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在线手游棋牌 棋牌热点 有什么「能笑死人」的笑话

有什么「能笑死人」的笑话

最近的平昌冬奥会中韩网友撕逼大战,突然冒出来的天真吃瓜党……
有什么「能笑死人」的笑话插图

一个女人总在白天丈夫出门工作时搞外遇。

一天,她9岁的儿子刚好回家,目睹了这一切,他躲进了卧室的衣柜里。

突然,丈夫也回家了。她赶紧让情人躲进衣柜里,却不知道这里已经躲了一个男孩。

男孩:“这里好黑啊。”

男人:“是啊。”

“我有个棒球。”

“不错。”

“你想买吗?”

“不了吧。”

“我爸在外面呢。”

“行吧,多少钱?”

“300块。”

。。。

过了几个星期,男孩和男人再次在衣柜里见面了。

男孩:“这里好黑啊。”

男人:“是啊。”

“我有个棒球手套。”

回忆起上次的谈话,男人无奈的问道:“多少钱啊?”

“700块。”

。。。

又过了几天,男孩的父亲对他说:“把棒球手套拿上,咱们出去玩一会儿。”

男孩说:“不行啊,我把棒球和手套都卖掉了。”

父亲问:“你卖了多少钱?”

“1000块。”

父亲:“你怎么能这么坑自己的朋友?快和我去教堂忏悔!”

他们一起到了教堂,男孩走进告解室。

男孩:“这里好黑啊。”

神父:“你他妈有完没完?!再说一句试试!”

讲个高中同学的笑话

有一天,教导主任拉着班主任去寝室查寝。

这个班主任比较不讨喜,同学们背后都叫他「x狗」。

同学A出去买饭了。

班主任和教导主任在外面敲门。

班主任:咚。咚。咚。

寝室里面的人不知道是老师来了,对着门口喊:「报暗号!」

教导主任咳嗽了两声。

班主任加大了敲门的力度。

班主任:砰!砰!砰!

寝室里的同学:「傻逼说暗号!不说暗号不让进!」

班主任无奈,只得暴露身份。寝室里几个人马上灰溜溜的给班主任开门了。

教导主任和班主任关上寝室门对他们就是一顿训斥。

然后高潮来了。

同学A买完饭回来了。

A手里提着东西,看到寝室门紧锁,哐哐哐的疯狂踹门。

寝室里的人刚还在被训斥,教导主任班主任就站在面前哪敢吭声。

A于是开始在门口大喊。

「我说暗号了啊!」

「草泥马草泥马草泥马」

教导主任和班主任脸都黑了。

几个同学在寝室低着头疯狂憋笑,没有一个人吭声。

于是A看到没人吭声,更加来劲了。

「那我说第二个暗号了啊!」

「x狗傻逼x狗傻逼x狗傻逼」

……

高中的时候听广播,说笑露八齿是最好看的,于是我天天对着镜子在家练习,终于,被我练成了。

我之后更爱笑了,逢人就笑,大家都惊呆了,问我怎么能把嘴笑得这么圆,我说,因为功夫不负有心人啊。

直到上了大学后,我才知道,笑露八齿露得全都是上排牙齿……

那天我喝多了,想给她唱歌表白。于是爬到夜店的中心台子上,把正在热舞的小妹儿赶下台,大声唱完了一整首西游记主题曲《猴哥》,带 RAP。

后来据她描述,场子当时一下就燥起来了,夜店老板都被我唱哭了。

(本故事改编自作者真实经历)

我决定说一点我和女友的故事。

为了追这个姑娘,我带着整个公司去了趟桂林阳朔旅游。

那时候我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自己刚刚帮老板完成一个大项目,他 high 了,准备犒赏三军,跟我说:谦,我准备?请全公司去酒吧。

我说这就俗了,那地方酒太贵,再说了喝高了你的人设容易崩。不如咱出去旅个游。

就这样,我以增进友谊、促进生产之名,带着公司 40 几号人去了桂林阳朔。

老板对我赞许有加,以为我就喜欢为公司分忧解难做老妈子。

但我的真实动机是:公司的 40 几号人里有个新来的美女应届生,叫疼疼。

当时我和疼疼不熟,理论上我此前只和她说过两句话。

疼疼晚我两星期到这家公司入职,照片和基本信息就贴在茶水间的墙上。

我接水的时候看了一眼,哇擦,小姑娘眉眼灵秀,笑容有波光,一对酒窝有红晕,像在大理醉酒的手鼓姑娘。

我赶紧拿出手机对着照片狂拍。

「你……在拍我照片?」

我吓了一跳,知道正主来了,赶紧把手机背在身后。

「您就是新同事疼疼吧,您好我是广告策划,叫刘小谦。」

「所以,你在拍我照片?」

「啊哈哈哈您误会了,实际上,我在拍你照片下面的人生格言,做我们这行的,就是喜欢好句子。」

我笑不露齿,像个绅士。

疼疼哦了一声回身接了杯热水走了。我这才回过头去,突然发现她照片下的格言一栏里只有五个宋体大字:

你看你马呢。

这个性我喜欢,我觉得,如果我机会,我会泡她。

1

其实带全公司旅游挺简单的,我找了个旅行社,就什么都不用管了,并且拿了 10% 的回扣。

漓江水上,桂林山间,西街小店,疼疼大多数时间都和闺蜜一起挽手巧笑,欣赏各色风景。而我在数米外和几个糙汉子催牛逼。

我实在没招了,找旅行社带队的大哥坦白。

我说大哥你知道我这么煞费苦心带领全公司过来游山玩水是为啥么

大哥说你煞费尼玛的苦心,一路上你屁事都没管。

「别扯那没用的,你看见那个妞了么?」

「嗯嗯那个 D 罩杯的,嘿我也觉得这妞不错」

「滚蛋我说边上那个胸小的!那个胸小的!」我猛戳着疼疼的方向,「我要泡她!」

「我草你别激动,兄弟这品味真是……超凡绝俗,一马平川。」

「你别跟我拽成语了,我那 10% 的回扣不要了,你能不能给我安排个两性专场啥的增进一下我俩感情,不然我这趟真特么白玩了。」

大哥凝望着我赤城而深情的双眸,重重地点点头。我长吁一口气,只见大哥回过身去,垂首轻叹,嘴里悠悠地嘟囔,

「不爱大胸爱萝莉,不是变态就是基。」

2

那天下午我整个人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好奇和期许中,我带上隐形,修剪眉毛,打了啫喱还洗了一个悠长的热水澡。我要用最好的状态迎接大哥专为我和疼疼设置的大戏!

当晚,大哥带着我们去了夜店……

「大哥你是不耍我?」

「兄弟这就是你不懂了,在这种场合,所有人都专注于台上的脱衣女郎,只有你……」

「废话我也专注于脱衣女郎啊」

「靠!你的风骨呢!」

酒上了桌我才明白了他的套路。旅社大哥不愧常年行走江湖,对艳遇的把控如臂指使。在夜店,无论男女都会忘我投入到红酒、啤酒、白酒、甭管他妈什么酒的汪洋大海中,不出一个小时,那些上司、老总、疼疼的闺蜜、我的死党就都会迷醉在光影和酒精中。我则可以用我大东北特训出来的王者级酒量保持敏捷的思路和凌厉的口齿。

那时候,疼疼清醒,我就和她谈心,疼疼醉了,我就把她扶回住所,一路上皓月晴空,流云暖风,到时候小手一牵纤腰一握,我再即兴表白。

漓江畔的小酒吧,我就是神话!

「诶你傻笑什么呢?」

疼疼的话让我从思维的盛景中解脱出来,她已经在我神游物外的时候悄然来到我身旁,手里还有一罐啤酒。我看见她眼光盈盈,露出了被酒水浸红的微笑。

我回身也拿出几罐冰镇啤酒,一一码在桌上,

「怎么着疼疼,斗酒啊?」

「好啊,玩骰子」

「好啊你输了喝一口我输了干杯」

「不用让我,输一回,一罐百威」

疼疼昂头看着我,眼神里再没了娇羞。那眼神,是阿尔卑斯老猎人看见雄鹿时的狂热,是忽必烈的铁骑看见北宋逃兵时的嘲讽。

「怎么个意思?跟东北人斗酒?」

「你们老东北的酒力我心里清楚,可是你忘了,赌神都是广东人。?」

只见疼疼将骰盅一挥,便见兜起三个骰子凌空挥舞,银光森森,指掌无影。

我不甘示弱,将骰盅扣在桌上猛力蹭了几十个来回。

「噗……」

「笑什么!」

「没事,」疼疼将骰盅往桌上一击,目不斜视,「三个五」

「不看?」

「不看!」

「嗯…………那我看一眼」我翻开骰盅,「四个五!」

「四个五!哉!」

「卧槽开!」

疼疼抿嘴一笑,手腕一转,正是三个五。

「一罐百威,耍赖的是小狗……」

我哈哈大笑,「小妞,我刘小谦这些年玩骰子,从来都是靠酒量!」

「从来不靠脑子是么……」

我不屑听她多言,操起一罐百威仰头便灌,酒水入肠而不粘嗓,这是当年古龙大师对饮黄霑的神技。

「再来!」我吼道,「三个三!」

「三个三!哉!」

「哈哈哈我没有!」

「我三个……」

「敦敦,敦敦敦敦。嗝…………再来!」

「你喝。」

「来呀美女!」

「你喝。」

「嘿我就不信了……」

「喝。」

「大姐……」

「喝。」

「疼疼你今天,好漂亮。」

「还来么?」疼疼笑得像……去你大爷谁他妈知道她当时笑容啥样,我就记得我当时拿起个骰盅仰头便灌,嚼碎了俩骰子。

……………………以下内容为疼疼日后转述…………………………

「疼疼看我东北小烟嗓今儿给你唱个歌!回来咱俩再战三百回合!?」

疼疼说当时拉我了,还叫我同事一起拉我。死党后来跟我说你喝高了是真豪横,一股子铜锣湾话事人的姿态,大臂一甩迈着模特步就上台了,像电影里的吴京,谁都拦不住。

「先生你要跳支舞么?」穿着紧身短裙的妖媚舞娘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哪成想刚搭上我就瘫了,赶紧两手挽住我把我扶到钢管边上。

「跳你马!我在大学寝室扶床框子跳钢管那会儿……你还是三好学生呢!」

「那先生……」

「话筒给我我要唱歌!」

一个穿西服的递上话筒,被我一把抢在手里,

「你放歌去!」

「先生你唱啥?」

我拿起话筒远远望着酒桌旁那婀娜的倩影。

「疼疼!我今天为你唱一首成名曲,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

激昂的旋律带着童年的回忆和质朴的气息,涤荡在阳朔西街的小酒吧内。

把我老板都唱哭了。

他说我的歌声,让他想起了年幼时守在电视机前看央视动画的情景,他恍惚听见了妈妈在催他,说别看电视了,饭都凉了。

一曲唱罢,我被公司同事拖下场的时候连滚带爬回到疼疼身边。

「孽畜!来战个痛快!」

疼疼看着我,居高临下,像李连杰看着摔在地上的日本武士。

「怎么玩你说?」

我看着她睥睨的眼神,觉得自己败了,我玩不过她。她翘着双腿抿着甜酒,仿佛之前的拼斗不过是随手虐菜,出门遛狗。

不!我他妈是刘小谦,是大东北帝国理工的中二娇子,是横跨过太平洋的刀马汉子,我会输给这个柴火妞!?

智商不够我还有肌肉,我飞身窜起,一把抓住疼疼的右手。

「不玩骰子了!咱俩掰腕子!」

「啥!?」

我不等疼疼挣脱,提气在胸,以身渡腕,一个醉擒拿就把疼疼撂倒在地。

疼疼啊得惊叫出声,左手下意识地拽住我的领子,我一个踉跄,重心不稳硬生生扑倒在疼疼身上。

「你干嘛你快起来!」

我在疼疼身上手舞足蹈,「我赢你啦!我赢你啦!喝酒喝酒!」

3

第二天醒来时,我为了不让自己太过羞耻,严令禁止任何一个同事向我诉说昨晚我的所作所为。同事们欣然接受,看见我只是笑而不语,有几个和我目光相接,便回过身去,翻出手机一边看一边笑,我隐约听到那鼓点和韵律,竟是一首西游记动画片的主题曲。

游览完一个景点之后,众人在街上闲逛,疼疼在身后拍了我一下。

「喂!你没事吧!」

「我必然没事啊我刘小谦什么酒量……」

「你没事我有事,你看看这伤的!」疼疼撩起袖子,手肘处有一块拇指大的淤伤。

「卧槽谁弄的!?你看我弄死他……」

「你弄的!你把我撂倒了!还他妈趴我身上跳钢管舞!」

我大吃一惊,紧捂嘴唇,「咱俩都到那一步了么?」

「吔屎啦嘞!你说怎么办?」

我面上表露出十二分的心痛,内心却有二十分的窃喜,「你说咋办……」

疼疼鼓着两腮,嗔怒的样子尤其好看。她左右环顾了一下,「那摊子上的手链,买一个送我!」

我朝她指的方向看去,是个卖民族首饰的摊位,各色手链古色古香,不一而足。我快步走去,右手探紧裤兜。

雾草,我没带多少现金。

当时还是 2016 年,手机支付还没流行到路边小摊,当时我兜里现金两百还不到。

但我不能暴露自己的囊中羞涩,一来我亏欠疼疼,二来过早地显露我穷屌丝的身份对泡妞进程有很大损害。

我抬头看向摊主,用一种「小爷我能买下你整个摊子」的语气问道,

「你这些链子,最贵的多少钱?」

「啊十块钱一条。」

我回头看向疼疼,「我给你买十个,过去挑!」

4

酒吧风波过去很久,我和疼疼越走越近,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真情告白,催促着疼疼上了我的贼船,这便又有许多故事,此间暂且不表了。

很久以后我向疼疼坦白,说阳朔之旅其实是我刘小谦下的一盘撩妹大棋。

「那你棋下得是真臭。」

「不巧妙么?」

「你在阳朔装逼被我打脸,上台唱歌唱得血烂,最后还给我撂倒了我手肘现在还疼呢,有你这么撩妹的?」

「不我撩妹撩得这么差,你回头咋还答应我了呢?」

「哦当时啊……」

使用 App 查看完整内容

目前,该付费内容的完整版仅支持在 App 中查看

🔗App 内查看

那天我喝多了,想给她唱歌表白。于是爬到夜店的中心台子上,把正在热舞的小妹儿赶下台,大声唱完了一整首西游记主题曲《猴哥》,带 RAP。

后来据她描述,场子当时一下就燥起来了,夜店老板都被我唱哭了。

(本故事改编自作者真实经历)

我决定说一点我和女友的故事。

为了追这个姑娘,我带着整个公司去了趟桂林阳朔旅游。

那时候我在一家广告公司工作,自己刚刚帮老板完成一个大项目,他 high 了,准备犒赏三军,跟我说:谦,我准备?请全公司去酒吧。

我说这就俗了,那地方酒太贵,再说了喝高了你的人设容易崩。不如咱出去旅个游。

就这样,我以增进友谊、促进生产之名,带着公司 40 几号人去了桂林阳朔。

老板对我赞许有加,以为我就喜欢为公司分忧解难做老妈子。

但我的真实动机是:公司的 40 几号人里有个新来的美女应届生,叫疼疼。

当时我和疼疼不熟,理论上我此前只和她说过两句话。

疼疼晚我两星期到这家公司入职,照片和基本信息就贴在茶水间的墙上。

我接水的时候看了一眼,哇擦,小姑娘眉眼灵秀,笑容有波光,一对酒窝有红晕,像在大理醉酒的手鼓姑娘。

我赶紧拿出手机对着照片狂拍。

「你……在拍我照片?」

我吓了一跳,知道正主来了,赶紧把手机背在身后。

「您就是新同事疼疼吧,您好我是广告策划,叫刘小谦。」

「所以,你在拍我照片?」

「啊哈哈哈您误会了,实际上,我在拍你照片下面的人生格言,做我们这行的,就是喜欢好句子。」

我笑不露齿,像个绅士。

疼疼哦了一声回身接了杯热水走了。我这才回过头去,突然发现她照片下的格言一栏里只有五个宋体大字:

你看你马呢。

这个性我喜欢,我觉得,如果我机会,我会泡她。

1

其实带全公司旅游挺简单的,我找了个旅行社,就什么都不用管了,并且拿了 10% 的回扣。

漓江水上,桂林山间,西街小店,疼疼大多数时间都和闺蜜一起挽手巧笑,欣赏各色风景。而我在数米外和几个糙汉子催牛逼。

我实在没招了,找旅行社带队的大哥坦白。

我说大哥你知道我这么煞费苦心带领全公司过来游山玩水是为啥么

大哥说你煞费尼玛的苦心,一路上你屁事都没管。

「别扯那没用的,你看见那个妞了么?」

「嗯嗯那个 D 罩杯的,嘿我也觉得这妞不错」

「滚蛋我说边上那个胸小的!那个胸小的!」我猛戳着疼疼的方向,「我要泡她!」

「我草你别激动,兄弟这品味真是……超凡绝俗,一马平川。」

「你别跟我拽成语了,我那 10% 的回扣不要了,你能不能给我安排个两性专场啥的增进一下我俩感情,不然我这趟真特么白玩了。」

大哥凝望着我赤城而深情的双眸,重重地点点头。我长吁一口气,只见大哥回过身去,垂首轻叹,嘴里悠悠地嘟囔,

「不爱大胸爱萝莉,不是变态就是基。」

2

那天下午我整个人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好奇和期许中,我带上隐形,修剪眉毛,打了啫喱还洗了一个悠长的热水澡。我要用最好的状态迎接大哥专为我和疼疼设置的大戏!

当晚,大哥带着我们去了夜店……

「大哥你是不耍我?」

「兄弟这就是你不懂了,在这种场合,所有人都专注于台上的脱衣女郎,只有你……」

「废话我也专注于脱衣女郎啊」

「靠!你的风骨呢!」

酒上了桌我才明白了他的套路。旅社大哥不愧常年行走江湖,对艳遇的把控如臂指使。在夜店,无论男女都会忘我投入到红酒、啤酒、白酒、甭管他妈什么酒的汪洋大海中,不出一个小时,那些上司、老总、疼疼的闺蜜、我的死党就都会迷醉在光影和酒精中。我则可以用我大东北特训出来的王者级酒量保持敏捷的思路和凌厉的口齿。

那时候,疼疼清醒,我就和她谈心,疼疼醉了,我就把她扶回住所,一路上皓月晴空,流云暖风,到时候小手一牵纤腰一握,我再即兴表白。

漓江畔的小酒吧,我就是神话!

「诶你傻笑什么呢?」

疼疼的话让我从思维的盛景中解脱出来,她已经在我神游物外的时候悄然来到我身旁,手里还有一罐啤酒。我看见她眼光盈盈,露出了被酒水浸红的微笑。

我回身也拿出几罐冰镇啤酒,一一码在桌上,

「怎么着疼疼,斗酒啊?」

「好啊,玩骰子」

「好啊你输了喝一口我输了干杯」

「不用让我,输一回,一罐百威」

疼疼昂头看着我,眼神里再没了娇羞。那眼神,是阿尔卑斯老猎人看见雄鹿时的狂热,是忽必烈的铁骑看见北宋逃兵时的嘲讽。

「怎么个意思?跟东北人斗酒?」

「你们老东北的酒力我心里清楚,可是你忘了,赌神都是广东人。?」

只见疼疼将骰盅一挥,便见兜起三个骰子凌空挥舞,银光森森,指掌无影。

我不甘示弱,将骰盅扣在桌上猛力蹭了几十个来回。

「噗……」

「笑什么!」

「没事,」疼疼将骰盅往桌上一击,目不斜视,「三个五」

「不看?」

「不看!」

「嗯…………那我看一眼」我翻开骰盅,「四个五!」

「四个五!哉!」

「卧槽开!」

疼疼抿嘴一笑,手腕一转,正是三个五。

「一罐百威,耍赖的是小狗……」

我哈哈大笑,「小妞,我刘小谦这些年玩骰子,从来都是靠酒量!」

「从来不靠脑子是么……」

我不屑听她多言,操起一罐百威仰头便灌,酒水入肠而不粘嗓,这是当年古龙大师对饮黄霑的神技。

「再来!」我吼道,「三个三!」

「三个三!哉!」

「哈哈哈我没有!」

「我三个……」

「敦敦,敦敦敦敦。嗝…………再来!」

「你喝。」

「来呀美女!」

「你喝。」

「嘿我就不信了……」

「喝。」

「大姐……」

「喝。」

「疼疼你今天,好漂亮。」

「还来么?」疼疼笑得像……去你大爷谁他妈知道她当时笑容啥样,我就记得我当时拿起个骰盅仰头便灌,嚼碎了俩骰子。

……………………以下内容为疼疼日后转述…………………………

「疼疼看我东北小烟嗓今儿给你唱个歌!回来咱俩再战三百回合!?」

疼疼说当时拉我了,还叫我同事一起拉我。死党后来跟我说你喝高了是真豪横,一股子铜锣湾话事人的姿态,大臂一甩迈着模特步就上台了,像电影里的吴京,谁都拦不住。

「先生你要跳支舞么?」穿着紧身短裙的妖媚舞娘一只手搭在我肩膀上,哪成想刚搭上我就瘫了,赶紧两手挽住我把我扶到钢管边上。

「跳你马!我在大学寝室扶床框子跳钢管那会儿……你还是三好学生呢!」

「那先生……」

「话筒给我我要唱歌!」

一个穿西服的递上话筒,被我一把抢在手里,

「你放歌去!」

「先生你唱啥?」

我拿起话筒远远望着酒桌旁那婀娜的倩影。

「疼疼!我今天为你唱一首成名曲,猴哥猴哥你真了不得!」

激昂的旋律带着童年的回忆和质朴的气息,涤荡在阳朔西街的小酒吧内。

把我老板都唱哭了。

他说我的歌声,让他想起了年幼时守在电视机前看央视动画的情景,他恍惚听见了妈妈在催他,说别看电视了,饭都凉了。

一曲唱罢,我被公司同事拖下场的时候连滚带爬回到疼疼身边。

「孽畜!来战个痛快!」

疼疼看着我,居高临下,像李连杰看着摔在地上的日本武士。

「怎么玩你说?」

我看着她睥睨的眼神,觉得自己败了,我玩不过她。她翘着双腿抿着甜酒,仿佛之前的拼斗不过是随手虐菜,出门遛狗。

不!我他妈是刘小谦,是大东北帝国理工的中二娇子,是横跨过太平洋的刀马汉子,我会输给这个柴火妞!?

智商不够我还有肌肉,我飞身窜起,一把抓住疼疼的右手。

「不玩骰子了!咱俩掰腕子!」

「啥!?」

我不等疼疼挣脱,提气在胸,以身渡腕,一个醉擒拿就把疼疼撂倒在地。

疼疼啊得惊叫出声,左手下意识地拽住我的领子,我一个踉跄,重心不稳硬生生扑倒在疼疼身上。

「你干嘛你快起来!」

我在疼疼身上手舞足蹈,「我赢你啦!我赢你啦!喝酒喝酒!」

3

第二天醒来时,我为了不让自己太过羞耻,严令禁止任何一个同事向我诉说昨晚我的所作所为。同事们欣然接受,看见我只是笑而不语,有几个和我目光相接,便回过身去,翻出手机一边看一边笑,我隐约听到那鼓点和韵律,竟是一首西游记动画片的主题曲。

游览完一个景点之后,众人在街上闲逛,疼疼在身后拍了我一下。

「喂!你没事吧!」

「我必然没事啊我刘小谦什么酒量……」

「你没事我有事,你看看这伤的!」疼疼撩起袖子,手肘处有一块拇指大的淤伤。

「卧槽谁弄的!?你看我弄死他……」

「你弄的!你把我撂倒了!还他妈趴我身上跳钢管舞!」

我大吃一惊,紧捂嘴唇,「咱俩都到那一步了么?」

「吔屎啦嘞!你说怎么办?」

我面上表露出十二分的心痛,内心却有二十分的窃喜,「你说咋办……」

疼疼鼓着两腮,嗔怒的样子尤其好看。她左右环顾了一下,「那摊子上的手链,买一个送我!」

我朝她指的方向看去,是个卖民族首饰的摊位,各色手链古色古香,不一而足。我快步走去,右手探紧裤兜。

雾草,我没带多少现金。

当时还是 2016 年,手机支付还没流行到路边小摊,当时我兜里现金两百还不到。

但我不能暴露自己的囊中羞涩,一来我亏欠疼疼,二来过早地显露我穷屌丝的身份对泡妞进程有很大损害。

我抬头看向摊主,用一种「小爷我能买下你整个摊子」的语气问道,

「你这些链子,最贵的多少钱?」

「啊十块钱一条。」

我回头看向疼疼,「我给你买十个,过去挑!」

4

酒吧风波过去很久,我和疼疼越走越近,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真情告白,催促着疼疼上了我的贼船,这便又有许多故事,此间暂且不表了。

很久以后我向疼疼坦白,说阳朔之旅其实是我刘小谦下的一盘撩妹大棋。

「那你棋下得是真臭。」

「不巧妙么?」

「你在阳朔装逼被我打脸,上台唱歌唱得血烂,最后还给我撂倒了我手肘现在还疼呢,有你这么撩妹的?」

「不我撩妹撩得这么差,你回头咋还答应我了呢?」

「哦当时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网络在线手游棋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ip.qidake.com/17602/

作者: qipai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