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在线手游棋牌 棋牌热点 在相声和小品中,什么样的包袱才能称为高级包袱

在相声和小品中,什么样的包袱才能称为高级包袱

包袱对于观众来说:

“生动、活泼、新颖、实惠,看得见,闻得着,有嚼头,有回味,下次活动还想参加。”

——《巧立名目》牛群 李立山

乙:我是说你爱传闲话!什么国家出大事了……国家出事,国家没说你怎么知道?  

甲:我是干什么的你知道吗?  

乙:你不就是普通工人吗?  

甲:普通工人啊?我工人……我是领导阶级!你别看你戴眼镜,你知识分子,你属于我们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就那么一块儿你知道吗?你敢说你不是?你跳起来说 “我不是工人阶级一部分”……你说!你说呀!

乙:“叭嗒叭嗒”……我说这是哪国领导啊?

甲:你废话!中国的!领导有外国的吗?电器那是外国好,那领导可是咱们自个儿国家的~挺大的中国,弄仨印度首长,那像话吗?

甲:整个属……属于这个改革的配套措施!人家一步一步来!先开放哪儿,后开放哪儿,人家有安排!人家领导先开放城楼,后开放底下,您往城楼上一站,哪儿卖什么全看清楚了……

乙:就这啊? 

甲:哪儿卖活鱼,哪儿卖海带,哪儿卖水果,哪儿卖蔬菜,哪儿卖水桶,哪儿卖锅盖,哪儿是阴凉,哪儿是太阳晒……  

乙:我怎么听着这么乱呀!  

甲:乱?一点儿都不乱!这叫乱了敌人,锻炼了咱们自己嘛……咱们经常来锻炼锻炼,有多好~农贸市场这么清静呀!  

乙:这地方还清静呐?  

甲:分跟哪儿比呀~比起中东来,我们就算清静多了!那边成天放枪放炮,我们这儿动静不大~

乙:我看这动静就不小了!你知道吗,这天安门是我们国家的窗口!  

甲:对啊!窗口!这窗口就是……人家外国人不知道咱们什么样,是不是啊?到这儿来看嘛!到窗口这儿一看:哎呀~中国真伟大!活鸡、活鱼、海螃蟹,看得出来,商品经济!

都挺便宜的……知道了,初级阶段!

谢邀。

看到不少答案写的已经很好了,我狗尾续貂来了。

首先,我也不同意内行认可外行不认可的包袱就是好包袱。当然,外行也得看多外行,是相声就听不懂那种不能算在这里。这种“打内”包袱通常是利用了一部分人共同的知识背景,这没什么高级。一句话让所有学物理的都乐了,其他人听不懂,这都很容易。那怎么叫高级包袱呢?我说说自己的认识。

我觉得的高级包袱必要的条件有以下几点:

1,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或之外很远

随着时代变化,这句话是要改了的。情理之中固然非常好,情理之外也未必不好。怕就怕不在情理之中还离着不远,一听就不合理的。情理之外很远,无厘头式的,未必不高级。比如郭德纲的“你本来是双胞胎,死的是你,你是你哥哥。”我觉得这就是个高级包袱。

2,薄厚适度,人所共知

我觉得太薄太厚都不算高级包袱,太薄了没回味,太厚了过滤一部分观众,而且容易使铺陈累赘。这一条说着容易,其实不容易,要有很好的艺术感觉才做得到。而且这个薄厚是一时一地的,比如《当行论》,本是一段薄厚适度的优秀作品,今天再演因为远离生活,就变得皮厚了。同样,《白事会》是我一直不喜欢的传统作品,皮薄哏多,趣味不高。不过因为远离生活,现在听来反而薄厚适中了。

话说回来,怎么叫薄,怎么叫厚呢?我个人理解,包袱皮的薄厚,就是指get这个包袱的思路跳跃次数、层数。比如:

“前面来到了国家大妓院……剧院!”这就一层。

“于老师的儿子郭小宝” 这就两层了——父子姓不同一层,和我姓一样两层。

“白天我一天一天不进去” 三层了,白天不进去——夜里不出来——一宿一宿不出来——和他照顾的我的媳妇。(这个分层是我自己的分法哈,不准确,但皮比上一个厚是肯定。)

“照顾范老的面子。”“有面就行。”(王玥波、高峰《对对子》)四层以上了:范老是谁,为啥照顾,面什么意思,面、王关系和范、高关系的对等,有效回击……

个人觉得两三层是适中的,一层或四层以上就有点过了。

3,不易复制,难成套路

有些包袱本身不错,第一次听挺好。但是易于复制,就不高级,比如谐音梗、“于老师的儿子郭小宝” 这种,可以简单无限复制,就不是高级包袱。

4,构思巧妙,创意独特

这当然是必须的。这又可能支出很多种情况。简单分类下。

a,大创意好,纲举目张

这种非常难得,有个极好的大创意,即使小包袱未必多好,也都能成为高级的包袱。比如《打扑克》(如果算相声)、《颠三倒四》、《小偷公司》等等。里面一些二流包袱因为整段设定的高级就变成一流了。

b,铺陈高级,支埋精到

支包袱埋包袱就不解释了哈。本来简单的包袱,因为局部结构的设计精妙而高级。比如《见义勇为》当中的“一啊三得”、“还没走着快呢!”(徐德亮、高峰《进化论》)、《八扇屏》中门框贴对子一段,等等。

c,深度挖掘,反复使用

也就是所谓“楼上楼”的包袱,这种包袱往往给人一加一大于二的感受。最典型的莫过于《我爱我家》中“老人抓坏人”的四层连环击,包括各种“在这等着我呢”的包袱。

d,情境之下,人物语言

这也是我个人特别推崇的包袱,在一个幽默的情境里,在人物的感情里,可能一句根本不逗的话就变得特别逗。比如《关公战秦琼》里的“谁看谁都别扭”、《打油诗》里的“多着的呢”、《似曾相识的人》里的“不忙”等等,例子很多。

e,文字精美,有意象性

这个因人而异吧,我个人觉得这样的包袱很高级,且有美的享受。比如《十点钟开始》里的“三姊妹五妯娌,钦差大臣跳梁小丑”、《文章会》里的“一二三等类”、《虎口遐想》里的“你跟我较什么真啊”、《特大新闻》里的“为自由而战——开自由市场”。等等。

f,深入生活,地气接足

因为对生活的仔细观察、精心抽离而形成的包袱,有一句话见形象的作用。比如《纠纷》、《打电话》、《钓鱼》这类作品。虽然包袱没有多爆炸,但从语言里得见生活一角,也是很高级的。

g,表演老到,技巧卓绝

有一类包袱,和文本关系不大,纯靠演员的表演技巧和设计,高级而难以企及。比如马志明《报菜名》的”六瓶、四瓶,两瓶啤酒“、刘宝瑞《斗法》的”杆是过去了,钩可不饶人“、王凤山《十点钟开始》的“对!!对!!!”、王世臣、李国盛版《怯洗澡》里的“那不是削了皮了么!对啊!”等等。

h,巧妙现挂,一挥而就

这个不得不说德云社演出多,经验丰富。我听过的大部分绝佳的现挂都来自于郭德纲、于谦、高峰、孙越等几位高手。另外王佩元、王玥波的现挂也是高级、适度。

说了这些,挂一漏万。希望能对楼主有帮助。

“高级包袱”是要放在具体语境里的,离开了那段相声的表演、结构,单独拉出来这个包袱,可能很难感受到其“高级”之处。所以与其单独举例,不如作一对比。

这里首先要说,高级包袱的“高级”,对应的更多是“初级”,而非“低级趣味”的“低级”。一个包袱首先要有一些基本的效果,达到这个基本效果,包袱合格,但这只是初级的;你让这个包袱发挥出更大的作用,这才能叫高级包袱。

所以下面我会举一些例子,首先说这个包袱作为一个基本的、“初级”的,是怎样用,然后再说它如何变成“高级”的。举的例子尽量选知名度高的,未必都与相声有关。

首先来看一个,拿缺陷开玩笑。拿人的缺陷开玩笑,其实在现在大多数人看来有些不礼貌。这里我们不讨论它的道德问题,它确实是一个常用的题材。如果用它来创作包袱,初级的是什么样子呢?那就是像许多国产抗日喜剧里那样,鬼子兵一个个面目丑陋、罗圈腿,在镜头前连连出丑;或者像岳云鹏孙越的表演里,岳云鹏经常拿孙越的胖来开玩笑。这些内容当然可以是很好笑的,但从手法上来讲,就是直接把缺陷亮给别人看,你看到了,笑了,这段儿就过去了,这个包袱的作用就到此为止,这就是一种初级包袱。

那高级的呢?这里举一个例子,著名喜剧片《虎口脱险》。这部电影里面同样有一个丑角,德军那个斗鸡眼小兵,看过的观众应该都有印象。他的长相可乐吗?当然可乐。但如果电影只是拿他的长相逗乐,那就是一个初级的手法。而《虎口脱险》里面,丑角的斗鸡眼属性则是被用在了推动剧情发展上,他认错两个酒桶,把英国兵扛进了地窖,引出指挥部中的一大段情节,最后更是亲手把友军飞机打下来,直接送主角们平安归去。这种喜剧手法显然比“直接展示斗鸡眼”高明许多。

另一个例子可以举《学聋哑》。聋哑人由于沟通不便,容易闹笑话,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学聋哑》又把它往前推了一步,逗哏学聋哑人闹出一堆笑话之后,最后翻出来“我会说话”,这时候听众才发现,之前那一系列都是逗哏故意在捉弄捧哏。这比起单纯地讲“怎么闹笑话”,显然又高明了不少。

所以说,一个包袱高不高级,主要是看它怎么用。一件事情好笑,你把它展示出来,大家笑了,这是最基本的手法。但在此之上,你还要想办法让这件事情发挥更大的效果,这就是高级的手段。

再举一个例子,小品《牛大叔提干》。这个小品里有一个包袱,范伟经理把甲鱼蛋用线穿了起来,赵本山大叔不认识,问“扯蛋扯蛋是不是就打这儿来的”。这个包袱本身效果已经非常好了,现场爆笑。但是创作者远没停留于此,节目最后,赵本山大叔的事情没解决,范伟经理准备用几碗菜把他打发走,赵本山别的不要,就把那串甲鱼蛋拎走,说了一句:

今天正事儿没办成,在这儿学会扯蛋了。

这时候观众才发现,一个“扯蛋”的线索,事实上把整个小品穿了起来,在最后这个点儿上说出来,满堂彩。

所以我觉得,高级包袱其实就是一个如何让素材发挥更大作用的技巧。我讲一个笑话,或者学一个人出丑,大家笑了,但这还不够,我要继续把这个素材充分利用起来。利用的方式有很多,但大多数情况下,是与剧情的发展相结合的,而且会有一个从初级到高级的发展过程,这样才让观众回味无穷,而不是听完笑完就完了。

《虎口脱险》

斗鸡眼小兵的样子好笑——初级使用;

斗鸡眼小兵看错桶/飞机——高级使用;

《学聋哑》

聋哑人闹笑话——初级使用;

闹的笑话其实是逗哏故意捉弄捧哏——高级使用;

《牛大叔提干》

“扯蛋”谐音——初级使用;

牛大叔在这儿学会扯蛋了——高级使用。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随便再扯一个吧,前几年的《夏洛特烦恼》,具体内容有争议,咱们不谈这个,就说里面一个剧情:夏洛穿越以后,提前把周杰伦的歌给抄了,于是成名,几年后夏洛成了《歌手》的评委,下面唱歌的就是周杰伦。于是夏洛就把周杰伦给打了,后面还有周杰伦接受采访什么的。

这应该是电影里我印象最深的一个剧情了。这几件事,你单拎出来,是好笑,但也似乎就是普通好笑。但你把它们串在一起,就像起了化学反应一样。所以说结构一直是个很神奇的事情。

记得焦菊隐有一篇讲怎么写戏剧的文章非常好,焦先生浸淫传统文化多年,对戏曲曲艺和戏剧都很精通。所说的方法也都是很传统的路子。千锤百炼,大都非常高级。在此分享如下:

  1. 集中精力写人物:人物刻画好了,包袱才能响。《钓鱼》中的“二他爸爸”如果没有表现出非常好面子,后面的情节就先得突兀。《英雄母亲的一天》里“豆腐”长“豆腐”短,看似没有关系,但是为了刻画老太太没有文化的形象,这样后面的“司马光砸缸”说不到一块去才合理,没有生硬感。
  2. 连环套:戏剧要有戏剧性。而“连环套”的技法是让戏剧性事件连续出现。《小偷公司》中机构臃肿扯出精简人员,精简人员扯出办事效率低下。一环套一环,事情越来越荒诞。《电梯奇遇》里为了反应效率低下的问题被困在了电梯里,困在电梯里引出一堆人说风凉话,既然说了风凉话就只能继续拿出不切实际的解决方案,不切实际的方案又引来了更不可思议的方案……一环套一环,自然而又不断地走向高潮。
  3. 揭示矛盾:连环套也好,人物也好,都要围绕人物揭示矛盾。《开粥厂》无非就是一个人吹牛,怎样才高级?通过各个方面展示矛盾,比如除了爱吹牛,还自私自利,“马善人”的包袱响了,却也暗含着如果他真有钱是不可能这么大方。除了自私自利还是个半吊子秀才,两句“曾子曰”推动了包袱到了一个新的境地。除了半吊子秀才还是个诚实的人,吹牛吹到一半总是露出马脚……这样一层层的矛盾看似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却都是吹牛的引子:自私自利,所以不能显得穷,半吊子秀才更需要假装自己生活不窘迫,而只有诚实的人才能在不经意中露底,让大家在对比中体会牛皮吹破了的幽默感。
  4. “十面埋伏”:好的包袱一定要有埋伏,早先提起的东西后面用得着,否则东拉西扯容易散。很多时候关键提神的一笔就是埋伏。比如《主角与配角》里一句“到了舞台上还得看谁有戏”《口吐莲花》里一句“对这种人就得这么治他”,就给后面埋伏好了。后面观众看到相关的情节,自然就会想起这里的埋伏。
  5. 利用旁支细节:前面揭示矛盾部分说了,一个一个小细节都是推动人物和矛盾的必要因素。而加上了这些细节,人物和矛盾才显得真实丰满。

对于满足上面五个条件的包袱组合,才能称得上是高级包袱。包袱都是一个整体,你觉得平平无奇的一两句话,实际上正是交织在这五条之中的关键环节而已。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网络在线手游棋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ip.qidake.com/17555/

作者: qipai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