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在线手游棋牌 棋牌热点 黄宏在小品演艺界的地位是什么样的如何评价黄宏的作品

黄宏在小品演艺界的地位是什么样的如何评价黄宏的作品

印象最深刻的,“我不下岗谁下岗”这个有点恶心黄宏不少作品在我看来根本没有笑点,除了事后知道是谶语才会会心一笑。总而言之就是和主旋律紧紧相扣同时直男癌的可怕。黄宏表演小品的时候,那些蹩脚的打油诗和吵吵吧伙的公鸭嗓实在是让我喜欢不起来。
可能那个时候的语言类节目多多少少都有主旋律的影子,所以放到当时来看这样的作品也无可厚非。
至于地位和评价什么的……我不掺和。我能看过多少小品呢?创作过多少呢?没有。泻药,这个问题不好回答,因为经常别的元素带歪了,个人感觉他的才华是毋庸置疑的,他的前期小品可以说是想当经典,与宋丹丹合作的作品可以说个个经典,很有文学性,比如手拉手这个作品就特别有意思,清淡但很有人文关怀。那个时期是小品的黄金时代,抛开作品黄宏表现力和抖包袱能力是很强的,可以说强于蔡明,郭冬临,如果没有好剧本他也可以凭借强大个人能力完成搞笑任务,一度和赵本山争优秀作品的时候也不落下风,唯一不足的是没建立自己人设,小品一线几位大神都有自己人物形象,这个人物形象来自生活又强大生命力。黄宏早期还算有人设,有点农民工形象,但是肯定塑造上比不过真的从底层出来的赵本山,后来嘛他就没有什么人设可言了,基本上就是几句话暖场就开始演,应该说99年是分水岭,之后他的剧本是越来越差,而且他也越来越不思进取,只要上春晚就行,剧本质量无所谓,有时候还硬加口号,明明一个普通故事都要硬加煽情,其实在欢乐喜剧人出现之前硬煽情的春晚小品还真不多,主要煽情就是黄宏的作品,其次作品闹的成分越来越多,瞎闹,不走剧情,或者说编一个莫名其妙的人来增加戏剧冲突,当然这不是他一个人小品问题,当时很多都这样,但是黄宏是最不思进取一个,浪费自己本身的天赋,对自己作品没有任何要求,从一个快达到一线混成了一个鸡肋,这和他的的创作态度不能说没有关系,此外还有两个大家很少提到原因,就是两千年这段时间,春晚对小品定位很有问题,他们对小品搞笑定位就是谁能暖场就行,谁能说句俏皮话把包袱抖响了就行,根本无视小品的结构,所以那段时间更依赖笑星而对剧本既不重视,这个问题我感觉直到哈文时代才开始重新重视,引入开心麻花以后,才让意识到剧本结构的重要性。另一个问题就是观众尽管天天骂春晚,但是两千年这十几年却没有骂到正地方,没有一个从创作角度给予批评,全是关注谁穿了什么名牌,或者赵本山该不该下台,赵本山真的对春晚其他人问题做了掩护,大家都在为他的问题吵,反而对其他人问题无视,在我看来春晚剧本冯巩和黄宏问题最大,可惜没人注意。不管如何黄宏时代已经彻底结束了,对他的也是好事,不然继续待长了,难免和姜昆一样成为众矢之的。

有些事吧,就怕解构。这里的“怕”不是“见光死”,而是对其解构无异于加重刻板印象。

有些人呢,就怕犯错。身处在一个观众认识但不熟的边缘线上,犯了个观众认知里的“错”,兢兢业业的部分会被视而不见,犯的错误会成为揭不掉的标签。

有些人你说解构就解构吧,偏偏喜欢那种把一些知名演员、歌手多年沉淀下来的表演风格或者部分特点用一句话就给消遣掉的解构方式,拿喜剧演员来说“黄宏、潘长江就会乱吼”“赵本山就会戴个帽子演农民”“姜昆功劳全是梁左的”“郭德纲就会下三路”………或许一开始这只是些喜剧包袱,但观众不加甄别便接受久而久之就都成为了刻板印象,更可怕的是观众也在迭代,对这些人的刻板印象也会随之越来越深(郭德纲和前几位不算一个年代,但也有这个舆论趋势)。

在演技被以“全靠吼”一笔带过之后,黄宏还踩过一个大雷,就是都在说的“我不下岗谁下岗”,黄宏因为说了这句台词而直到今天都还被留着一个话柄,但作为编剧的尚敬却没怎么被提及,因为一提到尚敬,又绕不开《炊事班的故事》、《武林外传》,非黑即白的刻板印象就又会受到一次挑战。要我说,在今天看起来“我不下岗谁下岗”的说法当然非常不人道,但当年却是政治正确,可是持刻板印象的人不管你那个:你说过这话?那你就是不盼着我们好,正好这几年你也没新作品,骂你!哦,听说宁从电影厂任职结束了?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下岗”了,嘲讽你!

————————

不好意思,一激动跑题跑远了。

关于黄宏,他的表演风格被不被当今的观众接受是一回事,他在春晚上留下来了不少经典的作品又是不可否认的另一件事。

早年的《超生游击队》《手拉手》“我们公司-专业品牌-糊上了”

新千年左右的《打扑克》、“挖个坑,埋点土”、黄大锤三部曲(的前两部)

春晚生涯后期的“眼一红心就黑了”和“穿越穿越战胜一切”

佳作很多。

真要算下来,要是说这么多好作品都视而不见,反倒是追着一个因为时代变迁而价值观过时的作品打,那这样的观众和“升米养仇”的那个“仇”有什么区别?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网络在线手游棋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ip.qidake.com/17241/

作者: qipai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