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在线手游棋牌 棋牌热点 为什么怀念陈佩斯、赵丽蓉、赵本山那些小品全程笑不停,现在很多喜剧笑一下都难得

为什么怀念陈佩斯、赵丽蓉、赵本山那些小品全程笑不停,现在很多喜剧笑一下都难得

分两个层面吧,一个是剧本一个是演员,先说演员

好的演员有两种,一种是演谁是谁,让人记不住演员自己,像是马少骅、李明启;另一种是演谁都是自己,但有独一无二的个人风格,比如成龙,受限于作品形式,优秀的小品演员大都是后者

陈佩斯的风格在于鲜明的个人形象和肢体表演,用作品里的台词来说就是咱这形象往这一站就行了,而表演能力在全程几乎没台词的《胡椒面》中有极致的演绎,一句话不说就演出了人物的性格特征和心理变化

赵丽蓉在于亲和力,无论饰演什么身份都挡不住的亲和力,她无论演谁大家都是到她是赵丽蓉,但丝毫不影响带入到她所塑造的角色中,而且赵丽蓉的敬业态度大家有目共睹,《如此包装》中最后的舞蹈表演时赵丽蓉已经是67岁高龄,比蔡明还要强悍

赵本山厉害的地方在于能够把一些很平常的话放入特定的语境和环境中产生异常搞笑的效果,尤其是中后期的作品,每句话都看似平常但如果看一下前期排练片段的话会发现其实都经过反复打磨,而且对人物小动作微表情的塑造也非常精湛,巅峰的赵本山作品厉害到已经被台下掌声叫好声打断自己都笑场的情况下也完全不会让人感到违和

现在的演员呢?与陈佩斯相比夸张表演总显得用力过猛,与赵丽蓉相比总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与赵本山相比总显得台词尴尬刻意做作,为了所谓的讨好观众请一堆演谁都是演自己那张脸的流量明星,基本功与老艺术家更是天壤之别

再说剧本,多少人被“喜剧的内核是悲剧”这句话给害了,喜剧的内核明明是让观众开心,先把这个基本目标完成之后再考虑什么悲剧讽刺正能量

把让人开心当做主心骨可以自由发挥,能写出好的作品,有人说这么搞没什么营养,但小品就一二十分钟的时间,这么点时间里能让观众忘记一年的烦恼放肆的笑就是最好的营养;

把讽刺当做主心骨也还可以写出好的作品,因为可以把一些坏的东西进行夸张和演绎,大家丝毫不会感到违和反而更能融入情景,比如一杯开胃两杯肾不亏的宫廷玉液酒,比如被捞出来按个放血的兲;

把教育人当做主心骨是很难写出好的作品的,因为这里不允许出现坏的东西,那就只能把好的东西去夸张,这么一来就尴尬做作了,要么就堆砌强行制造的笑点,显得与情景格格不入,这样的作品要做好很大程度上要依靠陈佩斯赵丽蓉赵本山宋丹丹那样超强的个人能力,这就是赵本山在《火炬手》后说“如果不是俺们俩演就砸了”的原因

另外客观的原因是网络发达了,大家的笑点确实提高了,但越是在这种情况下越是不应该把网络梗硬往作品里塞,更不能为了塞而塞

为什么说以前是春晚造哏,现在是网络语言堆砌?比如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队长别开枪是我等等,都是情节推动出这些话的,让这些话成为包袱,好笑的一直都是人物塑造和剧情。单独拿出来说其实一点也不好笑,现在笑料包袱都是直接说网络语言,什么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人们会觉得很尴尬,而演员还觉得我真是了解年轻人呢。

还有就是正能量,喊口号的演讲稿,自我感动的,赵本山都说这玩意太累了,要不是我们俩就砸了,这都啥破玩意。何况其他人?

还有就是一群人喊着喜剧内核是悲剧,然后各个都是悲剧结尾强行升华。喜剧内核是悲剧,难道不应该是人物的某些缺陷,或是整件事情的荒唐么??结果现在都是啥???全是自我感动的。

其实这些陈佩斯也好,赵本山也好,都明白,但是又不能明说。

生活。

陈佩斯的小品有生活。主角与配角看起来演得是演员争角色,其实也是社会上同事争位子。小偷与警察,则反映出了走正道追求美好生活的意义。这些都有生活在里面。

赵丽蓉也是啊。物美价廉,也是生活的美好愿望啊。

赵本山也是有生活的。

现在?

现在小品本身就是生活。通过这些小品我们知道现在的演艺圈有多烂,一看就知道没走三家后门上不了舞台。

陈佩斯赵丽蓉他们是艺术真实,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现在这帮人是生活真实,说是艺术低于艺术。

想起阎肃老先生写的《江姐》唱词,背景是叛徒甫志高意图劝降江姐,第一版劝降词是这样的。

“多少年政治圈里较短长,到头来为谁辛苦为谁忙?武装革命是空流血,共产主义太渺茫。常言道英雄豪杰识时务,何苦再出生入死弄刀枪?倒不如抛开名利锁,逃出是非乡。醉里乾坤大,笑中岁月长,莫管他成者王侯败者寇,再休为他人去做嫁衣裳!”

第一次看到这段唱词,我觉得写得实在太好,马上把它抄进我的读书笔记里。只凭这一段词,把甫志高描绘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他是残酷的敌人,更是善于明哲保身、投机取巧的有血有肉的凡人,每句劝降词都是站在“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角度说出来,让你不自觉代入,自己如果是江姐,能否顶住这番说辞不动摇。

后来我才知道,因为上头觉得这段词副作用太大,责令阎肃修改,阎肃磨磨蹭蹭,最后是被关到领导的房间里“关禁闭”,把第二版词写出来。

“你如今一叶扁舟过大江,怎敌他风波险恶浪涛狂;你如今身陷牢狱披枷锁,细思量何日才能出铁窗。常言说活着总比死了好,何苦再宁死不屈逞刚强?倒不如,激流猛转舵,悬崖紧勒缰,干戈化玉帛,委屈求安康,人逢绝路当回首,退后一步道路更宽广!”

第二版词好不好?也好。但是比起第一版来,劝降的说服力减了不止一档,对甫志高那种自私自利的形象刻画也没了。

如果说第二版是正儿八经的劝降,第一版则是以劝降为名,说出甫志高背叛的内心真实想法,他很困惑“为谁辛苦为谁忙?”,他很忿恨,觉得ge ming 是“为他人做嫁衣裳”,他是利己主义者,“英雄豪杰识时务,何苦再出生入死弄刀枪?”。

所以他名为劝降,实则是发出灵魂拷问,为自己的背叛找出看似合理的说辞,然后问江姐:我这么做有什么错?你为什么不能像我一样!?

你们一定觉得,我在惋惜当年第一版的埋没。其实不然,我赞成当时采用的第二版唱词。

但仅限于当时。

第一版词更好,但是以当时老百姓的见识,“副作用”也确实太大。《江姐》当年轰动全国,甫志高第一版唱词如此精彩很容易喧宾夺主,很容易就带歪思想。

但是放到现在,就不该改。老百姓的见识上了一百层楼,是有判断力、是非观的,文艺作品的尺度应该相应放得更宽才对。

春晚,也是这个道理。

为什么怀念陈佩斯、赵丽蓉、赵本山那些小品全程笑不停,现在很多喜剧笑一下都难得插图

你解构一下陈佩斯他们老一辈的小品就会发现一个问题。他们主打的就是跨服聊天。

陈佩斯的《主角与配角》、《王爷与邮差》、《警察与小偷》等。名字就写的很清楚就是两个身份的人对同一件事儿的不同解构碰撞在一起用鸡同鸭讲制造笑点。比如《主角与配角》主角想要追求戏的质量,配角想要更多的戏份。然后两个人往那儿一放,立刻滑稽感就来了。赵丽蓉则是把这个话题升华了,她不是主打两个身份,而是两种生活理念,一个正路一个邪路。《英雄母亲的一天》里面一个就想赶紧完事儿去买豆腐的老太太和一个想要节目效果的新闻导演。《如此包装》里面评剧演员和流行音乐碰撞(顺便那帮rapper你们看看人家一个不识字的老太太在90年代唱的rap,再看看你们的rap)。《打工奇遇》想要踏踏实实开饭馆的劳动妇女和想要卖服务骗钱的黑心老板的碰撞。

而赵本山则是另一种结构。就是跨服聊天的两方不再是因为巧合碰到一起,而是主动碰撞。而且双方的矛盾也不是不可调和,而是双方出现了信息差。简单说就是掌握主动的一方各种牵着另一方的鼻子走。

这基本上是一个万能模板,只要你会抖包袱,就好笑。《人在囧途》《唐人街探案》这些系列就是这么玩的。可这个模板有个问题,就是到最后必须一拍两散。你酝酿了一整集的矛盾冲突,最后不爆发……你想干啥?这就是为什么黄宏尽管业务能力不输给赵本山,但总被赵本山摁着打的原因。也是赵本山后期小品不好笑的原因。比如《不差钱》,如果陈佩斯或者赵丽蓉,最后找到小沈阳就该下台鞠躬了,赵本山非要续个鸭蛋点击量老高的了。这就让故事的冲突炸到一半哑火了。

除了这种方式还有另一种就是蔡明后期那种,就是完全是《闲人马大姐》这种情景喜剧的现场版。引发误会——解开误会。这个的优点是随便升华主题,不用担心垮掉。但缺点是本子和演技的功底必须过硬了。

说完他们再说说现阶段的小品。贾玲的几个小品就是充分掌握了赵本山后期的创作“精髓”。《真假老师》、《啼笑皆非》能把跨服聊天的冲突搞得很好。但最后非要升华主题。然后就炸了。看的观众朋友想用脚扣个三室一厅。

跑个题,看来货拉拉的女主没仔细看过贾玲的小品。分明《啼笑皆非》就是这么个故事。但凡她共情一下就不至于把自己吓死。

《开心麻花》能好点儿,他们靠着扎实的表演团队和编剧团队走情景喜剧式小品的路子。而别人的小品……跨服聊天式小品,他们对角色的把控不到位。情景喜剧式小品他们的演技和剧本又不到位。所以……坑……就一个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网络在线手游棋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ip.qidake.com/17315/

作者: qipai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