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在线手游棋牌 棋牌热点 牌场上不为人知的各种出千道具揭秘

牌场上不为人知的各种出千道具揭秘

(132),分析仪就是一部手机,有苹果样式的也有安卓样式的,手机的功能它全部都有,就是多了一个分析扑克的功能镜头在手机里面,肉眼是无法识别的

(222),手机实战的时候可以放在桌面,可以黑屏,也可以不用放在桌面,这个时候你就要配一个外置镜头,例如打火机,充电宝,拉链,桌面,麻将边框等等

(920)分析仪的扑克是扫描扑克,扑克的侧面被激光扫了一层二维码,肉眼无法识别,不是你们说的芯片扑克。

(029)+V ,分析仪接受可以用纳米耳机接受,也可以用震动器接受,都是单人操作

5,分析仪随便可以设置几个人,可以随便设置什么玩法,金花三公斗牛,宝子等等。可以报哪家最大,也可以报庄家最大。什么叫分析仪……

1,分析仪就是一部手机,有苹果样式的也有安卓样式的,手机的功能它全部都有,就是多了一个分析扑克的功能镜头在手机里面,肉眼是无法识别的

2,手机实战的时候可以放在桌面,可以黑屏,也可以不用放在桌面,这个时候你就要配一个外置镜头,例如打火机,充电宝,拉链,桌面,麻将边框等等

3,分析仪的扑克是扫描扑克,扑克的侧面被激光扫了一层二维码,肉眼无法识别,不是你们说的芯片扑克。

4,分析仪接受可以用纳米耳机接受,也可以用震动器接受,都是单人操作

5,分析仪随便可以设置几个人,可以随便设置什么玩法,金花三公斗牛,宝子等等。可以报1.2家大,也可以报庄家最大。 全国所有玩法都有。今天拿出来一个和你们分享分享。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信则有,不信乐呵一下就好—

他是我妈妈的初中同学,和我的姨姥爷住在同一个村子里,我家去姨姥爷家拜年他正好听说我们来了便过来坐一会串个门,看起来面孔白净,微微发胖,眼神笑眯眯的,看起来是个很普通的村里人,可我万万想不到他身上的故事会如此离经叛道,我们就叫他建忠舅舅吧。

“咳,现在堡里的事情也不好做,不过在外面二十多年总算是回来了,也算落叶归根。”(注:北方一些农村把村称为堡)

“您之前不在村里吗”,我好奇地问。

“你建忠舅舅人生经历可丰富了,两面人黑白通吃”,妈妈嗑瓜子插了个话。

“要说我原来做什么的,就是耍钱(即赌博),扑克麻将都行。“

我心想这不就是个赌徒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些年一直在外面,大同赤峰深圳东北一片哪都去,哪有活就去哪。”

“怎么不在咱们这里耍啊”,我感觉有点意思,不在本地玩。

“咱们这的人都不跟我玩,前几天听说南滩有推牌九的,一把底五千,我揣个一万过去打算挣点过年钱,过去了我说来我推一把,人们都不上桌,我说我输也就输了走人,好坏都不来,老板后来把我拉边上给我塞了一千块说哥来人们都不玩了,我心想以后估计也不能来了,去了这不是不让人家做生意么,唉。说起来我在咱们这一带没输过,我们这就是白花,白花白花白挣的钱随便花”

我开始意识到这是个职业老千,好像眼神里确实有一些狡黠,但看起来又白白胖胖的,虽然看不到长期务农的痕迹,但也没有贼眉鼠眼的感觉。作为理科生我当然要眼见为实,抱着好奇的心态嚷嚷着要领略一下他的技术,姨姥爷拿过一副牌给他,他咱们玩个简单的砸金花,说着便洗牌发牌,眨眼发完了。

“你看这几副牌,肯定我最大”,说着分别翻过来几个人的牌,只有他是三个2。

“其实很简单,我碰牌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做手脚了,你看我就那么随意简简单单洗洗牌,好像没什么,其实我已经把我想要的牌放在我要的位置了,找牌眼神要好放牌手法要快,我一般一两秒扒拉下就能卡出想要的牌,如果一两秒没找到就再洗一遍给自己留时间,然后记得多说点话人们嘻嘻哈哈操作手法就过去了,手法多练练三天就差不多了,不是白花一般看不出来”

“那如果碰见同行怎么办”

“行业规矩是碰见同道中人互不拆台,本来我一个人赢全场那就跟他一起赢全场,有钱大家一起赚总比互相揭发好吧。社会有黑道白道,我们是蓝道,蓝道有行话,我稍微点一句同行立马就能明白这是白花,他再用行话回一句我也能明白。如果更巧还可能碰见同门师兄弟,因为一般一个师傅可能带出来很多徒弟分散在全国各地,同一个师门有自己的黑话,要是牌桌上黑话还能对上那师兄弟合作更顺畅。”

果然职业,我更好奇了:“你们总在外地赌,要是碰见当地地头蛇耍混怎么办?”

“我在外面这二十年主要做两种活。第一种是给人看场子,一天一千,管吃管住,看场就是看赌场里有没有人出老千。能开赌场的一般多少跟当地都有点硬关系,再说能花钱请我这种专门看场子的都不是小赌场,后台早买通了。小场子天天抽水才多少哪有钱请我去。”

“那你都能抓住这种老千吗”

“差球不多,有时候看出来也不一定非要抓出来,过去捅一捅他腰,拍拍他肩膀,出千的人都有这个警惕心理,一个眼神他就知道被看破了,要是他就此打住我就不说他了,完了底下一般都会给我塞个一两万,不过我一般就让他下次别过来了。要是提醒了还不收手我就抓他。”

“那第二种活呢”

“第二种就是帮别人赢钱,比方说前几天我去东北,那里有个朋友有这种需求,他通过朋友介绍和我认识,一般这种介绍活的不能超过两个人,不然靠不住。一般他先把来回路费先打过来,然后我就去赌场帮他赚钱,赚的部分我拿三分之一。”

“其他的三分之二呢?”

“不问,跟我没关系,三分之一是全国行情。不过一般比如赚十万我就拿个三万,其他的三千多我就说不拿了就给兄弟们吃喝吧。”

“那如果赚了他不给你呢,毕竟你是外地人”

“有过啊,我以前最多一夜帮老板赚了140万,最后就给了我3万,后来我就分次赚,比如这次在东北,我先赚个10万就说手感没了走人看他怎么做,他给我分了3万,第二天我就再赚20万,这次他说他外面还有很多债急着要还先不给我,明天赚了再一起给,这时候我就知道这人靠不住,第三天我就给他亏10万,晚上直接出门打车去车站走了。我包跟外衣都在宾馆放着,他还以为我还回来,其实包里一件值钱的都没有。”

“跑还有讲究”,他喝了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网络在线手游棋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ip.qidake.com/17447/

作者: qipai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