会儿我便听见敲门声,一个大妈站在门外等待,表情局促。我在里面跟她喊玻璃门是可以推开的,她表情却一脸茫然,我连忙起身开门,看大妈拖着一个大编织袋费劲地朝里走。我问她要什么房间,发现她对于标间、大床这些完全没概念,只要有一间能过夜的就行,付款也用的是现金。

我们宾馆没有电梯,她揣好房卡提着大袋子一步一顿走上楼梯,看上去很辛苦。我主动上去帮着她提上三楼,帮她开门,告诉她有什么需要可以往前台打电话。

她整晚都没有打给前台,第二天大早有个学生模样的男生来接她。退房的时候听他们说话,差不多猜到是妈妈从老家过来看他,怕耽误学生上课就想着自己找到学校来没有提前告诉,结果预计下午的火车晚点到了凌晨,大妈只好自己摸索到学校附近住,晚上才打电话说明情况。

男生一直在责怪妈妈不提前说一声,妈妈却一脸幸福的样子,宽慰他不要担心,还说带了一整袋的好吃的给他,让他多给同学们尝尝。

男生扛起大编织袋走出去的时候,我不想值今天的晚班了,我想回家。

以前我不常住酒店,和朋友聊天提起谁谁去开房了,我的脑海中总会浮现出各种不好的画面,语气也就跟着飘忽起来,喜欢开住酒店等于419的玩笑。

后来换了工作,时常在外地跑,出差的地方没有任何朋友可以收留我一晚,唯一的选择就是去酒店。当我躺在酒店床上的那一刻,环顾这个狭小又陌生的房间,感慨想迥异的世界各个角落,只有酒店没什么差别,我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实在可笑,把如此无奈的事情当作乐此不疲的玩笑。

诚然酒店是有相关用处,但更多时候也只是因为异乡过夜的漂泊,毕竟没有酒店的话,我将无处可归。

我想起以前在学校附近做酒店前台的日子,莫名有种见证了许多人青春的感觉——那些学校洗澡设备不好组队来开钟点房洗澡的学生,看球赛时为了节省清洁费将所有垃圾都打包好的小伙子,夏天期末考试前嫌弃学校没有空调过来睡午觉和复习的女生……

这么想的话,酒店其实像是一个站台,酒店前台就像列车售票员。每天都会迎接不同的人,人走人留,人来人往,有人的地方就有故事发生。在那一晚,酒店前台因为工作原因成了故事的看客,过不了多久,他又会在别处成为他人眼里的故事主人公。

2018/4/27 更新

作为一个收集整理故事的账号,很抱歉有时我不自禁分享了一些自己的生活。

故事的主人公身份、性别、经历各异,给很多朋友造成了困扰,担心是编造的故事。

个人简介中已声明:

这是一个以故事回答问题的账号。
所有故事来源于被访者的真实生活,我只是一个讲述者。
如果对某个人的近况特别关注,可以私信或评论询问相关问题,我会与她/他本人联系,酌情更新。
我是Joy,作为主笔负责故事的收集与整理。

有些回答是我的亲身经历,有些来源于身边朋辈抑或专门采访。

大多在整理后以第一人称回答。

之后我会在文章最后标注出哪些是我本人/他人的生活。

本回答是他人的生活。

是一个朋友写的。

评论里夸赞文笔好的小可爱,我已经丢链接给她看啦。

她说她每一条翻过去看的哈哈哈。

Thanks♪(・ω・)ノ

期待我们共同成为更好的人。

Joy

形形色色的人从我手里接过房卡,乘坐电梯,穿过走廊,进入暂时属于他们的房间。他们关上写着号码的房门,仿佛他们的秘密也可以一同关进去。

但是,他们一同登记的房客、他们与我短暂的交谈、他们选择的房间类型、他们在酒店的停留时长……还是不小心走漏了风声。

我是一个公寓酒店的前台,关于开房的那些秘密,我比谁都清楚。

开钟点房的中年男女

我是 95 后,出生在皖北,从小就是学渣,中专毕业后,18 岁就出来讨生活。我所在的这个东部沿海城市,虽然不是一线,但风景优美,人也和气。

两年前,我开始在一家公寓酒店当前台。

在或是眼神闪躲、或是你侬我侬的钟点房常客中,中年人显得尤为异类。

有对中年男女,总在工作日下午来开钟点房。他们总是默契地遵循着某种 AA 制承担这 80 元三小时的房钱——这次付账的是男人,下一次付账的就一定是女人。

两人的装扮颇为随意:夏天,男人常趿拉着人字拖;冬天,女人总裹着夹棉睡衣,上面油腻腻的。阿姨每次打扫他们的房间,总是一副床褥凌乱的景象,床边的垃圾桶边总散落着使用过的计生用品。我都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他们,我们酒店的隔音不好这件事——估计他们也不在乎。

从他们来开房就像来遛弯的样子看来,他们应该就住在附近的小区。果然有次退房,男人嘟囔着翻口袋,「我今天好像没带现金,」带出一张小区门禁卡。女人爆了句粗口,开始找钱,我看到她兜里的门禁卡,属于另一个小区。女人付完账,他们一起下楼,男人讨好地揽住女人,「我这不是怕她查我微信账单吗,下次我一定记得带钱。」

我们酒店公寓价格不高,标间一晚上 240 元,长租有优惠,4000 元可以住上一个月。虎子已经在走廊尽头的房间住了大半年。他在旁边的软件园创业,是个单身狗,对环境不讲究。

算下来,我们这儿比去附近小区租房贵。大概虎子看上这儿能每天有人打扫,节省时间。他每天早出晚归,有时也忘了提醒我们去打扫。隔三差五,虎子丢给我们一大包气味有点不可描述的内裤袜子,让洗衣房洗。

虎子是开发游戏程序的。听他说,原来他是大厂程序员,年薪以百万计,但觉得不能替人打一辈子工,于是出来自立门户。黑框眼镜挡不住情绪,过去一年,我眼睁睁地看着虎子从春风得意,一下子愁眉不展。他哭丧着脸说,本来游戏开发成功,还搭上影视化的顺风车,请了个一线女明星来代言,但女明星突然因为偷税漏税,被全网封杀,连带着他们的游戏 IP 也黄了,前期宣发成本都白砸了。

莉莉和娅娅,同住一个标间。她俩是老乡,来附近一家微商公司参加封闭培训,为期一个月。起初,她俩总是形影不离,下课归来,手上还捧着同款奶茶和炸鸡爪。

后来,她俩都独来独往。一个月快结束,我们去劝架,两人妆都花了,脸上有不少血道,地上散落着头发,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

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

🔗App 内查看

形形色色的人从我手里接过房卡,乘坐电梯,穿过走廊,进入暂时属于他们的房间。他们关上写着号码的房门,仿佛他们的秘密也可以一同关进去。

但是,他们一同登记的房客、他们与我短暂的交谈、他们选择的房间类型、他们在酒店的停留时长……还是不小心走漏了风声。

我是一个公寓酒店的前台,关于开房的那些秘密,我比谁都清楚。

开钟点房的中年男女

我是 95 后,出生在皖北,从小就是学渣,中专毕业后,18 岁就出来讨生活。我所在的这个东部沿海城市,虽然不是一线,但风景优美,人也和气。

两年前,我开始在一家公寓酒店当前台。

在或是眼神闪躲、或是你侬我侬的钟点房常客中,中年人显得尤为异类。

有对中年男女,总在工作日下午来开钟点房。他们总是默契地遵循着某种 AA 制承担这 80 元三小时的房钱——这次付账的是男人,下一次付账的就一定是女人。

两人的装扮颇为随意:夏天,男人常趿拉着人字拖;冬天,女人总裹着夹棉睡衣,上面油腻腻的。阿姨每次打扫他们的房间,总是一副床褥凌乱的景象,床边的垃圾桶边总散落着使用过的计生用品。我都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他们,我们酒店的隔音不好这件事——估计他们也不在乎。

从他们来开房就像来遛弯的样子看来,他们应该就住在附近的小区。果然有次退房,男人嘟囔着翻口袋,「我今天好像没带现金,」带出一张小区门禁卡。女人爆了句粗口,开始找钱,我看到她兜里的门禁卡,属于另一个小区。女人付完账,他们一起下楼,男人讨好地揽住女人,「我这不是怕她查我微信账单吗,下次我一定记得带钱。」

我们酒店公寓价格不高,标间一晚上 240 元,长租有优惠,4000 元可以住上一个月。虎子已经在走廊尽头的房间住了大半年。他在旁边的软件园创业,是个单身狗,对环境不讲究。

算下来,我们这儿比去附近小区租房贵。大概虎子看上这儿能每天有人打扫,节省时间。他每天早出晚归,有时也忘了提醒我们去打扫。隔三差五,虎子丢给我们一大包气味有点不可描述的内裤袜子,让洗衣房洗。

虎子是开发游戏程序的。听他说,原来他是大厂程序员,年薪以百万计,但觉得不能替人打一辈子工,于是出来自立门户。黑框眼镜挡不住情绪,过去一年,我眼睁睁地看着虎子从春风得意,一下子愁眉不展。他哭丧着脸说,本来游戏开发成功,还搭上影视化的顺风车,请了个一线女明星来代言,但女明星突然因为偷税漏税,被全网封杀,连带着他们的游戏 IP 也黄了,前期宣发成本都白砸了。

莉莉和娅娅,同住一个标间。她俩是老乡,来附近一家微商公司参加封闭培训,为期一个月。起初,她俩总是形影不离,下课归来,手上还捧着同款奶茶和炸鸡爪。

后来,她俩都独来独往。一个月快结束,我们去劝架,两人妆都花了,脸上有不少血道,地上散落着头发,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网络在线手游棋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ip.qidake.com/18295/

作者: qipai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