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在线手游棋牌 棋牌热点 假设史强和章北海做执剑人,他们的威慑度会是多少?

假设史强和章北海做执剑人,他们的威慑度会是多少?

北海——120%

北海同志是全书信念最坚定的,只要认定了目标,就会“前进!不择手段前进!”

就连100%威慑度的维德在最后面对程心的时候,已经心软了,为了一个约定,就选择人性丧失兽性。如果换了章北海,程心至少死两次:竞选执剑人一次,曲率引擎一次。

所以北海同志的威慑度是爆表的。

有人说,章北海在黑暗战役中,最后时刻也犹豫了,心软了。我不这么认为,北海同志跟另外几个舰长站的从来就不是一个高度,他考虑的不是这些生死、道德、人性问题。因为他的使命,在把这几艘船带上逃亡道路的一刻,就已经完成了(所以他在船上的表现越来越平凡)。至于后面的路由谁走,人类的火种由哪艘舰来延续,北海同志相信:“都一样”。因此,他最后时刻的犹豫,也不是犹豫是否要突破道德底线,而是犹豫是否要延续东方等人的生命。

史强——90%

史强同志是弱点在于想问题简单,从来不去考虑那些深邃的问题。所以得靠罗辑步步提示,才能明白黑暗森林定理。但是当了执剑人就没这些麻烦事了,不用去思考分析,况且黑暗森林定理小罗早就给俺整明白了,拿来就用。而且直肠子有直肠子的好处,水滴飞来那一刻,他不会像那些知识分子,想着“这按钮按下,两个世界的灿烂文明将从宇宙中抹去”之类的哲学问题。估计他会像当年打仗时一样,咆哮着:“敌人攻过来了!既然他们不让我们活,那我就要拖着他们先死!”

另外,我不赞同高赞答案关于章北海当上执剑人就会按下按钮的说法,也不认同这是威慑力无穷大的表现。相反,这种上来就枪杀人质的表现,威慑度为0。

第一,章北海不是疯子,他是极度理性的。他选择逃亡主义不代表他就会执拗的一味逃亡。只是当时他的视野所限,没有更好的选择。

第二,威慑的意义在慑,目的是在于威胁,以达到自己的诉求。如果一拿到控制器就直接按下,这就不叫威慑。什么叫核威慑,就是你有我也有,始终保持和对方同归于尽的能力。举个更通俗的例子,绑匪挟持人质谈判:你给我准备100万,否则就撕票!这就是威慑,绑匪为了提高自己的威慑度,还会寄个指头什么的,就是要家属相信,不给钱真的会撕票的!试问,章北海这个绑匪头目,会脑残到上来就把人质杀了?

不用算威慑度。假如章北海竞争执剑人,程心早在醒过来的当天就会被成功刺杀。

没有多余的废话,没有任何说明,甚至连面都见不到。悄无声息,精心策划,果断实施,毫不留情。

章北海不会像维德那样享受这个过程,他在决定之前可能会受良心上的煎熬,但一旦开始实施,就会如钟表般的精准而无情,没有后悔,没有自责,也没有享受,只有等待,瞄准,射击,离开,仅此而已。

当然,章北海是不会做执剑人的。做执剑人,要求对地球的未来抱有期望。章北海早就放弃了对地球的希望,他早在更高一级的目标里下定了决心,根本不在意执不执剑人的事。

人类对于具体的一个人更有同情心,对于“非洲多少万人死于饥饿”往往就没什么感觉。杀一个人是犯罪,死一万个,只不过是统计数字。

史强这个人,当警察害死过人质,崩过核弹女孩。抓活人做挡箭牌杀死小姑娘只是残忍的话,以这个女孩从未得到过的亲情为诱饵就太可怕了,人心啊。

他设计出古筝计划,有罪的无辜的一块干,还想到要白天干,免得船上的人躺着杀不净……

像程心那种连三叶虫都想到的心理,他根本不会有,怀疑他甚至享受杀戮的过程。(我最不能理解的是程心为什么要想三叶虫,人类都要玩完了,她想什么苍蝇、蚊子、三叶虫?)

而且启动广播人类也不会瞬间全死,实际上谁都不会死。只是不能在地球住了,还有机会逃亡呢。

这根本就不是杀人,只是强拆通知,执剑人没有心理负担。比起近距离手枪爆掉一个人的头(史强肯定没少干这事),启动广播简直太容易了。

所以史强的威慑度无限逼近100%。

章北海的特征与他相似,只是城府更深,行事更隐秘。他毫不留情的除掉“老航天”,为了使谋杀更像意外,不惜多打几枪,让更多人中弹。但是他对于谋杀是有心理负担的,后面与东方延续对话时提到了这一点。

还有个细节,章北海买陨石的时候没有讲价,说是向要送的人致敬。

这就是内心柔软的地方。如果他真的铁石心肠,就会把价格砍到最低,既要命,又要钱。史强设计杀人的时候是兴奋的,章北海是沉重的。

这很正常。史强当过兵,执行特种作战任务,真的杀过人。

残酷的战争,阴暗的社会和人性,他见识的太多了。出身海军的职业军官章北海没有这些机会,不可能像陆军一样直面杀戮,一般都是海军军校毕业再上舰,作为技术兵种的职业军人生活着。

即使发生战争,海军的交战距离也是很远的。跟史强那种潜入敌后,把一个个活生生的人杀死在眼前的战争完全不同。太空谋杀可能是他第一次试手。

所以他不如史强,威慑度低一点。

但是这个人思维缜密,完全能够分析出:启动威慑,人类死得更少,机会更多。

为什么呢?章北海这种人是绝不会相信童话的。他一生追求逃亡,而逃亡基础是:三体必然灭绝人类!所以他完全可以推理出:启动广播,可能逃亡;不启动,被彻底灭绝。

即使威慑度有波动,也无碍大局,坚定的信念不全来自于残酷的人性,也可以来自对客观世界的科学认识。

通过科学认识树立的信念,远比一腔热血的冲动行为更坚定。所以他的威慑度与100%没区别。

公元候选人里还有个俄罗斯海军少将,来自“我舰奉命撞击你舰”的国度,这号人一瓶伏特加下肚什么事干不出来啊。

假设史强和章北海做执剑人,他们的威慑度会是多少?插图假设史强和章北海做执剑人,他们的威慑度会是多少?插图1

此处可以有段子:

“史强威慑度很高。”

“可以理解,他是个狠人。”

“章北海威慑度很高。”

“可以理解,他是个狠人。”

“安东诺夫海军少将威慑度飙升。”

“这人是谁?他有什么经历啊?”

“没什么经历,只是一个老毛子,刚灌了一整瓶伏特加。”


前面说史强杀核弹女孩“残忍”是不对的。那个女孩手里有人命,还抱着一颗核弹,足以把现场所有人送上天,显然比史强更符合残忍的定位。史强属于手段老辣。

大史:邪乎了!为什么要选我做执剑人?邪乎到家必有鬼!

章北海:要多想。

大史:想完以后呢?

章北海:我只能告诉你,那之前要多想!好了别抽烟了,广播开关拿好!今天你值夜班,我走了。

大史:哎,扑克脸,别走,陪我说会儿话。

章北海:有话快说。

大史:我跟你说,其实咱俩在这屋里就是个摆设。放着那么多高明一百倍的人都不选,偏偏选咱俩。你我是谁?一个大校,一个反恐大队队长。这担子是你我挑的吗?

章北海:你挑不起,不代表我也挑不起。

大史:你别装了,我早就看透你了,你一开始就觉得人类对抗三体没戏。你虽然话很少,而且还一直端着,但你让我想起两百多年前的一个朋友,一大早坐在王府井教堂前面哭,说人类是虫子,你只是没哭而已。

章北海:你那朋友怎么样了?

大史:我苏醒后查了查,活到快一百岁了,我挺佩服他,但我更佩服你。知道我最佩服的人是谁吗?

章北海:谁?

大史:张召忠将军!战略忽悠局局座。不陌生吧?你伯父吧?我都查过了。其实局座大人才是真高明,他要是做执剑人,三体连屁都不敢放。他老人家那威慑力,杠杠的!不像有些军人……(深吸一口烟)危机3年,航天军界死了几个政要,据说是被一些小陨石砸死的。

章北海:你到底想说什么?

大史:要我说他们死的好!人类就是多了这些尸位素餐的家伙,才会停滞不前,才会打不过三体。

章北海:你真觉得我们打得过三体人?

大史:谁说它们是人了?它们说不定是更大的虫子而已。开个玩笑,他们高级多了,真把人家当虫子,非得再团灭一次不可,那些操蛋玩意儿!

章北海:哎,你说话就说话,遥控器别撒手。

大史:咳!这玩意儿我早看透了,咱们坐在这,就是虚张声势,不信你摁一下按钮?别怕,来,保险打开……哈,你脸色也会变啊?

章北海:你在拿两个星系开玩笑!

大史:干嘛那么严肃?我跟你说啊,你别生气,这按钮我偷偷摁过好几回了,屁事儿没有。

章北海:我去!原来你也摁过……

大史:没关系的,都一样。

章北海:又抢我台词!

假设章北海做了执剑人,那么他大概接到按钮的时候就直接按下了,没有半分犹豫的。

逃亡星际是上佳的出路,自从发现三体人之后,就该意识到,宇宙并不荒芜。

但是从面壁者计划,阶梯计划,等等许多的计划,几乎都是针对三体人而定制的,太狭隘了,建造舰队防御三体,或者打造掩体城市,目光都狭窄了,只是盯着三体,考虑的只是光粒。

与其用威慑在这里和三体人僵持几百年,错失成为星际人类的机会,倒不如直接破釜沉舟,逼着人类不得不离开地球。

早出发,分散朝着不同方向,用世代移民飞船,尽可能多的离开太阳系这个已经被标记的地方,需要像小蝌蚪一样需要大量的投放才有可能存活一二的概率,

小说中章北海最终选择其实还是风险太大了,只是一艘船,且燃料没有加注满,就这样就仓促的逃走了,如果这最后的种子稍稍出现一点意外,那么人类在宇宙中的存在就只剩程心AA云天明了。

说来说去,还是章北海毕竟不是面壁者,无法调动世界的能力,也不是执剑人,无法号令两个世界的能力,所以即便他意志坚定,但是资源有限,历史如此长久,最终也只是混了一个舰长。

一艘飞船是他坚持必胜决心几百年后,手里唯一能够调度的资源。

哪怕是章北海能够有星环公司这样的资源,他也能够做出更大的作为。

章北海只是一个普通的军人,他想做的很多,但是权利和资源受限太严重了。

维德作为之前一个地球防御部门的主管,之后又成执剑人的候选人,在最后成为星环公司的掌舵人,手中的资源不要太多,却功亏一篑。

但也正因如此,章北海平凡而伟大,为人类文明留下火种。

如果让章北海早点做出抉择,家园虽毁,离开温室之后的人类才能更加茁壮。

这就是章北海为什么没有直接杀死其他飞船人类的原因,他应该是最早意识到能源和食物,备件需求不足的人,只要他愿意,他完全能够第一时间直接杀死其他人,但是自从逃离之后就一直不问世事,他在等,等这一支新世界的人类自己去领悟宇宙的黑暗,只有洞悉宇宙的生存法则,并且有足够的勇气和决心,才有资格才这个宇宙存活下来。

最终有人做到了,于是他说,都一样了,此时的他,应该漏出了老父亲般的慈爱微笑。

孩子们,长大了。

反之,在罗辑执剑人的庇佑下,把经历黑暗宇宙的人类重新带到了光明温暖的温室之中,把地球文明宠的不成样子了,女性化和圣母心都宠出来了,与三体人的频繁的文化交流,甚至让人开始怀疑黑森理论。

所以人类选出程心,罗辑也要背负点责任。

执剑人是人类史以来,权利最高的职位,古代君王也依旧有许多制约,现在体制更是习惯把权利关进笼子,但罗辑没有人能够制约他。

他的一根手指就能够左右两个世界的生死,以罗辑的身份地位,能够轻松迫使各国达成合作,主动让星舰国际去开拓宇宙,突破那些所谓的不平等不能逃亡的争论,直接命令人类滚出地球,滚出太阳系。

只要他愿意,他也可以完全不交出权利,且不一定要遵照选举制度,他能自己选人,搞禅让制,给最合适的人。

但没法苛求罗辑能够面面俱到,他能够在雪地工程里完成真正面壁人的壮举,已经足够的优秀了,让他成为执剑人,其实是在榨干他的剩余价值,所以也能理解,他顺势而为交出遥控自己逍遥去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网络在线手游棋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ip.qidake.com/17904/

作者: qipai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