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在线手游棋牌 棋牌热点 大唐气象之“唐会玩”

大唐气象之“唐会玩”

大唐气象之“唐会玩” 编辑: @李威龙

当如今科技快速发展,时代快速进步,娱乐设施与消遣工具大大增加,各种游玩项目供你选择,我们自认为当代人已十分会玩,特别是有一个神奇的群体“城会玩’制霸着会玩界,那么当我们追溯到唐朝这个我们所认为的游乐设施,游玩项目相较现在极度匮乏的时代,此时的唐人相较于现在的城里人哪个更会玩呢,下面就让我们走进大唐的游戏世界,去见识一下丝毫不逊于当代“城会玩”的“唐会玩”。

随着经济的繁荣发展,唐朝的休闲娱乐文化事业不断的发展,并呈现盛衰起伏的曲线。在盛唐之际,国富民强,在舒适的常态生活下,民间的文化氛围也很高涨,除了我们所熟悉的梨园文化,民间词牌戏曲,歌台酒肆,歌妓登台献艺,文人写诗唱和,观灯赏月这些游玩活动之外,更有一些别样的游戏,下面就由我向大家一一道来。

在《封氏见闻录》中曾有这样一段记载

打球,古之蹙踘也。《汉书.艺文》:“《蹙踘》二十五篇。”颜注云:“踘,以革为之,实以物,蹙蹑为戏。蹙踘,陈力之事,故附于兵法。蹙音子六,踘音巨六。近俗声说蹋踘为球字,亦从而变焉,非古也。
景云中,吐蕃遣使迎金城公主,中宗于梨园亭子赐观打球。吐蕃赞咄奏言:“臣部曲有善球者,请与汉敌。”上令仗内试之,决数都,吐蕃皆胜。时玄宗为临淄王,中宗又令与嗣虢王邕、驸马杨慎交、武延秀等四人敌吐蕃十人。玄宗东西驱突,风回电激,所向无前。吐蕃功不获施,其都满赞咄尤此仆射也。
然打球乃军州常戏,虽不能废,时复为耳。今乐人又有蹑球之事,戏彩画木球高一二丈,妓女登榻球转而行。萦回去来,无不如意,古蹋球之遗事也。

由此记载可见,打球这一游戏上至王公贵族下至伶人歌妓无不流行,那么打球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游戏呢?

大唐气象之“唐会玩”插图

唐代马球比赛设双球门,分两队,飞马挥杖,对抗激烈。不仅是种军事训练,亦是高级休闲娱乐,深得帝王喜爱。皇宫内修建专用的马球场、成立专业的马球队。不少帝王既是粉丝,也是“球星”,唐玄宗李隆基、唐宣宗李忱、唐僖宗李儇等人,均球技超群。正如《封氏见闻录》所记载的”玄宗东西驱突,风回电激,所向无前。“玄宗在当时算是名副其实的球星。连一代吐蕃球王尚赞咄名悉腊也不得不服输,可谓是马球界的罗纳尔多。除了罗纳尔多唐玄宗之外,梅西版唐僖宗也是毫不逊色。唐僖宗李儇,十二岁那年即位。对于打球也是极度痴迷,并为此设立打球进士科,他也是高中状元。

除了打球之外,“唐会玩”们更是把拔河比赛玩到了极致。在《封氏见闻录》中这样描述拔河

拔河,古谓之牵钩。襄汉风俗,常以正旦望日为之。相传楚将伐吴,以为教战。梁简文临雍部,禁之而不能绝。古用蔑缆,今民则以大麻纟亘,长四五十丈,两头分系小索数百条,挂于前。分二朋,两朋齐挽。当大纟亘之中,立大旗为界,震鼓叫噪,使相牵引。以却者为胜,就者为输,名曰拔河。

古代拔河称“牵钩”。春秋时期,楚国使用一种一端带钩子的拖绳,作战时拖拉敌方的战车或战船。平时,则用此拖绳来训练士兵。拔河运动源起于这种军事训练。开初,拔河使用篾缆,后改为大麻绳。

唐代拔河的麻绳长达四五十丈,大绳两边各系有小绳索数百条,供拔河者挂于胸前。大绳之中,立大旗为界,两队相向齐力牵引,“以却者为胜,就者为输”。这项运动民间俗传祈求丰年,后传入宫廷。

中宗时就曾在宫内举行过拔河比赛,热闹非凡。

中宗时,曾以清明日御梨园球场,命侍臣为拔河之戏。时宰相、二驸马为东朋,三宰相、五将军为西朋。东用贵人多,西朋奏胜不平,请复位,不为改,西朋竟输。仆射韦巨源、少师康休璟年老,随纟亘而踣,久不能兴。上大笑,左右扶起。

而真正将拔河比赛推向极致的则非玄宗莫属,在长安京城,唐玄宗举办了一次千人拔河赛事。千人聚集,“喧呼动地。蕃客士庶观者,莫不震骇”,进士河东薛胜也为此次拔河盛事作《拔河赋》,李隆基也为此次千人拔河盛况赋诗《观拔河俗戏》:“俗传此戏必致年丰,故命北军以求岁稔。壮徒恒贾勇,拔拒抵长河。欲练英雄志,须明胜负多。噪齐山芨嶪,气作水腾波。预期年岁稔,先此乐时和。”然而动用军队千人拔河,名为祈求丰岁,其实是“名曰拔河于内,实耀武于外”。现代的拔河比赛唯有冲绳“那霸大纲挽”可胜于此吧。

大唐气象之“唐会玩”插图1

除拔河这一流传至今的游戏之外,在唐朝有一项杂技风行一时只不过现在则很少有人言语,这杂技便是绳妓。

玄宗开元二十四年八月五日,御楼设绳妓。若先引长绳,两端属地,埋鹿卢以系之。鹿卢内数丈,立柱以起,绳之直如弦。然后妓女以绳端,蹑足而上,往来倏忽,望之如仙。有中路相遇,侧身而过者,有着屐而行,而从容俯仰者。或以画竿接胫,高五六尺,或蹋高蹈,顶至三四重,既而翻身掷倒,至绳还注,曾无蹉跌。皆应严鼓之节,真奇观也。卫士胡嘉陵作《绳妓赋》献之,辞甚宏畅。玄宗览之大悦,擢拜金吾仓曹参军。自寇氛覆荡,伶人分散,外方始有此妓,军前宴会,时或为之。 —— 摘自《封氏见闻录》

绳妓的大致表演过程便如此,先扯出一根长绳,两头搭在地上,埋两个轳辘(木质转轮,类似古代打水的轳辘)系住绳子两端。轳辘中间有好几丈远,立起柱子把绳子撑起来(两头再转动轳辘把绳子拉直),绳子绷直就像琴弦一样。然后艺妓从绳子两端,踮起脚尖上去,来回行走得极快,有在绳子中间相遇,两人错身而过的;有穿着木屐在上面行走,从容弯腰仰头的;有用画竿绑在小腿上的,五六尺高,或者踩高跷的;还有人和人摞起来三四层的,然后翻跟头跳下来,跳到绳上站住,各种动作都和紧密的鼓点节奏相合。

大唐气象之“唐会玩”插图2

就其描述而言,与今天的高空走钢丝相似,大概这便是今天高空踩绳索的鼻祖吧。

除了游戏和观赏杂技之外,智力上的博弈”搏戏“益是在文人雅客中风行,其中较为热门的搏戏则为长行,双陆,樗蒲,五木,叶子棋等

[长行]盛行于唐时,由握槊演变而来。据唐代李肇《国史补》记载:“今之博戏,有长行最盛。其具有局有子,子有黄黑各十五,掷采之骰有二。其法生于握槊,变于双陆。”

[双陆]由握槊演变而来。相传由天竺传入,盛行于南北朝及隋唐时。因局如棋盘,左右各有六路,故名。马作椎形,黑白各十五枚,两人相博,骰子掷采行马,白马从右到左,黑马反之,先出完者获胜。见宋洪遵《谱双》。除了印度传入说之外,还有一种关于双陆起源于著名才子曹植的传说。相传是在由印度传入的波罗塞戏基础上,由曹植结合了六博的特点而创设的,初期有两枚骰子,唐朝末年后逐渐加到6枚。双陆子为马形,黑白各十五枚,两人相博,掷骰子按点行棋。宋人高承《事物纪原》记载有陈思王(即曹植)制双陆的故事,说曹植首创了“置投二子(子即骰子)”的规则。双陆棋曾经在中国盛行了千余年,到了清代年间,由于赌博色彩过浓,被乾隆皇帝下令取缔,以后逐渐失传。

樗蒲类似于现在的飞行棋,所用的骰子共有五枚,有黑有白,称为“五木”。它们可以组成六种不同的排列组合,也就是六种彩。其中全黑的称为“卢”,是最高彩,四黑一白的称为“雉”,次于卢,其余四种称为“枭”或“犊”,为杂彩。共有枭、卢、雉、犊、塞,这五种排列组合。掷到贵彩的,可以连掷,或打马,或过关,杂彩则不能。中国从汉代开始流行樗蒲这类游戏,宋代以后逐渐失传。
  至今朝鲜半岛上,还可见到樗蒲。这种棋的玩法类似双陆棋。樗蒲棋具为17×17方格棋盘,每方六枚棋子。掷具为五根一面削平的木头。图为韩国樗蒲棋盘。

大唐气象之“唐会玩”插图3

从韩国的樗蒲棋盘看,有中国五行的特点:
  右边蓝色(接近青色)——东方甲乙木;
  下方红色——南方丙丁火;
  中间黄色——中央戊己土;
  左边白色——西方庚辛金;
  上方黑色——北方壬癸水。
[五木]古代博具。斫木为子,一具五枚,故名。古博戏樗蒲用五木掷采打马,其后则专掷五木以决胜负。李白《赠别从甥高五》诗:“五木思一掷,如绳系穷猿。”后世所用骰子,相传即由五木演变而成。唐代李翱著有《五木经》。

[叶子戏]也叫“叶子格”,简称“叶子”。古代博戏。即彩选。《太平广记》引《咸定录》:“唐李邰为贺州刺史,与妓人叶茂莲江行,因撰骰子选,谓之叶子戏。”按叶子即纸片。欧阳修《归田录》:“叶子格者,自唐中世以后有之。……骰子格本备检用,故亦以叶子写之,因以为名尔。”明清时,亦称马吊牌为叶子戏,则名同实异。叶子戏传入欧洲后,演变成了今天的扑克牌。可以说,无论是棋类还是牌类活动,都源于中国。因此,中国是棋牌游戏的故乡,也是世界智力运动的发祥地。

大唐除以上文娱活动之外,亦有斗鸡,说唱音乐,放风筝,荡秋千,游宴,蹴鞠等等不乏趣味性的活动。

唐代是一个开放朝代,对女性的封建束缚较其他朝代轻些,生活相对自由些。在丰富多彩的娱乐活动中,不光有男性的身影还有许多女性的身影也活跃在其中,正如上面娱乐活动类型中尤其是体育竞技类的蹴鞠活动在女性中颇为流行。当然也涉足了棋类、杂技、游赏等活动,而歌舞乐活动是唐代女性一般擅长和喜爱的。唐代以博大的胸怀、恢弘的气势吸收了当时域内外各民族文化的精华,造就了此期各种娱乐生活的大发展,从而形成中国文娱发展史上的一座新高峰。

如此的大唐,你是否愿与之同醉,“握月担风且留后日,吞花卧酒不可过时。”你是否愿与我一同穿越回那繁盛的大唐,去游宴赏月,吞花卧酒,做一位遍览大唐风华的“唐会玩”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网络在线手游棋牌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mip.qidake.com/122/

作者: qipai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