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在线手游棋牌 棋牌热点 关于小说的一些想法

关于小说的一些想法

还是关于小说的一些想法

我小说里那个斩将擎旗,所向披靡的少年将军,后来的帝国二把手和全军副司令,叫梁铉。

铉,在古代是用来抬鼎的器具。

也暗喻国之重臣。

以及弓弦。琴弦。

他也是第一世里26岁上正厅级的天纵奇才。

以及第三世的桃源县公安局局长,副处级。

因为最后这一世他从27岁以后一直都在只立功,不提拔。

因为他不想离开家。

那个雄才大略,开疆拓土的女皇陛下,叫苏烟。

因为梁铉把那句拂堤杨柳醉春烟的第一个字记成了苏。

也是第一世那个碾压商圈的大佬。

第三世的桃源一中校长。

最后这一世她也在27岁以后拒绝了所有的调动和升迁。

因为梁铉哪儿都不去。

她也只想和自己丈夫在一起。

这个三部曲的节奏是逐步发展的。

第一世里他们这一对互相深爱。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两个明明能开后宫的却一直都在坚持着。

苏烟一直在全力以赴得支持着自己喜欢的少年,他不想接管家族企业她可以替他顶上,他一年到头都在跟那些人贩子毒枭黑社会玩命儿她也能理解,哪有什么事能比他平安更重要。

然后梁铉在27岁扔下苏烟一个人走了。

在梁铉活着的时候,苏烟会趴在他膝盖上闹着要他梳头发。

他与她相知相守了13年,在她心里,这个太阳般的少年早就是她丈夫了。

这个女人在住院治疗了半年多依旧效果甚微的的时候,别人告诉她梁铉和别人有了孩子。

她一直在支持他的事业,一直在数着花开的日子等他回来。这些年那么多人喜欢她,她一直在给别人发好人卡。

他可以不娶她,可他不能这么侮辱她。

苏烟挣扎着爬起来拿起枕边书的时候,告诉自己她早晚在搞事业上碾压他。

等她的少年走了,所有人才发现这个女人原来是跟她的少年一样冷硬如铁凶狠诡诈的存在。

这个女人果然把梁铉玩儿过的骑马飙车喝酒射击都玩了一遍。

顺便又加了一项找情人。

尽管跟过梁铉的所有人都在跟苏烟说梁铉这些年一直是男德楷模。

可这个女人已经听不进去了。

直到五年以后,苏烟跟那个叫沈浩的特种兵上尉在一起了,梁铉的旧部才把所有真相对她和盘托出。

这个金戈铁马的男人早知道自己没多少日子了。

他也毫不犹豫得拒绝了道士那个让苏烟来替他扛天劫的提议。

他的命他自己扛着,万分之一的概率他都不会拿她来赌的。

他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希望苏烟能活着。

所有跟过他的人说的那些细节,都是真的。

他后来都把卧底的代号和接头暗号都跟他妻子联系上了。

临终前都在念叨阿烟跟谁都好,真心对她就好。

他跟长辈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人要有下辈子就好了,她就能给我做妻子了。

因为害怕苏烟想不开,梁铉让长辈把他葬入烈士公墓而不是祖坟。

断了苏烟与他合葬的念头,她就能嫁给别人了。

他知道她一定会不顾一切跟他合葬。

就像他一直都想娶她一样。

后来这个女人跟沈浩过了一辈子,也念了梁铉一辈子。

这一季的主题可以概括为虽然我们谈恋爱但是不影响我们搞事业。

虽然里面有很多梁铉出现在回忆里的情节以及苏烟收拾人的情节,不过氛围总体还是活泼的。

然后第二季来了,

这两个上一世搞事业的搞上头了。

然后这一对豺狼虎豹的组合开始了看谁更狠的互掐。

反正梁铉不记得苏烟了。

要不然一个现代的男女平等的商界大佬和一个古代的三妻四妾的王侯公子哪有可能产生爱情。

在苏烟把这两世对梁铉的愤恨积攒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她是真的想砍死他。

然后梁铉认怂了。

于是这两冷酷无情果断杀伐的开始了互飙演技的青梅竹马描眉簪花的谈恋爱模式。

顺便把能想到的方法都拿来恶心他。(她)

跟我斗是吧先跟陛下提离婚的一定是你成吗。

经过后来很多的互掐,他们俩都明白了对方想的是搞事业第一敢挡路就砍了你。

没砍你主要是因为我搞事业离不了你。

后来即便这两个都能把对方放在自己前面了,对方也决不能影响自己搞事业。

所以兵变夺位的时候,这两人一合计孩子能砍人还是能谋划啊扔府里自生自灭吧。

苏烟犹豫不绝的时候,梁铉跪下行了大礼,告诉她暴雨倾刻将至,战机转瞬即逝。

梁铉说,祝殿下早得天下。

虽然女皇和将军最后葬一起了很多片段也挺甜的。

第二世的主题还是可以概括为天大地大搞事业最大谁有时间谈恋爱啊。

然后第三世反了过来。

梁铉一个记得前世的古代贵公子,从结婚以后一直在家老老实实得给他媳妇做饭。

那么多喜欢他的有钱(权)人家的姑娘,他还是找到了苏烟这个爹妈离婚没人管更没财产的。

他也再一次娶了她。

前一世豺狼虎豹的经历他们自然都记得,他们只是都不想再提了。

梁铉跟他媳妇现在都是工作上的事高兴了就操作两下,不高兴就直接回家。

梁铉在桃源县公安局面试时那句我不想提拔,一直都是当地干部圈里的著名段子。

因为人家反手就把两个带枪的有命案的重犯逮住了。

这个沉默寡言的年轻人还能告诉市局那位逮谁都骂的处长,居然有人敢在我面前撒野,我怎么没把他们都杀了。

可人家不想去市局。

组织部谈话人家也不想提拔。

过了段时间梁铉带人配合工作的时候刚好赶上两伙人因为矿山马上要起争执了砍刀棍子都亮出来了。

这种时候大家一般都是不敢管得因为对方有两百多人呢。

梁铉直接带着十几个人冲进去夺过砍刀架在了一边老大脖子上。

顺便一言不发得冷冰冰得看着另一边老大。

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和两百多打群架的都很安静得站在旁边,回去写报告的时候也只敢吹梁铉处事果断。

即便梁铉后来都在公安部拿一等功了。他照样哪儿都不去就在桃源县呆着。

由于当地公安系统谁都指挥不动他了,所以破例把当地公安局局长给他了。

等组织部通知他再一次被提拔时,他还是那张扑克脸一点笑容都没有。

组织部问梁铉有什么要求没有,梁铉很直接得回答人家我现在就想回家,你能答应吗。

于是组织部又一次告诉他你不同意就给你媳妇一次提两级,你回家找谁去。

最后这两不到30就上副处的县公安局局长和县一中校长,整天都在凡尔赛县委和组织部能不能把提拔的机会让给别人啊,老盯着我干嘛。

他们也是真觉得每天平平淡淡的在一起读书写字收拾家洗衣做饭吵架打孩子挺幸福的。

所以第三世的主题可以概括我们就是来谈恋爱的搞事业就是为了打发时间的。

少年时,我们都在浓烈得表达爱意勇敢得探索世界。

年岁渐长,我们逐渐不相信爱了还告诉自己只有实力才是一切。

时至暮年,我们终于才发现那些蜗角虚名蝇头微利怎么比的过身边的爱人呢。

那些花儿永远都在生气勃勃的成长着,浓艳热烈的盛开着,静谧无声的凋谢着。

一切努力,都为了花开的绚烂。

而一切繁华,也都将归于平淡。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网络在线手游棋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ip.qidake.com/17513/

作者: qipai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